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硕士,上海林紫心理机构,资深心理咨询师,EAP咨询师。十余年心理学研习探索与从业经验,积案例1100余个,咨询时间2200余小时,提供和接受督导500余小时,接受多家上海媒体采访,多有学术论文刊发。为《中国女性》《俏丽Style》《婴儿与母亲》《Enbaby》等多家杂志专栏撰稿。现置身于心理学与中国传统心性学、哲学宗教、社会文化人类学等的探索、整合与领悟。倡导:生活即道场,日常即梵行。同步空间:http://blog.sina.com.cn/changweigong;http://gcwsmiling.blog.163.com/;空间博文均系作者原创,转载或引用请注明。...............

我的最新日志

  • 明义

    2010-8-09

    开心启智,破迷除执;

    追求真理,培育幸福;

    传承文化,续接慧命;

    德性道学,广大精微;

    止于至善,进乎天真。

  • 孩子天生是诗人,孩子教育呼唤大师

    2010-2-03

    文/公长伟

    “妈妈,为什么,一到八点,自由就被锁到了钟表里啊?”当把这句话写到纸面上时,分明就是一句幽深的诗,然而,这可是出自一个三四岁的儿童之口,天真无邪,脱口而出,根本不用酝酿,这般潇洒自然,直教大人们汗颜吧 。

    孩子天生是诗人,每一对用心养育过孩子的父母,每一个精心教育孩子的老师,留心孩子成长的成人,恐怕都会承认这点。孩子的心,那么天真,大人们望着孩子那双透彻的双眼,除了惊奇与喜悦,恐怕说不出更多的赞叹之词。假如我们把孩子从出生到十岁之间的每一次语言如是留下来,写下来,我相信,那里面会充满世界上最伟大最纯净的诗。

    孩子天生是诗人,可是大多数孩子长大后成不了诗人,甚至连那曾经炫眼的诗人气质也会随着时间黯然淡去,社会化的过程都是伴随着这样一阵阵的耀眼与暗淡,退却与上演。可是,社会化不应该成为诗人退化的合理理由,对此我们要问自己:是什么扼杀了孩子的诗性?

    孩子的发展是一个自我意识分化独立的过程,随着社会化进程,世界规则日渐清晰,世界也同时被划分成条条块块,家庭、学校、学业、人际交往、生活习惯、道德法律、接人待物等等。每一个环节的教育,对于这个必然的过程是至关重要的。当评价只能用分数、用奖状的数量、用各种名目繁多的艺术培训表来呈现的时候,动辄以成人的价值标准衡量孩子言行表现和成绩的时候,孩子成不了自己,很多时候成了成人未竟夙愿的继任者,父母成人对孩子的爱是最真最纯最无私的爱,但爱的表达却往往变形,事与愿违的是总是多有,叹息与无奈总是难免。

    孩子教育需要大师。这个观念现在越来越清晰,无论是从众多个案中清晰切身的感触,还是从老一辈教育家晚年都积极投身于初等教育的规律中得到启发,越来越发现,孩子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的重要性,甚至要超过中学大学教育,我记得前几年有一个美籍华人诺贝尔获得者说过类似的话,大意是对他人生影响最大的是学前和小学教育。

    现在,我们教授讲解诗,而不是去投身去感受,也许这与喧嚣的的城市有关,也许与每时每刻川流不息的信息爆炸有关,学习上课生活可以没有草地丛林,但绝对不能没有电脑;艺术细胞可以没有,但是分数一定要高,今天看到记者采访四川的一名三年级学生,她说两门课程考试考了97.5分,记者问有什么感想,她说,一定要争取考两个一百分。望着孩子坚定地表情,在为她的再接再厉精神鼓掌的同时,心理却感受到一股无形的沉重。有的学校要求教师全部课件教学,似乎这样就能紧跟信息时代的步伐了,但是,所有的变革都必须遵循孩子的心才好。孩子的教育很多时候都是被对象化了,就好比拿一个物件,我们来认识来讲解来质疑来探索,唯独缺少感受,那种与世界联结的体验。当然,孩子可以充分得发挥想象力。

    记得原北大校长梅贻琦说过类似这样的话: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我想,对于小学,更是如此。

