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日志

  • 我有一个梦想

    2011-3-10

        我有了一个梦想。

        有一个来自边陲小镇的小女孩,来到上海已经快一个多月了。她的爸爸妈妈来看我,因为小女孩不肯上学,想要回家乡去。

        我所记住的一句话,是小姑娘从小就不肯跟着父亲学上海话。她母亲的家族,如同母系社会的支脉,拒绝过很多机会,从未离开过家乡。

        我有一个梦想,我祈愿这个小女孩能来到我这里,我想听她说家乡的话,我想听她用乡音说她的家乡,那个美丽的地方。

        我和她一起翻译,用她的母语的节律,翻译那篇《Lost in translation》

        我盼望着有一天,能够看到她来。感觉我等她已等了很久很久了。

       

  • 叶落花开

    2010-11-11

        
     
        能够看叶子静静地落下来的心,是爱人类爱自然的心.
        叶落花开,顺其自然.
     
        
  • PEP

    2010-10-22

         

         

          1871——2006,PEP

       

       

  • 柠檬开花的地方

    2010-9-18

       

        前言—— 昨晚老爸老妈去看世博馆,据说花白头发的老父亲第一个看的、并看的最为仔细的是意大利馆。遂把我第一次看到意大利馆后写的随笔找了出来。《柠檬开花的地方》。

                      柠檬开花的地方

        去看世博意大利馆,常有人激动。有一个朋友从意大利馆出来就打我的电话,在嘈杂的夜的背景中,大声颤抖地说:“我觉得学意大利语,是件幸福的事。。。。。。”

        为了陪一个团,我先自己去探了一次路。第一个馆,排的第一个不停走动四十分钟的长队。向意大利致敬。

        一面山墙的雕塑,三米多高的模特身上的阿玛尼时装,从F1到法拉利到比亚乔,都OK,没什么感觉地走过。到了切成一半剖面的罗马万神庙,心里开始有点被叩动。要细细地看,才能认出来它来。离开太久了。接下来看到墙边一幅幅变幻的市与郊的照片,开始感到熟悉的东西想要一次次回到我的眼前。高楼大厦窗前的人的背影,贫民窟里晾挂的旧手巾,郊外的花朵,。。。。一向是这样的,意大利人可以从真实的平淡中找细的美。

        然后是名牌皮鞋Ferragamo和名牌沙发的手工制作工坊,玻璃墙内几个意大利工匠在不慌不忙地劳作。嘟囔着话,不知他们是不是在说自己像是被关在笼里的猴子。我想在备展的时候他们一定唠叨过这话的。但是干活他们总是一板一眼的。这像是在我熟悉的各类博览会上,意大利人貌似认真地干着活,热烈较真地讨论着,一板一眼地嘟囔着。

        再就是广阔的大厅,一整面墙上,九十度角地悬竖着一整个乐队,乐器之间,散落着乐章纸。到了这里,感觉就像看见了调皮的意大利人一步一步精心地设计着让你动心的陷阱,但我还是不动容。“你们能做到这样的,我早知道。我知道你们能。”

        转进下一个展厅,感觉骤然之间被击中。天花板上满满是倒悬下来的金黄色的麦穗,间杂着纷繁的红花。厅的正中一棵巨大的橄榄树高高地上挺,与金色的屋顶相和。四面玻璃柜中展示的是我最熟悉的东西:无数的橄榄油、葡萄酒、金灿灿的面条。。。。。意大利的农业,意大利南部的耀眼阳光,跃入眼底。翁加雷蒂的诗句瞬间回到我的耳边:“你还记得吗,柠檬开花的地方?。。。。。”

        西西里柠檬,豹,横贯西西里岛的荒蛮的风光,西西里是美丽的。意大利的文学,墨西拿岛的农民。。。。。大学时代熟悉的课文,写过的作文,“意大利南北农民的比较”,还有无数次的意大利葡萄酒展览会,最爱吃的帕尔马火腿,从飞机上带回来又被没收的柠檬酒。

        “你还记得吗,柠檬开花的地方?。。。。。。”

         终于在不设防中笑至流泪。仿佛一个狡黠的笑着的老友,终于在我面前缓缓展开了他最得意的最capricious最天马行空的那一截画作。

         让我赚到过钱的是工业和制造业,今天让我像回了家一样笑到流泪的是农业区。

         “俄耳浦斯的语言是歌声,他的工作是消遣。那喀索斯的生命是美,他的存在是沉思。”

