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日志

  • 生活就是一种慢

    2010-5-29

    “最近我感觉特别倒霉。先是被自行车撞了,膝盖至今还痛;一周后手机又很奇怪的从口袋里掉出来,摔碎了;两天后有错过了班车,晚上十点多钟还徘徊在郊区陌生又偏僻的路上;今天朋友又莫名的冲我发了脾气……唉!”

    “是你太着急了。把心放慢。”

    是啊,如果不是急着回家,也不会骑自行车飞快;如果不是匆匆忙忙,就会把手机放在包里装好;要不是匆匆忙忙赶着去教室,就应问清班车发车的时间;要不是匆匆忙忙挂电话也该和朋友详细谈谈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在赶什么呢?

    当我停下来慢慢想这些时,心情也变得平静了。

    想起一幅漫画,是一只蜗牛背着房子,慢慢的向前爬,题目就叫做——生活就是一种慢。

  • 吵架

    2010-5-29

    同事聊起她的姨妈和姨夫的故事。两位老人耳朵都非常聋。最经典的是他们吵架的时候了。情形大致是这样的:姨妈在为拖鞋乱放而喋喋不休,姨夫却在为午饭有些咸而吹胡子瞪眼,并且,两个人都以为对方和自己说的是同一件事,你一句,我一句,越吵声音越大,甚至会出现露胳膊挽袖子的情形。如果有第三者在场,往往笑得肚子都痛了,笑过之后,方想起要把两人拉开,通过第三者的转述,方明白原来两个人说的并不是同一件事,两位老人也破怒微笑了。这样的情形多了,每次吵架,如果姨妈和姨夫发现别人在窃笑,就默契的停下来,转而问别人:我们说的又不是一件事吗?

    几乎人人都有吵架的经历。毕竟,不讲道理的人是少数,既然大家都有道理,怎么会吵起来呢?吵的时候,我们往往只关注自己的立场和把相关的论据摆给对方,甚至很多人是以“势”压人。结果往往是大家都只讲自己这边道理,而对方想表达的是什么,争吵中的我们却不容易听进去。所谓“当局者迷”,恐怕与这也是有关的。其实,如果吵架之前真的听明白了对方的观点,架也不是那么容易吵起来的。

    又想起另一种“吵架”——辩论。同一辩题,本来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无所谓对与错,但却要求双方辩手各执一边。而辩手们准备辩题时,不光要准备自己这边的,还要搜罗对方的论据。所以,听辩论赛的和听吵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那么,在咨询中,我们会和来访者是“吵架”吗?我们想表达的和来访者所说的内容一致吗?

    当我们讲话的时候,我们有多大的把握让对方听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我们又有多大把握听明白了对方想要表达的呢?

     

  • 棒棒糖

    2010-5-23

    来访的小男孩送给我一支棒棒糖。

    晚上因为要赶一场讲座,没有时间没吃饭,饥肠辘辘之时,忽然想起了这支棒棒糖。赶紧从包里翻出来,撕开包装,一口咬到嘴里,顿时一股甘甜充满嘴巴,全身也觉得有精神了。

     

    来访者会把他们的很多东西给我们,有形的,无形的;好的,不好的;……我们肯收下这些吗?哪一部分我们能坦然的收下?那一部分我们会视而不见?哪一部分我们收下了却忐忑不安?哪一部分没有收下却依然内心期盼?……

    每一位来访者都带给我们很多东西,每一次咨询中,我们收下了什么?我们又给予来访者了什么?

    来访者改变的时候,我们改变了什么?是来访者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改变了来访者,还是来访者自己改变了自己?

    来访者成长的时候,我们呢?

