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浴火.重生:北京社科院全人心理学高级心理教练

2013-04-07 18:03:59

(前言:李永强先生大概在2006年上了全人心理学高级班。他的理解独特、深刻,这篇文章记载了他成长的经历。但那个时候全人心理学工作坊还没有现在这样成熟。——许金声)

想起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台湾黄士钧老师讲的:有些人,可以拔腿就跑,头也不回,这些人很会逃跑;有些人,要做好多的准备,要先看看背包里有没有足够的存粮,有没有够保暖的衣服,有没有……在好多好多的准备之后,包包已经在那里好久了,逃跑,却还是遥远的一个梦想……有一种逃跑,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更接近心的地方。这其实是一种前进,是一种进入,进到一个更真实的地方……于是啊,我们逃跑,我们前进着,进到一个更接近心的位置。你知道吗?逃跑可以有计划的,可以拟定一份逃跑计划书……

仔细想一想,我的生命脚本便是以“逃跑”为主题的粘一点恐怖色彩的传奇故事,内心的伤痛隐藏得那样深厚……曾经无数次想要让它获得疗愈哦,于是呀我寻寻觅觅……当我在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应用心理学研究中心的心理沙龙讲述,我在梦里用刀子割下身上的腐肉煮了吃的故事,许金声教授说这是一个好梦,他说我在做心灵疗愈的工作,这把刀子就是叙事与隐喻治疗,心灵的创痛是我独特的资源,自我疗愈的过程可以让我找到药草和伤痛膏,掌握完整的医心秘籍,所谓百病成医,明天会有一个全新的我,悬壶济世疗救那些与我有着同样创痛的人。期许是这样的积极而充满希望,而我却一如既往地选择了逃离,我实在没有勇气碰触心灵的伤口。

音乐意象激发的隐喻故事

教授反复强调,在工作坊里越不舒服,工作坊结束后就会越舒服而充满成长的喜悦。“你是想凑合活下去,还是一定要寻求改变?改变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凤凰因浴火而得以生命重生。”许教授的话就这样在我耳边回响……于是我又一次鼓足勇气找到许金声并参加了他的高级心理教练班,许教授放了一曲好友高为杰写的音乐故事《缘梦》,并让大家通过自由联想自然呈现意象或故事。在音乐诱导和激发下,我浮想联翩,脑子里出现了这样一个故事:

天空乌云密布,很快就下起雨来,青草在风雨中摇曳,雨丝持续地抽打着大地,水洼里浮起串串水花……河边芦苇丛生,雨滴沿芦苇的茎秆向下流淌,从叶片边缘轻轻滴落。哦,一只孤单的鸭子奋力地凫水,在找他的同伴,他很疲累同时又饥又渴,不时把头探入水里摸小鱼吃。他与同伴走散了,他要找到他们,他期盼着那雨能快快停下来,那样他就可以飞起来,也就能够看到伙伴们在哪里……忽然他喜出望外地发现了草丛里的一堆鸭蛋,他想伙伴们一定就在不远处,于是他找呀找,可是却没有找到,于是他很失望地向远处找去。就这样寻寻觅觅,在那湿滑的草窠里,在深一脚浅一脚的水洼里……哦,那不就是伙伴们吗?他们在那里,于是他呷呷叫着向他们奔去,总算是团圆了,不过新的困惑出现了,他们找不到放在草窠里的那堆鸭蛋了。于是这些鸭子们又急急忙忙寻找他们的蛋……

音乐停止了,我把自己的故事与学友们分享,大家觉得很有意思。许老师让每位学员为这个隐喻故事做一个续写,于是从事职业生涯规划培训的张放天研究员让这些鸭子分组去找蛋,同时母鸭子还可以继续生蛋;郭校仪的故事中有只年龄大的鸭子出主意,大家先集中在一个地方,逐步扩大搜索范围;蔡老师的续写里那些鸭子有的对找蛋感兴趣,有的不感兴趣,于是对找蛋感兴趣的鸭子就开始找蛋了;一个机灵的女孩接的故事则是有只鸭子知道那蛋在哪里,哦,好棒,只要让那鸭子带大家去就好了;陷于职场困惑的王新霞的故事里鸭子们对找蛋的态度不同,当找到蛋时,鸭子们却彼此走散了。就这样鸭找蛋,鸭找鸭,循环往复,除非解决一个问题……但目前很无奈;清华一女教师的观点则是找不找蛋没什么意义,干麻找蛋?哦,上升到意义的探寻;咨询师王晓玲的故事里那只鸭子很冷静,他停下来,先看一看,想一想,想清楚了,看明白了再去找蛋。哈哈,许教授通过这个办法在做心理测试,好有趣呀!该许教授讲故事了,他说这些鸭子在找蛋时有只叫张放天的鸭子开始反思,干麻老找蛋呀,自己可以生嘛!那只叫王晓玲的鸭子则说,把那些蛋找到孵出来看看是什么也不错。一只叫郭校仪的鸭子则说,天鹅蛋找不到,鸭子也可以生天鹅蛋的。这些故事很真实地反映了每个人的心灵世界的投射,同时也在为问题解决提供多样化的出路和可能性。