          几天前,法语的老友和我对话:“意大利会有精神分析?我印象中的意大利人就是喝酒、泡妞、杀人、抢钱,意大利人配有精神分析吗?说到意大利老头,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葡萄酒商。。。。。。”我们放声大笑,亲昵得像是在嘲弄自己的祖国。

          在此过后,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敞开了一切感官通道所感知的了,也如梦呓一般在眼前一一掠过:光与影中闪烁的教堂建筑,健美的男芭蕾舞者舞过的背景下展开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全部辉煌,伴随着意大利歌剧的旋律。

          还有卡拉布利亚大区那片暗黑的过道,右手边是众多的普通山区居民的特写照片,烛亮的每张照片下面是他们各自说的一段话。这宁静的经久不变的山区美而寂寥,每个生命说的话因为真实而都成为诗;左手边另一面是黑色玻璃屏幕,无声电影般不时走过一些普通居民的侧影,如果你用手心去碰住了屏幕上的这个身影,她/他便停下步子,转身向你,飞快地说出一段意大利语,说的内容其实是指路,“从这里出去右转第三个路口,。。。。”也许指的是连意大利人都不知道的小小家乡的古迹,也许只是通往神秘的路径,每人都是平凡的家居打扮,没有一个鲜丽的人。这是生活。后面还有什么,还有,也许还有很多,我不及去记了,因为没有办法记下右面墙上每张照片下那一段段真实的内心的话,我感觉错失了的比看到的还要多。

          二十年生活所见的一切,为之工作过的一切,都在这展厅里面了,以最丰富的形式展示了出来,一样都似未舍得落下。往年这么大的活动,都会或多或少地有我和我的朋友们尽过一点力。而这次,我似应邀赴宴,看我的第二祖国。

           

     

     

            

          

        

          

         

            

  • 萨提尔的直觉与力量

    2010-9-17

        (二)  萨提尔的直觉与力量
     
        萨提尔的学派,就是她本人。

        看萨提尔的录像,可以用均匀悬浮注意。没有哪一刻有特别捕捉的意义。然而,能量在流动和传递。那是卓越的能量传递。

     

     所有的话题,都是她给出的,分秒也不迟疑地给出的。

     如果不去注意答者,我们可以发现,她的提问并没有明晰的思路或技巧,“家庭雕塑”也根本框不住她本人。与此同时,她的提问没有哪一个有特别的意义。

     她——完全是以个人的力量在带动咨询的。

     这就是为什么她和她弟子们的书都又空又薄,然而她的咨询录像却有着真正的力量的原因。

     

     

     萨提尔的力量,来自于最优秀的咨询师的最宝贵的直觉能力。

     这还不够,最宝贵的直觉能力,还需要拥有者对此有通彻的觉察,如同透视清澈的海水。此后,充分的自知带来充分的自信。

     直觉带来的是穿透力,透过你我的枷锁直抵心灵。

     直觉的本质功能从来不是为了“揭晓谜底”,直觉是为了把能量输入将被探究的心底。

     

     

     萨提尔的力量,来自于了不起的容器无形。

     一个再婚重组家庭进行家庭治疗,谈到不在场的孩子的生父曾虐待过他时,萨提尔凭直觉不假思索地接上了一句有助于理解孩子生父的话,并且很自然地被整个“场”接受了。

     那一刻,我的心灵一震。“了不起的是无意识的容器。”

     可以从无意识中给出力量,是来源于她人格的高度统一。萨提尔的人本信念与她的人格已融为一体。咨询师不败,取决于自身内在的建构是否有虚空。

      

     

     萨提尔的力量,是卸落了人性的枷锁。

     当我们能看到萨提尔的时候,她已是白发苍苍,温和的面容超越了性别。俄狄浦斯的枷锁卸落,无论是之于咨询者还是之于治疗师。

     没有人见过萨提尔年轻时代咨询的录像,那不会是同一风格的录像。

     有句话说,爱能治愈。

     我说,被理解了的爱,才能治愈。

     萨提尔的爱,不会被扭曲和变形,是因为她超越了性别。

     

     

     直觉与容器。

     每个女性,二者天生兼有,缺少的,是与之相认。

     当直觉碰直觉,那是人格与人格的碰撞;当直觉遇容器,那是人格与人格的交融。

     优秀的治疗师,二者皆优,并有能力与之相认。

     

     

     

     然后,也许需要耐心等待岁月的雕琢。

     

     等到白发如阳光一般灿烂,皱纹如丘陵一般温暖,眼睛如大海里的水能够自如变幻颜色。

     那时,萨提尔的爱终于可以被理解,而男人女人也终于可以由衷地、天真地、如释重负地、再无罪恶与羞耻地说:

     

         —— 我爱你,萨提尔。

      我爱你的直觉与力量。我爱你眼睛后面的灵魂。

     

                                   写于 2008 年10月       

     

     

     

  • 越洋督导

    2010-9-04

          每周一次,清早,越洋督导。

          彼此互相忘了两次。

          第一次忘记,是我的督导老师忘记了。我在电脑前空等了一小时,一次次拨号。后来她来了几次邮件连续道歉,告诉我是忘记把电脑带回家了。

          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坦白告诉我,她忘记了带电脑回家,她想是因为她的焦虑。上一次督导的时候,她直接解释了我的来访者的梦,不知道在这周的访谈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她想是她潜在的焦虑让我们错过了这次会面。

          我有点震动了,为了她这么认真,这么当回事儿。

          第二次忘记,是我忘记了,好比是我的无意识让我有意识地忘记了:偏偏在督导的前夜,我来了兴致,带女儿去世博园排沙特馆,恰逢瓢泼大雨淋了几次湿,半夜十二点过才回到家。按道理收拾完已经很晚了,又一个人看了碟片看到凌晨三点半再睡去。——第二天就睡过了头了。

          睁开眼是八点半了。睁着眼不知如何是好。然后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查字典,才写出两行字的道歉文字。

          晚上有点不敢打开她的邮件。“This was my fault.”她说,“那么就明天晚上见!”

          我又有点震动,一是为了明天是她的周六,她给了我一个休息日的时间。二是我虽然“小人之心”地希望 “This was my fault" 的意思是她那天正好也睡过头了,但我的直觉知道,动力学上的涵释是另一回事儿。

          在那一次督导中,我们简短地完成了道歉的寒暄,直接开始谈个案。她一如既往地温和认真,但这次她提了几个严肃的要求,包括记治疗记录以备督导。

          我十分认真地承诺了她。而且我想我知道,是我的英语跟着有点吃力了,我的无意识就让我错过了上次的会面。由是,我开始从周一便开始准备要报的督导问题了。  

          好像,精神动力学中说,如果是长程的工作关系,在不影响关系的情况下,移情反移情不解释。但是我们在共同的工作中,已经讨论到了“真我”——true self 了。

          True self—— then we can truly meet and enrich each other.

     

  • 海洋深处

    2010-1-18

     

      在网上查询萨提亚的一段话,跳入眼帘一段标题:“萨提尔的直觉与力量”,下方的一行小字是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遥远:“看萨提尔的录像,可以用均匀悬浮注意.....”

      点击进去,是我熟悉的文字:“直觉的本质功能不是去探究谜底,直觉是为了把能量输入到你要探究的心底......”

      

      这是我写的文字,一年多以前,发在这个博客里,出现在林紫网。后来,感觉在流动,随着岁月的水流超越了自己。七八篇文字,一键删除,并不觉可惜。

      而如今如此突兀地,在互联网上看到,感觉这些文字是我的,又已不再是我的。

      看着“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新奇啊。

      看到很多有点名气的人写的博文被转载,是常有的事。可是,如果是“作者/佚名”被转载,至少有人真心喜欢这段文字。那么,被引用的文字,也已不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这和主体间建构是一回事儿。

      

     那是我往无意识的海洋深处潜水时记录的文字,此刻如一个清晰干净的声音在洁净的蓝天屏幕下再次响起:

      “当直觉碰直觉,那是人格与人格的碰撞。当直觉遇容器,那是人格与人格的交融。

      “等到白发如阳光般灿烂,皱纹如丘陵般温暖,眼睛如大海里的水能够自如变换颜色.......”

      

     这是海洋深处的回声。

     

     那时上我的博客读我的文字,留下亲切的留言的,都是女性,年轻的,也有同龄的。有些情愫间熟悉的气息,在女性间流动。

      而现在,随着与这些文字的再次见面,浮现出来的,依然是亲切的记忆——

      在401A渡过的那些下午,窗外的水杉和阳光,咨询间隙我和女伴们快乐的无拘束的笑声。

      那些年轻的面庞也终于再次浮现:有亚亚,分析中给出的往往是最善良的视角;有茉茉,那个以惊人的均匀悬浮注意记住了几次咨询中所有细节的充满灵气的女孩;有那个眼睛笑成月牙儿形状的女孩,在道别时她突然停下来说:“老师你今天看起来好疲惫啊”;有那个头发挽成居里夫人的样式,长时间望着窗外凝神的女孩......

      永远的萨提亚,不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萨提亚的直觉与力量”。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