     

  • 剥夺与尊重

    2010-5-09

     

    以前的区,到了中午吃饭时间,总是一两个小大夫把全区人的饭买回来。开始我总是有些担心,买回来的饭菜是否符合别人的口味?时间一长,就熟悉了每个人的口味,打回来的饭菜也基本符合大家的口味。

    后来换了一个区,每个人都自己去打饭。有时分成几批,有时大家约好了一起去,也有些人为了减肥而不去打饭。

    又换了一个区,在这里每个人也都自己打饭。有时候主任会出门诊到很晚,但没有人提及帮主任打饭。开始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有时会问要不要帮着带饭,但主任总是说不用,他说,自己去了才能打到自己想吃的。原来如此。

           想起前不久参加培训的经历。是份饭,有家常豆腐、清炒油麦菜、四喜丸子、糖醋鱼块,我剩下了清炒油麦菜,把其它的三个菜吃掉了。旁边一位同学对我说,你喜欢吃肉食噢,以后要注意营养平衡呀。而平时我总是吃素食和比较软的食物。所以,对于自己的口味自己还真的不是固定的呢。

        所以,尊重别人,也尊重别人的选择。

  • 保健球

    2010-5-09

     

    妈妈买了两个手里把玩的保健球。

    看着妈妈玩球,也蛮有意思的。开始时,她把两个球紧紧地握在手里,使劲地活动手指,可两个球非但转不起来,还不断的从手中掉出来。情急之下,妈妈把另一只手也扣在球上,能够转起来并且能够保证球不掉下,沾沾自喜,可由觉得像是违反了游戏规则,本来是一个手就能玩的东西,这样两个手就都占用了。于是,妈妈又回复到开始的样子,玩了一会,能够转起来,但不够流畅。玩了一会儿,可能是累了,妈妈把手放松了一些。球非但没有掉下来,反倒自己转了半圈,再松松手,稍微动动手指,球竟旋转自如!再把手放松一些,因为手指够不到球了,球有不转了。

    对人,岂不亦如此?

  • 买衣服

    2010-5-09

    妈妈答应让我帮她买件衣服作为母亲节的礼物。

    下班后,我和妈妈来到商场里。我不断地指着一件件衣服问:这件喜欢吗?妈妈说,好看,二十块钱的话我就要了。

    妈妈,这不是二三十年前了,随便买件衣服都要几百块钱。

    我知道。所以,我要好好挑挑。

    妈妈,您上次买衣服是什么时候了?

    不记得了。所以,我要买一件遂心且价钱也能够接受的,你不要着急。

    您就是平时不买衣服,所以才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子的,那咱多买几件嘛,只要喜欢您就试穿一下。

    我都不是太喜欢。

    妈妈,我已经工作了,不是花不起这些钱给您买衣服。更何况,这是我工作后第一次给您买衣服,如果拿着几十块钱的衣服说是女儿在北京给您买的,人家不说我虐待您才怪呢。您就支持支持我吧,好吗?

    妈妈叹了口气,说那好吧,我们再逛逛。

    妈妈开始在打折区域或特价专柜看,在我的鼓励下,也开始试穿了几件。但妈妈总是先用生硬的普通话问售货员:这件多少钱?

    妈妈,咱要哪件?

    要不,就选一件短袖吧。……可是我真的觉得不值。

    妈妈……

    我有些懊恼,但看着妈妈很不自然的神情,又有些内疚。是啊,妈妈如果真的买了,妈妈能舍得穿吗?

    妈妈,要不,我们去大栅栏吧。

    什么?妈妈的眼睛一下亮了,太好了。

    晚上九点多,我们来到大栅栏。尽管有些店铺已经关门了,妈妈还是很兴奋的在各个店铺里选着自己喜欢的衣服。最后,妈妈买了五件,花了一百六十多块钱。

    妈妈,您真今天表现很好,奖励一个冰激凌。

    哈哈……

    回来时,妈妈在公交车上睡着了,很安详。

    妈妈快乐。我也因妈妈快乐的而快乐着。

  • 心理咨询师的智慧

    2010-5-05

    0.认为自己不智慧,想通过学心理让自己变得智慧
    1.以为自己很智慧,也很希望来访者在我们的智慧的照耀下茅塞顿开
    2.通过学习理论、聆听讲座、接受督导获得智慧并发掘自己的智慧
    3.欣赏来访者的智慧,发现来访者的智慧,陪伴来访者发掘其自身的智慧
    4.感受人类、大自然一切的智慧
    5.……
  • 洗澡

