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8-09-2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统计信息

  • 访问量: 376
  • 日志数: 3
  • 建立时间: 2009-03-07
  • 更新时间: 2009-03-18

RSS订阅

我的最新日志

  • 和解

    2009-3-15

        “和我和解吧!”他得意地抱着双臂,侧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
        “你从来都不是我的对手,我能让你夜不安寝,食不下咽。”他越发肆无忌惮了。
        “我想把你扔了,我要把你扔了,扔得远远的。”这是我在说吗,那声音微弱得我自己都听不清,我蜷缩在角落里,黑暗的,阴冷的那种。
        “我真不明白,和一个永远都不会被打败的敌人战斗是会有快感还是乐趣,你为什么这样孜孜不倦?甚至当我快要沉沉睡去的时候,你又叫嚣着把我吵醒,非要把我揪出来,让我重新变得强大,你是没看够你自己还是没看够我?”他放下抱着的双臂,摇摇头作无奈状。
        “我很依恋,很怀念,我想在孤单的时候去重温幸福,是你非要跟着来。”我觉得很委屈也有点愤怒了。
        “不用这样怒目而视,也不用用你那含着眼泪的眼睛看着我,折磨你的人从来都不是我,知道是谁吗,是你对我的同情。”我讨厌这种带着嘲笑的不屑的语气,很讨厌,可是他说的也许是真的。
        “我和我的兄弟本来就是一体的,为什么你们乐于和他在一起而不肯接纳我?你有没有想过,在你握着电影票擦眼泪的时候,你们花钱的目的就是为了和我相处?我,本身也是很美丽很真实的。”
        无言以对,他说的是真的。
        “你不是看过‘圆满’这个词吗,何谓‘圆满’?如果我兄弟是你的一部分,你想要,那么我也必须是,不然就不圆也不满。你明明知道我和我兄弟是彼此的影子,他在我就会在,可你喜欢他却不喜欢我,你说他来去如风,无迹可循,他走了,你却还紧紧地抓着我不放,时不时地拿出来反反复复看个没完,是你跟我过不去还是我跟你过不去?”
        “……”
        “来吧!”他伸出双手朝我走来,“和我和解吧,然后,我去睡觉,你也该好好睡一觉了。”他的声音温柔而带有诱惑力。
        而我还在犹豫,和解了,他就消失了,这是我愿意的吗?


        他的名字叫“痛苦”,他的兄弟叫“幸福”。
        有人曾经说过,一个人所能遇到的最大的痛苦,就是对自己痛苦的同情,我想,他说的没错。
  • 那一间茶楼

    2009-3-07

       一直都很喜欢那间茶楼,尽管已经六年未曾去过,但心里一直是喜欢的。在那里喝茶,有一种具足于尘世却又保持着距离的感觉,佛仿在匆忙的城市生活里找到一个能够由着自己不紧不慢的地方。
        有一段时间常常在午后一个人带本书去那里,一坐就是整个下午,有时候甚至会到深夜。那是一间很幽静的茶楼,店里的装修很简单朴素,沿窗的地方做成榻榻米,隔成小间,用木条做成方格子并糊上以前糊窗的那种薄薄的纸,挂一两幅国画,半人高的小移门也是同样的材质。地上铺有席子,中间放一张小茶几,最简单的那种,几上一些竹制和紫砂的茶具。我最喜欢的是7号和9号包间。茶楼是临街的,可能因为是座落在宾馆区的缘故,尽管车来车往,却不喧闹,那两个包间不正对大街,窗户很宽敞,几乎占了整面墙壁,从窗口望出去是浓密的法国梧桐,夏天的时候郁郁葱葱,还看得见一座不算古朴的石桥架在小河上,另一边是一家宾馆,当华灯初上,感觉仿佛是这城市的旁观者,躲在这样的角落里与繁华默然相对。店里所放的音乐多是行云流水般的古琴,也有琵琶、二胡,有时也放些萨克斯或吉他演奏的乐曲。那时的店主是一位台湾的中年女士,很娴静也很细心,并且对茶道颇有研究,那里的茶叶多是她从台湾带来的地道的高山茶,我不是很懂。她见我天天去,除了把临窗我最喜欢的小包间留给我,还很有心地留了一把刻有《心经》的茶壶给我专用,我想她可能是看到我所带的书了,那一阵子,很迷恋禅学,所看的书多与佛学有关。有时,她会来陪我聊一会儿,给我沏一壶她自己喝的茶,讲些有关茶叶的知识和喝茶的讲究。有一次还忍痛将店里的一副画转让给我,那幅画十年来一直在我家里挂着,着了灰,纸色有些泛黄,但那段宁静的日子,那个茶楼始终让我很眷恋。
        后来,终于又被卷回俗世之中,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去,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时间,只是少了那种安宁的心境,大概是怕去了之后,找不到那种感觉反而平添些失落。
        到我再去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茶楼易主,而我也不再是从前的我。新的店主倒也还殷勤,服务生显然是经过训练的,沏茶的动作娴熟优美,却少了份怡然和闲逸。想了许久,还是忍不住问了那把茶壶是不是还在,得到意料中漠然的摇头。店里的音乐换成了流行歌曲,喝茶的人似乎也不同起来,嗑瓜子的,打牌的都有,在那样脆弱的屏障阻隔里,忽然明白起来,我要的是一个和自己相处的地方,这种相处和这屏障一样的脆弱,经不起打扰。
        在这之后就很少去了,偶尔也会带一两个朋友去分享一下这个我所喜爱的地方,但是感觉总不是太好,再后来,到现在已经六年没去了。今天忽然在想,不知道它是不是还在,不知道还是不是原来的样子,十几年了,是不是重新装修过,很想去看看,也很怕,怕它会面目全非。不过,我想在我心里它应该会一直是原来的样子,毕竟这世上是没有什么是不会变的。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