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悲悯,所以,我愿以微小的自己照映视线所及的生命,因为我相信善的蝴蝶效应。爱在当下,不在将来,让我从点滴的温暖开始做起。 (谢谢大家的关注信任,因个人精力有限,无法一一回复咨询邮件,请原谅,请大家直接拨打021--64333183,64333512进行咨询预约。祝福每一位。We raise you up to more than you can be……).

清明时节,分享爷爷的智慧与超然

2007-04-05 19:03:06 / 个人分类:林紫的感恩簿

今天是纪念的日子。

 

最早知道纪念清明,是看妈妈的藏书《天安门诗抄》。小小的的我一直深信:世界上有两个最好最好的人,一个是周总理,一个是我的爷爷——他们永远只为别人。

 

爷爷其实是我的外公,因为爸爸幼年丧父,所以善解人意的妈妈把外公给了他,让爸爸从此有了爸爸而不仅仅是岳父。

 

父母很忙,所以从出生开始,爷爷就成了我的守护神。用妈妈的话说,他是我的保育员、保管员、厨师、家庭教师、发型师、服装设计师……我的一切,都由爷爷照顾。当然,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爷爷成为了我的重要客体,尽管我如果这么称呼爷爷,爷爷一定会捻着胡须呵呵一笑地说:我是哪个?我哪个都不是!

 

爷爷在96年离开了我们。我在彻心彻骨的疼痛里为爷爷写了碑文:

 

一身傲骨,而无傲气半分;

一心为国,从来官俸不问;

一腔热血,全为他人抛洒;

一世才情,寂寞甘作梅花——

此别也,天地隔,人愁煞;

却还道————圣洁终有人家!

 

……

 

11年后的我已经可以幸福而宁静地谈起爷爷,一如他从来都睿智而儒雅地坐在我的身边,提醒我怎样更好地爱别人、爱自己、爱世界。

 

从小到大写了不计其数的文章,可是除了去年偶然在一个论坛里写下的一篇老日记,我还从来没有认认真真地公开为爷爷写点什么。太多想要记述的内容,太珍贵的生命礼遇,所以,不敢轻易动笔。

 

今天贴出来这篇关于爷爷的文字,是因为清明,也是因为想要有个时间和空间开始慢慢整理爷爷留给这个世界的所有爱、智慧与启迪。其实知道爷爷从不在意任何形式上的纪念,所以,与其说是纪念,不如说分享——与大家分享爷爷的爱。我想,这也正是爷爷的心愿吧?

 

《老而不死是为贼》

 

林紫·20060709

 

      看《西藏生死之书》,虽然我不是一个佛教信徒。

 

     关于死亡,我最早的好奇和考量在5岁左右。应该是看了小画书或者听了广播剧的缘故?在我5岁的头脑中,死亡是一件和哭泣有关的事情,于是,午后,我傻乎乎地趴在爷爷膝头认真地问:“爷爷,如果你死了,我哭不哭?”爷爷微微笑着捻捻银白的胡须,眼神安详地望向远方,儒雅而缓慢地说:“你想哭就哭、想不哭就不哭喽。”

 

     那个时候,爷爷每天傍晚都和一个老朋友一起散步,两人三句话不到,就会开始讨论生与死的话题。我紧紧拉着爷爷的手,时而仰头看看他,时而又转头去看路边的野花和花丛中飞舞的红蜻蜓。夕阳把爷爷的胡须染成了金黄色,我的心里充满了安全感——管它死亡是什么,有爷爷在,我的世界永远温暖安定、童话一样美丽。

 

     后来,看一本关于“革命”的小画书,有一页上写着:“知道再也逃不掉,地主就自杀了。”配的图是革命办公室的门外站着一个背影。我死死地盯着这幅画研究了半天,以为“自杀”就是这样站在那里,想象自己如果“自杀”会是一种什么滋味……当然,我那博学多才的姐姐是无法容忍她有这样一个愚昧的妹妹的,于是,当我亢奋地与她分享我的新知识时,她极尽能事地将我嘲笑一番后,指着那个背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在站岗,不在自杀!笨蛋!”

 

     再后来,听广播剧《最后一片叶子》。剧中的老人在风雨之夜爬上枝头,为生病的姑娘挂上自己画的最后一片叶子……每每听到这一段,我就会哭得泪流成河、小小的心脏碎成一片又一片……我知道,如果是爷爷,爷爷也会这么做的,可是,我要的不是最后一片叶子,我要我的爷爷!如果我的爷爷死了,我该怎么办?!