    2010-5-05

        工作第一年,每周要工作74个小时以上,当新鲜感过去之后,新的环境、新的同事、陌生的工作性质……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感到的不适应。我找到了一种自己缓解情绪的方式,那就是每天下班后洗个热水澡。温暖的水流抚过身体的时候,一天的疲惫与烦恼都似乎被这柔软的水流洗刷去了。

        如今,每天只需要工作8小时,但下班前洗澡的习惯却依然保留着。有时候如果没有洗澡,就会觉得有点坐立不安。洗完了,立感神清气爽。有时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没能在下班时洗个澡,晚上躺在床上,回忆一天中的事情,如果感到不太愉快,就会想,可能就是因为没有洗澡吧。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比如洗了澡却依然疲惫或者没有洗澡却很开心等等。

        有一天,一位同事嘲笑我说,你天天洗澡,就不吝惜你的皮肤吗?

        是啊,以前如果是冬天的话,一周也就会洗1-2次澡,那时也没有觉得不舒服啊。为什么现在一天不洗,就受不了呢?是不是为了洗澡而洗澡呢?

        想起小时候,每次大考之前,我都要洗个头发或理个发,因为我觉得头发轻轻松松的能助我考出好成绩。后来我遇到了一位同学,她的习惯刚好和我相反,考试之前一定不能洗头发的,在她看来,一洗头就把装在脑子里的东西洗掉了,考试就答不出来了。那时,我很不理解这位同学,就像她也不能理解我的“理论”一样吧?

        我们自己会赋予事物一个意义,所以我们积极的去做这件事。随着时间的过去,或许意义本身在此时此地已经没有意义了,但我们却依然为了认为它有意义,饶有兴趣的去做;渐渐的,我们已经为做这件事所累,但我们依然不肯停下来,因为我们已经不需要思考意义了,就顺理成章的做事了。真的有一天,我们停下来思考意义时,发现意义已经不再时,我们可能会装作还有意义而继续去做已经没有意义的事情,也可能去寻找新的有意义的事情,还可能就此停下来停滞不前了。那么,从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过渡到另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们要走多久呢?

     

     

  • 咸发糕

    2010-4-28

        早上在食堂买了豆浆和发糕做早点。拿回来一尝,发糕竟是咸的!

        是大师傅错把盐当成了糖?我感冒了,味觉系统出了问题?发糕本来就有不同的味道?……一个个问号在我脑中盘旋着。

        和同事聊起了这件事,他们都很诧异。有的说,放错东西了吧!有的说,食堂大师傅把我们当成了小白鼠,天天出创意菜,拿我们做试验。可不是嘛,另一个人又说了,什么“三鲜饼”就是在发面饼上抹了些鸡蛋洋葱,“一品菜盒”就是在煎饼里面裹了包子馅……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疙瘩汤不是咸得发苦,就是没有味道。有的说,食堂太不像话了,大师傅竟出这样的差错!也有的人默不作声。

        细想来,咸发糕又有什么不好呢?少吃些糖更健康,平时就着豆浆吃的油饼油条烧饼之类的也都是咸的嘛,也许是不同的味道,平时只能吃一半,今天竟全都吃掉了。糖和盐,我们能够很快区分,但对于其他东西就不一定了,我们的生活充满了黑箱,有时是太敏感了还是忍无可忍了呢?如果是后者,这通火又源自何处呢?

        中午打饭时,又想起了早上的咸发糕,想问问打饭的师傅到底是真么回事,后来还是打住了。对于过去时,如何解读比事实真相更重要。

        如果你吃到了咸发糕呢?

       

  • 回来看看

    2010-4-07

    时隔两年,再次登录林紫的博客。
    有些陌生,又有些亲切,把此时此地融入往昔的回忆。
    有朋友相伴,有一个人的独斟独饮,青涩的手笔,也藏着几丝犀利。
    或许,已经忘却了,失去的,得到了,拥有的,道别了,
    但成长是一辈子的主题。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