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悲悯,所以,我愿以微小的自己照映视线所及的生命,因为我相信善的蝴蝶效应。爱在当下,不在将来,让我从点滴的温暖开始做起。 (谢谢大家的关注信任,因个人精力有限,无法一一回复咨询邮件,请原谅,请大家直接拨打021--64333183,64333512进行咨询预约。祝福每一位。We raise you up to more than you can be……).

诗样人生

2008-11-24 03:38:37 / 个人分类:林紫的收藏簿

    10月初的音乐治疗工作坊上,莫雷诺教授放了两段音乐,让我们根据音乐作两幅自己心中的图画。

 

    第一段音乐清淡而安宁,第二段则充满激情。大家作完画,不署名地放在地板当中,围成一圈集体赏析,对比两幅画的意境。

 

    我的图画被莫雷诺当作讲解的范例挑了出来。“这是一幅充满能量的作品。”莫雷诺举着我的第二幅画说。那幅画,满是跳舞的树,一棵一棵,欢快而节奏分明,根根线条都传达着音乐的韵律,一轮红日当空照耀,温暖而甜蜜。“现在,大家来找找做这幅画的人的第一幅作品。”莫雷诺说。大家涌到第一幅作品面前,10年前就因为轮流给《扬子晚报》写稿而相知的南京老师,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我的第一幅涂鸦拎了出来。第一幅,画了一座山,山径蜿蜒,从山顶通往人间。山径上,有四个行路者,彼此独立而又相互陪伴,走在前面的人,挑着一幅担。皓月皑皑,静静地照着行路的人,清净而安定。

 

    “这两幅作品与音乐很贴近,内在的一致也很高,动静之间、能量的流淌很顺畅。”莫雷诺点评说。

 

    我频频点头,因为它们是我心里自然出现的画面,虽然,那时的我还全然未料:这心中的画面,竟然一个月后就在生活中真真切切地呈现出来——

 

    两周前的周末,约了曾经带领大家参悟“念佛是谁”的界空法师,同登太华山,拜访九峰禅寺。

 

    山不高,海拔500多米,可是,非常陡峭,而且,山路很长。才登到第一峰,就想要打退堂鼓。界空法师气喘吁吁开玩笑说:“你们可别忘了哦,我可是吃素的……”

 

    吃素的界空,跟着不到九峰不甘心的我们,花了将近2小时,终于到达山顶。

 

    正是落日时分。晚霞满天、飞鸟盘旋,芦苇映着满山翠竹,轻轻摇曳……

 

    界空忍不住引吭高歌,顺便还摘了野山李给我们吃。

 

    山顶上有三棵1300年的银杏,古木苍苍,伴着1500年历史的禅寺,以及1500年后到访的我们一行四人。

 

    整座山上只有我们四人。禅寺目前无人管理,后院的潭水印着青苔,一小畦菜地随意地长着些蔬果,木鱼安静地伏在大殿一侧……

 

    我一个人走进殿里,忍不住好奇地敲响木鱼。夕阳西下,大殿已经沉入暮色霭霭,昏暗的光线里,佛不见我,我不见佛,可是,木鱼声声,唤醒千年的亲近。

 

    左转右转,舍不得下山,直到海桥提醒:再不下去,就完全看不见路了。

 

    换了一条更陡的山道。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只有我们四个,在山间竹林里穿行。

 

    界空拾了一段空竹当作手杖,笃笃地敲击着凹凸起伏的石板路。山风将他的僧衣吹起,一时间恍如行走在千年的梦里。

 

    天上本是乌云密布,本来疑心要下雨,可是,突然间月亮显现出来!四个人欢呼,不肯再走,倚在汩汩的泉水边仰头望天。萧萧的竹叶间,明月时隐时现,我的眼睛悄悄湿润起来,不是伤感,是幸福——一直想在月色里行走在寂静山间,今天真地实现了!

 

    一脚高一脚低地走在月色下,蓦地想起我的画来。感恩地说给大家听,四个人一番唏嘘,像四个小孩。

 

    借着月色的指引,1个多小时后,终于看见山下的灯光。到达山脚,我跳起来欢呼:“我们回到人间啦!”

 

    人间的景致跟山上一样有如梦幻。路过一间民宅,听到里面锣鼓喧天,好奇地走过去,以为是什么仪式,悄悄拉了一个女孩子询问,女孩子却笑说:哪有什么仪式,是我们村里的老人,担心锣鼓演奏失传,主动找了年轻人来教授他们呢!……

 

    回来很多天,太华山之旅却历历在目。忍不住写成小诗记下来——

 

    山僧行夜径,

    水瀑奏梵音。

    风乱修竹影,

    月止人间心。

 

    两周后,为了同样的原因,前往西园寺拜访济群法师。车行半路,接到成峰法师短信,格外欢喜,因为他并不知道此刻我们正往西园去。

 

    短信依然是诗词:

 

    “前日午后 送客回来 饮岩茶 有感

 