   

    接下来的好几年,我都被这样的恐怖笼罩着。7岁到10岁,我对于死亡开始感到极度的恐惧,因为我知道它会夺走我的好爷爷。每天晚上,我睡在爷爷身边,不是做恶梦就是睁着眼睛想象爷爷死了的样子,然后眼泪湿透枕巾,抽泣声吵醒爷爷……10岁那年,突然“开悟”了:咳!爸妈都不担心,我干嘛要担心?!爷爷是我的,也是他们的啊!

 

“开悟”了的我,开始在大量的文学艺术作品中接触死亡。安徒生的《海的女儿》、华兹华斯的《露茜组诗》、罗塞蒂的《挽歌》、苏东坡的《江城子》、拉斐尔的《美少年阿多尼斯之死》……

 

死亡变成了浪漫而美丽的事情,直到22岁那年,我被疾病真的带到了死亡的面前。8个人的大病房,7个人都是绝症,只有我,用医生的话说:“不是绝症,但是比绝症还麻烦。”每一个晚上,躺在病床上,盯着“滴到天明”的药水瓶,听走道上随时可能发生的绝望的哭喊,年轻的我比所有人都更镇定,因为我开始更深刻地理解死亡——对那些想要、却不能再拥有生命的人来说,拥有着的人根本没有权利说“死亡是美丽的”啊!我开始发现: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没有办法把握自己的生命;而比死亡更美的,是感恩而用心地活着。

 

96年,我亲爱的爷爷晕倒了,所有人都心痛而慌乱。而一生只为别人考虑、一向对生死看得很淡的爷爷醒来后,一如往常地从容淡定、与晚辈微笑着打趣,他虚弱地躺在床上,张口说的第一句话是:“老而不死是为贼。”……

 

那三个月里,我每天都悄悄地落泪,因为我看见爷爷的生命在他身上一点点褪去,可是我无能为力。12月,爷爷离开了,我在彻骨的疼痛里渐渐明白:其实死亡是生命存在的另一种形式而已,在我心里,爷爷不但没有走远、反而更近了,因为他给我的25年气定神闲的身教言传、他带领我走过的25年的心灵修炼、他培养的我的文字功底、他的大爱无边……全部都融入在我的生命里,又全部透过我的存在传递出去,让更多人分享到他的智慧与安宁。当我一次又一次挽救着一个个濒临绝望和死亡的灵魂,我知道,那都是爷爷生命的延续。

 

读《西藏生死之书》的自序部分,我的眼眶常常湿润,索甲仁波切的童年记忆与我如此相似,不同的是,我的“上师”是爷爷。

 

因为记录到此,所以写下关于爷爷的文字,愿所有读到的人都能够增添一份内心的安宁与关于生命的智慧,愿大家穿越生命的局限,看见爱的真谛——尽管爷爷一生清静、不喜嘈杂,但我相信他会同意我放这篇文字在这里,假如它可以让每个人相亲相爱、放下争执与仇恨的话。

(林紫·2006年7月9 

图片小记:

大学时候,如今定居美国的同窗好友戎看了爷爷的照片,说:“这才是爷爷!标准的爷爷!”爷爷原名马怀清,字鹤鸣,关于他和我的外婆以及他们那个时代的故事,以后慢慢说给大家听。


1996年11月·与爷爷一起晒太阳(舅舅摄)

1996年11月·与爷爷一起晒太阳(舅舅摄)

爷爷·1982(龙叔叔摄)

爷爷·1982(龙叔叔摄)

TAG: 林紫的老日记 林紫的感恩簿

心静如茶 删除 心静如茶 发布于2007-11-11 18:12:08
好喜欢第一张照片!斜阳,姑娘,老人,绿树,矮墙。。。。。。姑娘年轻的思索,老人淡定的睿智,好似一幅画!
林紫的心灵花开@心理博客 删除 linzi 发布于2007-04-14 00:10:15
我们都很幸福,因为有很好很好的外公。不知道需要我怎样的帮助呢?你可以拨打64333183(预约)或者64376570(义务咨询),也可以在论坛上交流。祝你快乐!
删除 mikewarm 发布于2007-04-13 15:37:37
我也有这么一个很好很好的外公,
为你感到幸福,希望你能帮助我。
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