然而这个故事对我意味着什么呢?蛋是什么?鸭子是什么?我不急于去分析他们,因为许教授曾很严肃地告诫我们对意象要用心体会,而不是执著分析和轻易下结论,于是我把这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暂时搁置一边,我相信这个故事所孵化的寓意很快会呈现出来。于是在回宿舍休息时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背负了一大捆用于节日喜庆燃放的“双响”,只是没有通常那种红颜色的包皮。我好恼火,父亲干麻弄那么多“双响”,搁在家里爆炸了怎么办呀?这时有人问父亲“你存放‘双响’了吗?”父亲回答“在山洞里存了好些。”我醒了,回味这个奇怪的梦,“双响”……爆炸,炸弹……鸭蛋,鸭……压……哦,压抑的蛋哦!孤单的鸭子找不到同伴意味着疏离感,找到压抑的蛋也就找到了问题的症结,而这时却没找到其他鸭子,意味着有了对问题的觉知却缺少沟通的行动,也因此才有找到了鸭子却又找不到蛋的尴尬。这是一只逃避解决问题的鸭子,他不敢面对,不敢为自己承担生命成长的责任……哦,明白了,难怪许教授强调用心感受而不是依葫芦画瓢地分析意象。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意象一经分析就会轻而易举地误入歧途,结果便是一改意象对话倡导者的初衷而把这一原本很棒的心理诊疗技术带到穷途末路。

人格三要素便是魔镜

同样地在欣赏《缘梦》这首曲子,有位咨询师所呈现的意象是秋后的田野,新翻过的土地,有骡子和骆驼意象,驼峰有类似蝙蝠样的怪物;然后来到山坡看到三个洞口,第一个洞进入后有一点光亮,看到蟒蛇,继续往前走,洞口通天。出来后,左面是有荆棘花的田野,右面是悬崖绝壁。进入第三个洞后看见有骇人的幽灵。最后进入第二洞,先是害怕,不太敢进去。然后看见洞口有龟石,那龟石挺身走入海里并对当事人张开大口,然后一点点向后退……接下来当事人身后跟了一群乌龟……

这位咨询师的意象看上去有些复杂,然而当我们使用人格三要素这把心灵的度量尺就会很清楚地看到意象背后的端倪。人格在古时候的叫法是“人品”,那个“品”字的三个口或者说是三个洞便分别代表了智慧力、道德力和意志力。当事人走入的第一个,进入不久便有亮光而且看到蟒蛇,继续深入探索,直达另一端的通天洞口,这个意象隐喻了当事人寻找自性的探索,蛇是英雄母亲的原型,代表了当事人的智慧力;进入第三个洞后看到幽灵表达了当事人意志力的倾向,能量还不够强大;第二洞是令当事人不敢真诚面对的,是戴了假面具的人格部分,显然是当事人道德力的发现,需要探寻的是那面具背后的真实。洞悉到这些似乎仅仅完成了心理辅导的诊断部分,至于治疗我们可以选择走一个故事发展的脉络,不刻意分析意象代表什么从而使当事人能够更加开放地面对自己的问题。比如可以讲蟒蛇呀乌龟呀幽灵呀等等的故事发展,把治疗轴线埋藏在故事里,因为动植物意象外化了当事人的问题,按照自然生克制化的规律可以走一个提供问题解决的故事发展脉络。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人格三要素的魔力,它是透视纷繁复杂心理现象的魔镜,确切地说是三棱镜,因为它可以把可见光条分缕析地透射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颜色。有了人格三要素这样的诊断工具,就大大简化了心理诊断与治疗的过程,并使这个过程更具方向性和指导性。

