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9-09-2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RSS订阅

林紫心理咨询中心任副主任级咨询师,上海最早的一批接受组织生涯管理和员工职业生涯规划培训的职业规划师,复旦大学战略史学在职研究生,华东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学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人才中介师,EAP培训讲师,资深猎头顾问; 八年职业咨询规划经历,积累两千小时以上的职业生涯规划咨询个案与培训经验,开设多场职业生涯规划团体工作坊;企业EAP咨询经验丰富,是多家中外大型企业机构外聘EAP咨询师,常年从事员工生涯规划讲座、核心员工生涯管理培训、员工个性心理评估、团队整合评估,裁员心理辅导等;......

职业咨询案例(七)不适合做职业咨询的几种人

2012-07-05 16:44:17

作为职业规划师来说,也有做过一些失败的咨询,毕竟自己的能力仍有局限性,或者受到来访者气场的影响,出现对不上号的现象。一般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在3-5%之间,20-30例出现一例,属于大致能接受的正常水平。

理论上来讲,职业咨询的每一个案例都能制定出针对来访者个人的实施方案,难度在于每个人实施的过程无法全程监督。职业目标的达成与否,其实是和每个人个人的努力和坚持高度统一的,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学习了解自我和探索人生使命的思考过程。所以,重要的不是实现目标,因为目标只是努力的方向,而过程是自己感悟的点点滴滴,记录了自己成长的艰辛和喜悦。

职业咨询的主要对象都是心理比较正常的群体,他们有正常的认知能力,正常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所以职业咨询相比较神经症的咨询,咨询师还是有个人安全性的保障的。尽管也有碰到说已经痛苦得活不下去的来访者,但只要通过心理疏导,一般能恢复到正常的水平。

在我个人的咨询经验里,发现有几种人的咨询难度比较高,让我也有种无奈之感,也会体验到人性的复杂性。

1、              警觉性高,总是在怀疑别人动机的人

在我的咨询生涯中,唯一碰到过来访者投诉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进入咨询室的时候,就明显感受了她的不信任感。她的眼神始终处于警觉的状态中,哪怕是在私密安全的环境中也无法放松自己的警惕,那种感觉似乎所有人都对她抱有企图心。

一进房间开始咨询的时候,就用命令的口气让我一次性做完,直接告诉她一个结果。在我详细叙述了整个咨询的流程和细节后,才勉强接受了四次的咨询方案。

在咨询提问环节,提到一些核心的环节,比如她的上司和同事如何看待她、她的成长环境、她如何看待自己的失败经历等细节,会总感觉在刻意掩盖真实的情况,甚至有一种怕被戳穿后恼羞成怒的感觉。一个在咨询中都无法真诚面对自我的人,自我成长难度是相当高的。最后,她终于抛下一句话: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我做四次的原因,就是想拖时间多赚钱。差点没把我气被过气去,几百例中才出了这样的怪例,真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

2、              有边缘性人格障碍心理问题的人

由于职业咨询一般接触不到神经症的来访者,所以只是知道有边缘性人格障碍这一说,具体什么表现还真不知道。这种问题属于神经症的边缘性状态,出于正常与非正常之间,应该算严重心理问题的一类症状,就是认知到问题的存在,但无法靠意志和理智去克服问题的类型。

现实中就碰到过这个案例,她的表现可以说比正常人的思维要显得混乱,总是在某一个问题上反复缠绕,内心焦虑紧张,总是很消极地看问题,自我贬低。对咨询师的心理依赖性很强,甚至有有点在讨好的味道,每次来讲的都是差不多的问题,就是为了咨询而咨询。

这个是很麻烦的个案,有时做决定很草率,不经思考头脑发热就做了。有时又很扭捏,始终下不了决心,总是在那摇摆不定。经过几任咨询师的转介,还是一直没有办法突破,搞得我也非常头疼。有些心理技术其他咨询师用过没有起到作用,自己也无法再使用,所以很难有大的突破,这个个案就一直悬空在那里,也许只有靠大师才能解决了,祝她好运。

3、              偏执性人格特征、观念稳定的人

这种来访者的特点就是一个字:犟。这种犟有点渗透在他的骨子里、血液里、思想里的感觉,就是很多事情都不打弯的样子。他来做咨询,就是为了证明他犟得有道理,需要咨询师来证明他固有的错误价值观是正确的。

碰到这样的来访者,也是非常头疼的。不管和对方说什么,他总是有很多的理由来证明自己想法的合理性,而且某些想法听上去也确实很有道理,只是属于那种不案正常牌理出牌的那种,因为他会告诉我这些想法已经在他的头脑中盘旋了十几年了。

他最常说的话就是:“黄老师说得很有道理,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原来的想法更好。”真是弄得我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去。

这样的来访者可想而知在现实的生活中活得并不如意,经常会有很多不被理解的愤怒感。一种天生的执拗已经深深印入他的脑海,越不让自己做,自己就偏要做下去,最后闹成与世界对抗的地步。

有时,我很同情这样的人,只可惜他把这种精神用一种不合理的行为表达了出来,这个和他自己的成长经历也是高度相关的,有很多农村贫困家庭出生的孩子就经常处于这种状态。  

每次咨询结束后,他都会跟我说:“黄老师,只有你可以理解我,你说的都是为我好。但是我已经决定了,我就一定要坚定地走下去。”

我真担心他的想法,也许这个世界总有像黄老师这样一小部分人能理解你,但你总不见得以和大部分人对抗的方式来获得这种惨痛的理解吧,希望这位朋友有一天自己想明白之前,不要撞到头破血流,为你祝福,朋友!

4、              生性胆小怯弱、没有主见的人

这种来访者在职业咨询中是最常见的,以女生居多,通常是在一个父母强势的家庭中成

长起来。中国家长的一个坏毛病就是喜欢一切为小孩做主,小到吃饭穿衣,大到上学就业,一直是把个人的意志贯穿始终,从而造成孩子到了该为自己做决定的时候,而没有决定的权利。直接的后果是他们从来就不需要考虑做任何选择,也不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

有一位女孩子就是这样,在咨询的过程中永远是那样的听话,永远是一个好的倾听者而不是一个参与者。到了该做选择的时候,她经常讲的一句话就就是:“黄老师,你认为我该选什么?我实在是想不清楚,还是你帮我选一个吧。”

职业咨询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有选择性障碍的女性永远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她更不知道只有自己有选择的权利,而不是把这种权利简单地交给其他的人。

这些都是我这些年来做职业咨询所碰到的难题,因为这些都涉及到了更深层次的信念、价值观、既有生活习惯和原生家庭教养环境的问题,很难通过几次咨询就能有很大的改变。

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难题,因为一个心理问题的产生往往会和各种生活工作环境和他人的影响高度相关,要在一种习惯范式中去寻找改变性的突破,这个本身又需要强大的内在驱动力。这种驱动力也许是生活中的某些大变故,比如遇上死亡、灾难、重大挫折、亲人的逝去等,会有一个突然的转变。

如果没有这些外在的刺激,还有什么能让内在产生一种强烈的内在动机,以达到外在的行为上的转变?我想也只有靠文化的力量。但是文化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建立起来的,要多方面的机缘聚合才会产生效果,佛教上也叫“开悟心”。

如何让这种机缘早一点产生,我觉得这是我自己最难突破的一个关键点,就是能做到不管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做到一句话开示,点化他们自悟。现在还做不到,我也在等待属于我自己的机缘时刻,希望这个时刻早一些到来。


TAG:

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