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悲悯,所以,我愿以微小的自己照映视线所及的生命,因为我相信善的蝴蝶效应。爱在当下,不在将来,让我从点滴的温暖开始做起。 (谢谢大家的关注信任,因个人精力有限,无法一一回复咨询邮件,请原谅,请大家直接拨打021--64333183,64333512进行咨询预约。祝福每一位。We raise you up to more than you can be……).

不丹人的智慧·美国人的耳朵·中国人的心灵

2007-06-28 15:16:07 / 个人分类:林紫的工作簿

查阅资料,不经意间看见新闻一条——2007619,美国加州Milpitas市市长Jose Esteves在市议会上郑重宣布: 将每年的117定为该市的“古琴日”,这将是世界上第一个古琴日。心中顿时喜忧参半:喜的是古琴他国遇知音,忧的是将来有一天,中国人是不是得反过来跟着美国人学古琴?古琴爱好者是不是也得“出国进修”、拿美国人颁发的证书才行?……

 

我的担忧不无道理。至今分不清“琴”与“筝”的朋友大可不必惴惴,因为不要说寻常百姓、即使在演艺圈中,关于古琴的误会也比比皆是呢。我所听说(不是亲眼所见)最为尴尬的典故是:电视剧《三国演义》空城计那一场戏中,诸葛亮坐在城墙上弹琴,摇头晃脑沉醉其中,悠扬的古琴乐曲扣人心弦。但是——扮演诸葛亮的唐国强其实把手中的古琴拿倒了!(不知道诸葛亮知道了会怎么想呢?)古琴在许多历史题材的影视片中被选来作道具,可是所配的乐曲却是古筝曲,令真正的琴家啼笑皆非……

 

古琴之所以无法像古筝一样在中国普及和“入世”,许多人会认为是他“曲高和寡”。可是,为什么高寡的中国音乐、却能够入得美国人的耳朵里去呢?

 

音乐真正的听者,不是耳朵,是心灵。

 

古琴不同于古筝或者其他乐器,他不是用来表演、而是用来演奏的;他不求悦人、只为悦己;他不向外张扬,不期待喝彩,不排斥弦指摩擦的噪音。不清净的心,听不懂古琴的清净。

 

所以,我真正的担心其实是:当我们不断向西方学习向外的财富积累和人格扩张时,我们的心灵财富和精神领地却正在悄无声息地流失着。好比一个富翁变卖了全部家产去换取乞丐手中的钵盘——以为索取和占有会令自己更加富有,结果却发现从此变得越来越穷。

 

曾经被朋友邀请、盛情难却地参加了一场成功学大师的讲座。讲座开始10分钟,我扭头对同去的丁丁说:“原来是一个制造神经症的场所!”可不是么?周遭那些被财富幻象刺激得亢奋而躁狂的听众们,俨然已经在为躁狂后的抑郁做着准备了——因为,在财富幻象上建构的自我认同,充其量只能是一座空中楼阁,建设得越“豪华”,最后越痛苦。

 

想起不丹。这个特立独行的王国,三十多年前开始将国民幸福指数Gross National HappinessGNH)作为施政主轴,认为一个国家的政府该替人民追求的是整体的幸福感,而不光只是物质上的满足不丹把最多的政府预算投入到教育中,从幼儿园到十年级是义务教育,就学不收费。偏远地区,连文具都由政府提供。不丹人民致力追求的,不是做生意赚钱,而是受更好的教育。优秀的人才会被政府送往国外留学,而99%的留学生会学成回国,因为即使他们在美国可以赚更多的钱,即使在英国或澳洲有很好的工作,他们也愿回到不丹,赚很少的钱、但却幸福地生活。在他们看来,“真正有质量的生活,不是生活在有高物质享受的地方,而是拥有丰富的精神层面与文化。”丹人不把森林视为“经济资产”,放弃开采山矿,连旅游都会控制入境人数。因为,10来岁的不丹儿童都会说:“如果不追求国民的快乐,我不知道一个国家还能有什么其它的最高目标。”(相关报道见《商业周刊》)

 

伦敦政经学院教授莱亚德(Richard Layard)在《快乐经济学》(Happiness)中指出:“一个追求快乐的国家,才是最伟大的国家。”

几年前,在《财富人生·对话罗大佑》节目中,我说:“财富,是一个心理量、而非物理量。”

 

当不丹人的财富观惊醒了世界时,当美国人的耳朵听见了古琴时,中国人的心灵,是不是也可以从物质金钱的攫取占有和抑郁焦虑的频繁威胁中暂时远离片刻,认真想一想:我们的‘最高目标’究竟是什么?

 

布袋和尚说——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退步原来是向前——拼命向前冲、不断进行人生提速的人们,需要多少的智慧才有勇气尝试稍作“退步”呵。(林紫·2007-6-27


TAG: 林紫的工作簿

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