    但是,现在是一个“大师”满街跑的时代,但同时是一个缺乏真大师的时代。对此,我们应该像对孩子一样充满希望。

  • 人心与寺庙

    2010-2-02

    文/公长伟

    时间:2010年1月31日。

    人物:所有义工。

    地点:苏州西园戒幢律寺。

    活动:每年一度的觉心之行。

    天气:阴,冷。

    一进山门,园林式的古刹里弥漫着祈愿的木香,肃穆的香雾缭绕中,一群群善男信女恭敬虔诚地顶礼,朝拜着十方诸佛菩萨。一簇簇香火,人们用虔诚点燃了欲望,一缕缕盘旋升腾,弥漫空中。

    我乃一红尘俗人,也是有愿要许的。不想,当定下神来,考虑祈愿时,竟有那么多的愿望冒出来,一时之间我竟然有些无措,不知道祈哪个愿了。我明白,我的欲望之门在一刹那之间被打开了。心里暗想:我是否太贪婪了,平日不理佛事,一进庙门,却是如此之贪婪。佛门解脱之道本就是安顿人之贪嗔痴三毒,以破除无明,开启智慧的。虽说佛法无边,但自己无福无德,如何能如此人心不足蛇吞象呢,内心不由一阵惶恐。于是,只为好友祈一愿,已。但愿只身做一媒介,希冀佛法大海波及宇宙有情。

    转念:我的贪心升起之时,依然被意识之光所照亮。记得坛经有言: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灭万年愚。其实,佛菩萨端坐莲花,不做言语,但人们的心门却能自动打开,佛光透进,照亮之下,尽显本心之纷纷繁繁。你不需要多做个什么,惠能说“若有密法,密在汝边”。各种烦心杂念照亮之下,又何必再生一法,前去克制?如此岂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按下葫芦浮起瓢,追波逐浪,绵绵不断。这种扬汤止沸的做法,恐怕会将人心灼干,何来甘泉玉露呢?如此下去,恐怕是又一个强迫症出炉了。所以,你只需要不执著而已,破成心而已,不留不住。任它贪嗔痴三毒八毒,你只是一虚空而已。虽起心动念,念起念落,念念不断,只需于念无念,不攀援已。

    小心!持此虚空不放,你便又入执著。于是,我开始空空,连这个虚空也空掉。于是,我开始空空空,开始空空空空……,至此,这三千大千个空不比那三千大千个须弥山更轻松。因为你落于空仍是不净,因为你想不净所以永远不净。于是,我开始持有。古德早有言语:宁持有如须弥山,不落空如芥子许。不落两边,“出语尽双,皆取对法。究竟二法尽除,更无去处”是也。

    所以,破执著源于有执著,若无执著,何破之有?

    所以,不执著亦是一执著,执著亦是一不执著。

    执著亦是我法身之功能,去执亦是我法身之功能,本来如此嘛。

    抄经喝茶论道。抄了一半《心经》便了。留下另一半给别人,薪火相传,灯灯相续嘛。不过,别人看到这样抄了一半的经可能不愿意抄,没道理嘛,佛也没说必须抄完啊,再者,佛即使说了,我就要一定要按它的做吗?那就违了他老人家的心意啦。“四十九年来未说一字”嘛,假若佛法成了命令,那便不是无边之佛法。倒是不愿续抄别人经的人,要好好考虑一下,除了虔诚,尚有什么系缚?

    中午,吃斋饭,貌似小鸡炖蘑菇、鱼香肉丝之类的斋菜。我们的战斗力很强,上一个,我们灭一个,上两个,我们灭一双。风卷残云,电石火光,真乃金刚大无畏精神。搞得上菜的阿姨开始焦虑。

    斋毕。下午听法师开示。法喜充满。

    未得神通,傍晚还是得坐客车回去。呵呵,迷恋神通,便是鬼迷心窍,当然不通了。

    寺庙装满了欲望,寺庙承载了希望,寺庙化解了无望,寺庙是一个虚极的容器,静观万物皆自得,任一切过往来去,什么都没做。

    人心也是。

     (与朋友言及此,我说到,“寺庙开启了欲望之门”,遂感而发。)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