情绪的能量与躯体化反应

教授让我体会愤怒的情绪以及相关的身体感觉,我联想到上周三中午一位逃课的学员来我家里取书,我让那位学员把已经改好的作文重新抄写下来,那位学员却不肯,我很生气。当时我儿子伏在电脑桌前玩电子游戏,而那篇修改文就存在电脑里,我着急要把那篇文章调出来,儿子却很不知趣地继续玩他的游戏,我便愤怒地大吼让儿子让开。儿子情急之下把电脑关了,那位本来就不重新抄写修改文的学员也趁机跑掉了,这让我更加恼火……回忆这件事的时候,我想起来了,每当自己愤怒的时候身体会有冷的感觉。

教授指出,我在这件事上的情绪反应是典型的转移愤怒,愤怒里包藏了恐惧,恐惧时身体会发凉。许教授要我继续联想自己曾经经常会出现的情绪状态,我想到了忧虑以及尿急的躯体化反应。许教授进一步确认我的忧虑源于恐惧,恐惧时身体会冷,而冷便会引起尿急。是这样的,当尿急时我常常使用自我催眠的办法来调节,我想象自己的脚下有两个红红的太阳,红太阳散发巨大的能量,巨大的能量在往上走……效果总是蛮好的。许教授让我想一件忧虑的事情,我想起十年前在一个理发店理发时,我莫名其妙地担忧理发师会不会用刀子刺我的脖子。那时我听过日本星川清一的小说里讲一个愤怒的理发师用刀子刺入顾客的咽喉,感觉好恐怖……许教授让我把当时的担忧用意象来表达,我感觉自己是一头惊恐的小猪,而理发师则是手握刀子而怒气冲冲的屠夫。许教授指出我从小积累了很多很多愤怒的情绪,以至于把愤怒投射给了理发师……

教授让我回忆很小的时候感到恐惧的事情,于是我讲了一个自我认同的隐喻故事:狮妈妈和蛇爸爸组成了一个家庭,狮妈妈和蛇爸爸都在盼望着有一个狮宝宝。终于在冬月十七,也就是阿弥陀佛圣诞日,狮宝宝出生了。不尽人意的是这狮宝宝却不吃不喝不哭也不闹,狮宝宝惊恐的眼神里透露着对这个陌生世界的疑惧。

离开温暖舒适的子宫,狮宝宝既饿又渴可它却无力表达对饥渴的需求,拉了尿了让它很不舒服却哭不出来寻求帮助。无助呀惊慌呀,于是,命运之神便改写了狮宝宝的剧本让它出演了小白兔的角色。小白兔的生命主题是逃离,它要逃回温暖而舒适的子宫,于是才有了后来狡兔三窟的故事;兔子在逃离时会慌不择路,于是才有了后来的那个农夫守株待兔的故事。所幸呀,蛇爸爸是医生,它知道狮宝宝是因为体内有寒,蛇爸爸在天寒地冻时也是要冬眠的呀,所以狮宝宝就虚弱无力呀无力哭喊无力含住狮妈妈的乳头。蛇爸爸虽然是医生可也无能为力呀,于是呀蛇爸爸就去请药师佛。药师佛的疗救方法很古怪呀,他要蛇爸爸捡来没有用于建筑的新砖那,再把新砖放在锅里煮,然后把煮过的新砖架在狮宝宝周围。

哦,真的是神奇,狮宝宝发出第一声呐喊。如果故事就这样发展,或许狮宝宝还不能成为小白兔,既然命运之神为狮宝宝改写了生命脚本,狮宝宝就注定要扮演小白兔的角色呢,于是呀狮妈妈就成了导演。狮妈妈要让狮宝宝变得强大,她无法忍受狮宝宝软弱的哭闹,更无法忍受狮宝宝快乐玩耍,玩物丧志,于是狮妈妈用她那惊天动地般的嘶吼来震慑狮宝宝。狮妈妈的声音魔咒般灌入狮宝宝的耳中,于是狮宝宝的耳朵越长越长呀;然而这仍然无法改变狮妈妈声嘶力竭的怒吼,“你再哭我还打你!”狮宝宝不敢哭就让流出的眼泪往回淌呀,于是狮宝宝的眼泪就淌入血管呀,于是狮宝宝的眼睛就变成红色的了呀;然而狮妈妈继续施展着她那摄人魂魄的威严,“大人说话小孩少插嘴!”于是呀天真好奇的狮宝宝的小嘴在三缄其口后竟分裂成三瓣瓣呀。是的,狮宝宝终于在狮妈妈神奇魔法的教养下奇迹般地成为了小白兔……