    姑苏好 百看不觉老

    万顷太湖连天碧

    胜过西子弱娇小

    青春亦年少

 

    姑苏好 随意可闲聊

    老屋深巷忆旧友

    竹炉新茗报春早

    人间着实少”

 

    念给随行两位听,然后随手一改还给成峰法师,笑作一团:

 

    “今日午后 随客前来 读君诗 有感

 

    西园好 百里不觉遥

    万千智慧并蒂开

    胜过娑婆人间俏

    清净不浮躁

 

    西园好 随处可觅道

    品茶闻香听开示

    一心一意悟深妙

    浅浅拈花笑”

 

    成峰法师回复:“有趣有趣!”我回复:“有缘有缘!”一路笑着向西园去。

 

    到达西园寺,在济群法师处喝茶小坐。一只洁白灵动的猫,在后花园里一闪而过。

 

    然后去弘法部。成峰法师手里捧着一纸袋热乎乎的板栗、穿着深咖啡色的棉袍从禅房赶来。一条同色的围巾,让人恍惚觉得面前坐着的不是法师,而是哪部老电影里走出来的哪位诗人……

 

    相谈甚欢,直至天色渐晚。成峰法师送我们到殿前的银杏下,笑说:“就此别过。”我也笑,抱抱拳说:“后会有期。”成峰法师水袖一挥:“上马去吧!”大家哈哈大笑,开心不已。

 

    车在暮色里奔驰,成峰法师的诗又来了——

 

    “送大家几句话:

 

    松风透晚凉

    竹影曳骨寒

    梅梢春常住

    屋内言笑欢

 

    哈哈哈哈!”

 

    笑着回他——

 

    “谢谢:)

 

    风送夕阳晚

    月迎柳枝寒

    星缀千江水

    灯照满室欢

 

    呵呵呵呵!”

 

    呵呵,很孩子气,但是,很开心。生活里有这些孩子气的诗意的瞬间,不胜快哉!

 

    再记录下成峰法师和我关于山的文字两首吧——不为别的,只为:我们可以这样笑对人生,并且与大家同乐:)

 

    成峰法师——

    “漫漫华山道,

    踽踽我独行。

    可招魏晋士,

    来此抚瑶琴。”

 

    林紫回成峰法师——

    “深山有侠影,

    且歌且独行。

    清风吹玉衫,

    素琴待知音。”

 

    其实你看,“诗”不怎么样,但是,人很开心,因为,可以拥有诗样的人生——即使这样的人生踽踽独行、即使这样的人生亦悲亦喜、即使这样的人生——“过”了、便真的从此“过”了,不复存在、哪怕一丝一息。

 

    就像我的那两幅画,画过便画过了,不必费力解释和分析它们的意义,它们的意义,自然随着生命的流淌而日益清晰。


TAG: 林紫的收藏簿

删除 米死干净 发布于2009-09-03 21:00:22
shk:
    你既然不懂你咋就给哦先下手为强下结论泥?  哦只不过是对你地"诗情画意"把佛门也拖进来地形容词用地不是个地方感觉不舒服, 多指说了几句, 你老人家咋就那么经不起泥,真是地
FRY心理博客 删除 shk 发布于2009-09-03 16:03:05
迷死干净:
偶也来说二句,偶是一凡人,不懂佛法,只是路过观景感慨而已。版主写《诗样人生》是诗言志,抒写心情而已,当然她能与高僧理佛论道,那是另一种境界。
迷死干净,看来你能出此言,也并非佛门弟子,哈哈……
删除 米死干净 发布于2009-09-02 19:09:19
楼下
哦来说二句:

佛法不是用来自我欣赏的,  因为众生都会顾影自怜地说自己如何漂亮,  别人都是丑九怪.
删除 米死干净 发布于2009-09-02 19:08:08
楼下
哦来说二句:

佛法不是用来自我欣赏的,  因为众生都会顾影自怜地说自己然如何漂亮,  别人都是丑九怪.
FRY心理博客 删除 shk 发布于2009-08-28 14:17:59
清风、晓月、清茶,名胜、高僧、古刹。暗香疏影下的徜徉,人生得此,夫复何求。
园园~~暖暖的心理博客 删除 园园~~暖暖 发布于2009-08-05 11:15:26
低吟浅唱 百转千回之间 仿佛完成了一次几千年时空的穿越之旅 感动与笔者的小小幸福
七彩阳光 删除 水玉葡萄 发布于2009-02-22 16:26:45
一口气读下来,就像自己也在那山间和大师对话,感觉心如止水,舒服!
多多洛的心理博客 删除 多多洛 发布于2008-11-26 14:19:32 评5分
坐下来欣赏
人之初 删除 wenjingyu 发布于2008-11-24 16:17:36
很美的诗,
很美的人,
让我想到王维的诗了。

空山不见人,
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
复照青苔上。
删除 bethiceberg 发布于2008-11-24 15:50:15
仿似听得一曲禅吟佳音;宛如遥望一幅人间仙境.
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