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悲悯,所以,我愿以微小的自己照映视线所及的生命,因为我相信善的蝴蝶效应。爱在当下,不在将来,让我从点滴的温暖开始做起。 (谢谢大家的关注信任,因个人精力有限,无法一一回复咨询邮件,请原谅,请大家直接拨打021--64333183,64333512进行咨询预约。祝福每一位。We raise you up to more than you can be……).

你是我的风景

2007-04-27 01:07:33 / 个人分类:林紫的感恩簿

写完上一篇日志找照片的时候,看见了封存在文件夹里的另一张老照片。拍照的地点是名噪一时的襄阳路。那条由华亭路演化而来的服装街,现在已经成为过去式、永远消失在历史里了,而平时绝少去那里的我,却因为杂志社要拍我购物的外景,结果有幸留下了自己的“历史遗迹”。

 

“历史遗迹”里面,有一张陌生的脸。那位专卖俄罗斯套娃的老板,不知道现在去了哪里呢?4年前,摄影师示意我在他的摊位上“佯装”购物、以便取几个镜头。我随手拿起套娃欣赏,不明就里的老板立刻迎上前来,热情洋溢地给我推荐和讲解。大概怕我听不懂中文(去襄阳路的老外很多,而我的样子又常被误以为是日本人或韩国人,有一次经过九江路,一个服装店的店主突然走出来横在我面前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日语,惹得我和同行的老师笑弯了腰……),他的语速放得特别慢,语调也分外轻柔,还搭配着手舞足蹈的比划。等到摄影师端起相机“咔嚓”得差不多了后,我将套娃放回原处,微笑着谢谢他的“招待”,他才不好意思地摸了下头说:“哦,原来不是要买套娃噢……”

 

这张在我的人生长河里一闪而过、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脸,因着这张照片,却变成了我记忆中独特的瞬间之一。老板恐怕从来都没想到,他就这么被收藏在一个陌生女子的文件夹里,成了一道风景。

 

成为别人的风景,最早意识到这点,是在深夜11点的南京路。喧哗散尽后的南京路,只有路灯亮着,忘记带钥匙的我坐在路灯下的石凳上,就着灯光读书,等待家人送钥匙来。忽然,一个身影闪到了我的身边,我还来不及反应,闪光灯就亮了起来,“咔嚓”一声,我跟这个身影就莫名其妙地合了一张影。刚想动怒,觉得他不打招呼就这么做实在是侵犯了我,可是突然又一转念——何必呢?人家把你当作了风景,你为什么不可以成全别人拍风景的愿望?人生旅途漫长,你既然出现在他的路上,就由他欣赏、打发掉他的一些旅途寂寥好了。于是,愤怒变成了微笑,保持陌生人、也保持了自己的好心情

 

后来,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复旦的图书馆里。我坐在大厅的矮沙发里专注地埋头看书,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用生硬的中文说:“同学,你好。”我抬起头,看见一个不修边幅的日本男生,样子像个“浪人”。四目相对,“浪人”愣了,改用日语说:“你是日本人?”我摇头回答:“不是”。“浪人”羞涩地笑了一下,突然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大概是日本人的习惯?),指着我手上的书说:“我,看看?”我把书递给他,他就这么捧着书,煞有介事地跪在地上“读”起来。我日文有限,不知道能问他什么,周围人都投来好奇的目光,我觉得有些尴尬,但是不忍心打断他。我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但一个身在异国他乡的男孩,如果我能给他什么特别的感受,就让他感受一下好了。

 

再后来,在清晨的乌镇,我对着“林家铺子”仰头做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动作,一回头发现好多的“长枪大炮”对着我——好几位路过的职业摄影师举着他们吓人的机器,冲我喊:“别动!”我顺从地又转回脸去,成全他们拍他们认为的风景——大概是我那一头长发在古镇上飞扬出了某种特殊的意境。我不认识他们,也根本不会看见他们拍的照片、不知道他们会发表在哪里,但那又有什么关系?陌生人之间的偶尔擦肩,能成全就成全。

 

“成全”,我一直喜欢用这个字眼,这是我心中的善愿。因为这个善愿,所以我真的很少生气——人生已经有太多的不易,能够成为彼此的风景,不也是一种幸运?

 

林紫·2007-4-27


TAG: 林紫的感恩簿

ahyuan的心理博客 删除 ahyuan 发布于2008-04-10 20:34:44
先天遗传加上后天的强化,使得自己成了容易生气的小女生。不过看Linzi姐姐的博客很受教育,总能摘到十分受用的宽心话语----“可是突然又一转念——何必呢?”“愤怒变成了微笑,保持陌生人、也保持了自己的好心情。”“但那又有什么关系?陌生人之间的偶尔擦肩,能成全就成全。”“因为这个善愿,所以我真的很少生气——人生已经有太多的不易,能够成为彼此的风景,不也是一种幸运?”
心有千千结 删除 柔柔 发布于2007-04-27 10:08:25
拥有一颗善感与接纳的心灵,您的天地自然自在、美好起来……
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