这就是我的故事,讲的是一个小婴孩,他刚出生,离开舒适温暖的子宫他惊恐不安。其他孩子可以用哭声来缓解紧张压力和疏导情绪,而这个小婴孩却连哭的力量都没有。他饿、他渴却无力含住母亲的乳头,他把惊恐、愤怒、紧张和焦虑都埋藏起来,这是一个小婴孩能承受得了的吗?一连几天,这小婴孩不吃不喝不哭不闹,一个小生命就这样衰竭下去吗?他多想哭啊,可却无能为力。一个老中医让爸爸煮未曾使用过的新出厂的红砖,然后把散发热气的红砖架在他周围,经过如此这番的熏蒸,婴孩终于哭出声来了,发出第一声生命的呐喊。他终于活过来了,也许是老中医救了他的命的缘故吧,这婴孩长大后喜欢吃中药,煎汤和药丸他都喜欢吃,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其他人吃药丸时要把大药丸捏成一些小药丸。他不怕苦甚至有些喜欢,但他却喜欢哭,因为眼泪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重要。只是他哭不出来呀,都被压抑住了,每到有好的情绪状态时,他就会患咽喉炎,因为能量走到这里上不去了,这便是习惯压抑所造成的又一个典型的躯体化反应。

这孩子长到四、五岁的时候,有一天他举着杯子喝水,那杯子底下有一个“火炬”商标,这孩子很好奇,就举着杯子去看,不料水洒了,妈妈打了他。这孩子就哭了,妈妈说:“不许哭,再哭还打你!”被剥夺了哭的权利的孩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他哽咽着,满心的恐惧、满腹的委屈,不敢哭只好让眼泪流在心里。这孩子上学了,他无法把老师和妈妈很好地区分开来,只是当老师批评他时,他的眼泪簌簌流下,鼻头酸酸,心也揪得紧紧,至少老师不会像他妈妈那样说:“不许哭,再哭还打你!”

也许真的是因为巫婆一样的妈妈剥夺了孩子表达情绪的权力。这孩子在小学二年级时的一次考试语文得了100分,数学得了92分,他欣喜若狂,因为他以前从没考过90分以上。这孩子一路笑着回家,高兴得不得了,妈妈问他成绩,他都笑得说不出话了。妈妈就训斥他:“好好的,成什么样子!”孩子心头一紧,才把好消息告诉妈妈。那以后,这孩子却再也没有取得过这样好的成绩,也许好成绩对他来说得到的只不过是训斥而已吧。后来这孩子就很少情绪化了,即使动了感情也不愿意表达,看电影看到动情流泪时他会悄悄抹去眼泪,生怕让别人看见。心里有烦心事时他也不对别人说,见别人嘻嘻哈哈开玩笑他却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当别人遇到伤心事开始悲伤流泪时他却在想这有什么好哭的?他离情绪越来越远,以至于在爸妈生日时他想问候一下却又不情愿去做,只是让孩子代为表达。他独自啜饮幸福之泉孕育出的生命苦果,他想痛快淋漓地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他怀疑自己,当有一天爸爸妈妈离开这个世界时他还会哭吗?

哭是一种权力,生而为人的权力,妈妈为什么剥夺我哭的权力呢?我笑不出来又不允许哭,当笑和哭从我们的生命血肉中剥离之后剩下的不就是一具会行走的僵尸吗?我好羡慕那些哇哇大哭的孩子,嫉妒他们生命力的旺盛,哭声里回响着这样的声音;“我很有力量!你能把我怎么样!我打不过你,你也战胜不了我!”让孩子哭吧,用泪水浇灌,让生命之树常青。可悲、可怜、可恨、可鄙的是把微笑挂在脸上,把眼泪藏在心里,那是对生命的亵渎。

让眼泪流淌出来吧!让我哭吧,因为眼里有泪珠,心中有彩虹。

鬼故事里埋藏的宝藏

教授对我的隐喻故事感兴趣,也对我的梦感兴趣,他不轻易放过一点点蛛丝马迹而穷追猛打,试图探寻出症状背后的心理情结。。于是我对许教授说我也梦见过鬼,那是一个十一二岁的白衣无头少年,我还梦见自己割身上的腐肉放到锅里煮了吃呢。学了心理学,我知道那白衣少年无头鬼是我自卑和自责的心理情绪的反映,认为自己不够好才显得那样苍白,认为自己不够优秀才没脸见人,丧失掌控感与成长空间才没头没脑,而这故事源远流长。

