日历

« 2017-12-15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我的栏目

RSS订阅

吵不散的夫妻

2011-08-15 10:40:43

多年没有回山东老家了,可能是没了牵挂的原因,掐指一算父母相继去世快十个年头了,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年龄也进入了秋的季节,乡思的情节搅动着我的潜意识,想家的意识就这样被启动了,我迫不及待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当我侵入性的出现在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时,陡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眼前的路四通八达却不知道走哪一条,千家万户炊烟四起却不知道推哪家的门。父亲的兄弟们早已离世,留下的后代们都奔大城市而去,落在村子里的只有善男信女的好名声而已;母亲的亲人们早在“闯关东”时代去东北的大山里安家落了户;唯一坚守阵地的是嫁到隔壁小镇上的姐姐。

 

经过东问西找,终于见到搬了新家的老姐,姐弟俩见面还没有说上两句话,临墙的老马家便传出了犀利的争吵声,老马喋喋不休地数落着自己的丈夫,丈夫半天说不上半句话,老马越吵越激动,老马的丈夫抓住机会便回敬一句,一来二往老夫妻俩越吵越起劲,根本没有鸣金收兵的意思,我赶紧动员老姐过去劝架。老姐却没拿当回事,说这老两口吵了大半辈子了,哪天不吵比闰月还少,左邻右居听不到他俩争吵还不习惯呢。

 

老马今年75岁,16岁就嫁给了现在的丈夫,虽然丈夫年龄比自己大两岁,但他生性懦弱,胆小怕事,16岁的老马一进门便撑起了这个家。老马是个急性子,做起事来风风火火,容不得别人讲价钱。丈夫在她眼里是个不能做事的人,无论大事小事都要亲自操心,每次都是在一片埋怨声中把事情做完。丈夫开始还掺和着一起干,尽量想让妻子满意,但事与愿违,每次都是在数落责备声中灰溜溜的结束,时间一长,丈夫灰心了,慢慢变得被动起来,能躲就躲,故意找理由推脱妻子交代做的事,平时尽量少跟妻子单独呆在一起,吃完饭放下筷子就去串门,用他的话说就是“耳朵根子图个清闲”。

 

面对丈夫的行为,老马很生气,认为自己很倒霉,怎么嫁给这样一个人。这心里不满意归不满意,日子还得过,三个孩子还不能饿着,上边的公婆还得伺候着,自己能做的就自己做,不能做的也别指望那个没用的丈夫,指望不上干脆不指望算了。话虽这么说,丈夫天天在自己面前晃悠着,他确实是个喘气的,你在忙活着,他却在逍遥,你说能忍得住吗,不生气才怪呢,不骂他一顿心理咋平衡呀!

 

其实,丈夫却不像老马想得那样,每次见到老马忙活的时候心里就很懊恼,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在意这些家务活呢,早发现了主动做了不就不用挨骂了吗,就算挨骂的时候也想凑上去搭把手,每当此时老马就会把他推开,骂得更来劲:“装什么样子,我不做你就装看不见,我做了你就装样子讨好我,我不稀罕,滚一边去!”丈夫听了这些话,刚才的那点愧疚荡然无存,顿时心生厌恶,感到这个女人真是不可理喻,简直就是个母夜叉,想到此也就顺理成章的回应老马几句:“好,我滚!你就是闲得慌,这些柴火堆在这儿都两年多了,碍你什么事了,你就是没事找事,闲得慌!”。

 

“奥!我就是闲得慌,闲的我要伺候你爹娘,闲的我要照顾三个孩子,闲的我要养猪养鸡,闲的我和你一起下地干活回家还要我一个人张罗一日三餐。你忙,忙着抽你的烟袋锅子,忙着看你那本破书,忙着串门聊天!你就是个甩手掌柜,我哪是你的老婆,我就是你们家的长工!”。

 

“你说话就是昧着良心,你到村里打听打听,老少爷们哪个不说我的好!就是你天天踩我!说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在这你来我往的争吵中,夫妻双方都在罗列一连串的事实来证明自己是对的,对方是冤枉自己的,双方都感到了自己的委屈和不被理解,都试图来说服对方,而对方听到的和看到的都是在数落自己的不好,根本没有感受到对方是顺着自己的,对方是理解自己的,对方是和自己站在一起的,双方都在进行着一场事与愿违的意气之争,各自需要对方和被对方需要的信息被一浪高过一浪的争吵声给淹没了,顺流而下没了踪影。

 

这对夫妻一开始的争吵父母会介入劝架,左邻右舍会来说和,孩子们会哀求。久而久之在无效之功之后,这对夫妻的争吵已渐渐的被家人所接受,被邻居们所接受,夫妻之间也形成了“争吵——冷战——和好——再争吵。。。。。。”的习惯,日子就这样反反复复几十年过到了现在,儿女们有了自己的家庭,连孙子都结婚生子了,可是他们老两口的争吵始终没完没了,倒好像争吵的次数越来越多,争吵的时间在减少,争吵的强度在下降,原因是老马显得力不从心了,丈夫有点儿心疼老伴了。

 

老马的丈夫是村上独一无二的识文解字的明白人,无论哪家有个喜事丧亡,他都是不请自到的去帮忙,他还是农业银行的信贷员,平日里他走街串门热情的帮乡亲们理财,自己地里的营生也不耽误,收成也不比别人家少,钱也没有少挣,在当地是榜上有名的富裕户。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大家都看得起我,唯独老婆看不起”。当我和这位丈夫闲谈时,问他这么多年来是怎么忍过来的,他回答我说她这个人是刀子嘴豆腐心,说过去就算了,从来不记仇,一日三餐,洗洗涮涮,一年四季的衣服都不用你操心,平时有个头疼脑热的,她嘘寒问暖,照顾的体贴到位。就是这脾气受不了,有时想想再吵的时候让着她算了,可事到临头的时候头脑发懵,非吵不行,明明知道那个结果是什么可就是无法避免,这大半辈子了几乎每天都是这样过,好像也习惯了,不吵架的日子那是妄想,偶然一天不吵架好像有样事情没做,心里感到不踏实。

 

是的,如果他们那天不争吵,子女会跑过来看看是不是老人生病了,邻居会隔着院墙喊上一嗓子看看这两个老家伙是不是出门了。

 

话说老马,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约束下只能在这棵树上“吊死”,他认定了这棵树是自己的,其他的树再好也是人家的,可他又不满意这棵树,嫌这棵树这儿长得不对,那儿不该这么长,令她很无奈的是树已长大无法回到树苗重新生长,她只好天天拿把剪刀和斧头,看到哪儿不顺眼就剪,感到哪儿不顺心就砍。时过境迁又觉得当时剪错了或砍多了,但世上又没有后悔药吃,只好修正心目中的丈夫形象,继续挥舞剪刀和斧头,继续犯着过去的错误,她天天围着这棵树转,树的眼睛紧盯着她手上的剪刀和斧头,尽量躲避着这残酷的被剪和被砍,实在无处躲藏的时候也只有闭上眼睛咬着牙忍受着这理所当然的修理,否则那明晃晃的剪刀和斧头是不会刀枪入库的,哪怕是短暂的入库对树来说也是莫大的放松和安全。

 

当邻居们在老马面前称赞她的丈夫多么多么能干时,老马不像有的妻子那样不好意思或来两句贬低丈夫的话,她倒是笑眯眯的心安理得,暗自得意自己的杰作,大家的赞扬增加了老马对丈夫的意,同时也肯定了她的做法,鼓励着老马继续这样做下去,她的心里开始盘算着如何再让丈夫好上加好的高招,老马的丈夫再一次面临着高招下的在劫难逃。就这样老马和丈夫之间形成了修理和被修理的恶性循环之中,夫妻两人在循环中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老马始终找不到自己那个满意的丈夫,在怪罪自己嫁错人的埋怨过后,面对在自己修理下的丈夫不达标的时候,总认为自己修理的不到位,修理的技术不好,修理的时机不对,修理的态度还不够严厉等,从来没有意识到这样做是对丈夫的不认可,打击了丈夫的自信心,让丈夫不敢轻松的靠近自己。由于自己的目标永远也达不到,始终处在无奈、伤心、委屈之中,为了平复这些情绪,老马不顾一切的在生气、愤怒的情绪中修理着丈夫。丈夫每每看到老马“母老虎”的外表,赶紧想办法躲开以免受伤,他心里断定只有躲开才能让老马气消,才能不让事态发展糟糕,不会因此吓着孩子,也不会让邻居们笑话,自己也避免了伤害。他哪里知道,这样的反应在老马那里的感觉是受到丈夫抛弃的,自己是不重要的,好心没好报的,是被拒绝的。老马又回到了伤心和委屈的情绪之中,酝酿着生气和愤怒,为下一次的夫妻战争准备着枪支弹药。老马的丈夫习惯性的等着孩子来找自己回家吃饭,他知道老马会准备好饭菜让孩子叫他回家的。他们每次争吵都是这样和好的。所以在丈夫的心里很清楚的确定老马是心疼自己的,只是她那张嘴不好,虽然经常受着争吵的痛苦,但想想老马对自己好的那份心也就忍受了,心想可能这就是自己的夫妻生活,就这么过吧,怎么着还不是一辈子。老马虽然对丈夫也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就是管不住这张嘴,要让她把事儿闷在心里那非憋死她不可,所以每当吵架后就后悔,后悔了就做点儿好吃的来安慰一下丈夫。由此一来,老马即使战争的发起者,也是战争的和好者。

    老马夫妻听说我的到来,双双抽空跑过来看我,我们谈天说地,最后谈到了他们自己身上,他们很为我听到了他们的吵架而感到害羞,我在安慰他们的同时探讨了他们之间的互动循环,用“EFT”的婚姻治疗技术进行了一周的治疗。在我要离开的几天里再也听不到这对老夫妻的争吵声了。他们深有感触的说:“原来日子还可以这样过,这样过着真舒坦!”。
 

EFT2

EFT2

TAG:

linzi220的心理博客 删除 linzi220 发布于2012-03-04 17:28:26
殷老师,这个图片配的太好玩了 哈哈 过去一年 我没什么很好的机会做EFT案子,不过在自己家里,我觉得EFT的技术还是带给了我很多思考和一直坦然真率的幸福。我结婚了,有了个宝宝,和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平静而快乐。看到你的这些文章,想念你这个大师兄了,呵呵
linzi158的心理博客 删除 linzi158 发布于2011-08-15 14:52:27 评-5分
原来日子还可以这样过,这样过着真舒坦!”。
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