是的,无头鬼是个少年,他在我内化了的支配故事的压抑下感到胆怯和哀怨,我太熟悉那些支配性的故事了。这个少年不止有哀怨,还有仇恨,也有惊恐。是什么样的支配故事有这么强大的能量,可以让一个花季少年哀怨、仇恨和惊恐?少年不害怕恐怖故事,再强大的敌人也剿灭不了一颗迈向成长之旅的心灵,因为敌人只能增强一个人的斗志,而来自最亲最爱的人的伤害才是最致命的,于是这少年就不再长大呀!他的心理年龄停留在十一二岁或者更小……

是的,正如许教授所说,少年没有很好地发展自己的掌控能力于是才长不大。那年他把家里扔在院子的一个旧铝锅卖了,换了钱借给邻居小孩买了一把刀锯,被妈妈好顿挖苦和责骂,人家孩子知道买刀锯砍柴而我就知道败家呀;当我带小伙伴在家里的水萝卜地里吃没长大的水萝卜时同样也没能逃过妈妈恶意的责骂,不允许出错就这样让少年背负上罪恶的内疚感;少年没有成长的空间所以长不大呀,老师来到每个同学家里做家访呀,而我回到家里就被妈妈当头一个巴掌说是从来还没让老师找到家里;少年看《三国演义》又是挨了妈妈狠狠的一个耳光,说是耽误了学习,于是少年的哀与怨转化成惊恐,那是无路可逃的惊恐;少年的心灵不再长大,而罪恶内疚感和哀怨以及惊恐却水涨船高铸成少年仇恨自己,同时也逃避亲密关系,少年不愿意让弟弟带小朋友来家里,少年还痛打弟弟责怪他不争气不好好学习,少年心中的愤恨就这样投射到了弟弟身上。

在家庭权力游戏中没有很好发展掌控感的少年,在最亲最爱的妈妈至高无上的权威魔咒下丧失了成长空间的少年,变得没头没脑就把仇恨、惊恐和哀怨投射给周围人的少年,人生剧本的主题就不可避免地与逃离和救赎有关,日后的命运也证实了掌控感以及成长空间丧失的危害,他会跌入陷阱,他会在仓皇逃亡中伤痕累累……

故事在继续讲述

小白兔一天天长大,成了沉默寡言,诚惶诚恐过日子的人。然而小白兔心有不甘呀,毕竟他的体内还流淌着狮妈妈的血液,他同样渴望冲天一吼而小兔子的秉性又一如既往地让他选择了逃离。生命在自然进化中就这样神奇,因为小白兔害怕听到风吹草动的声音,于是为了防护自己他的长耳朵就在慢慢萎缩退化呀;因为小白兔害怕看见大灰狼呀于是他的眼睛看东西时就越来越模糊以至成了近视眼呀;小白兔害怕自己在蹦跳着逃跑时被凶禽猛兽发现呀于是他的腿脚就消失了,于是它可以快速地伏地而行。小白兔害怕狮妈妈的怒吼呀于是把委屈和愤怒藏在心里,日久天长这些委屈和愤怒竟积聚成毒。于是小白兔病了,他已经失去了兔子的身形成了怪物。
    
于是呀,蛇爸爸就再去请药狮佛呀。药师佛还是用古里古怪的办法呀,他把一株玫瑰植入小白兔的身体呀,于是小白兔体内就充满了芳香的气息。小白兔口中的唾液也洋溢着香气,小白兔的手指还散发着浓浓的松树的芳香。小白兔好惊恐呀,还以为中了邪灵的魔法,于是就把自己浸在冷水里想要把体内的香气排除。好奇怪呀,在冷水里他竟嗅到了浓郁的药香,他的口中竟也有一种藏族酥油茶的味道。好神秘好神秘呀,也令小白兔好害怕好害怕。(这是我以隐喻的方式向许教授讲述的我个人的一次神秘体验)。在经历这一番折腾之后,哦,好恐怖呀,那小白兔竟变成了一条蛇呀。
    
小白兔是怕蛇也痛恨蛇的呀,当然它不喜欢蛇爸爸,因为蛇爸爸是近视眼看不到孩子的存在,因为蛇爸爸整日里沉默寡言也看不到他笑,甚至笑起来比哭还难看因为蛇爸爸根本就不会笑呀。蛇爸爸是怎样失去微笑的那要追溯家族的历史,不过那样故事太长,我们还是长话短说。也正因为小白兔血管里流淌着狮妈妈的血液呀,小白兔曾经在一天之内杀死四条蛇,他还吃过烤蛇肉呢。当然啦,这些都是让他后悔的事情……不过,小白兔的的确确变成了蛇。他就像蛇那样宁静,静静地读书、写作,参加活动时静静地聆听,几乎很少发言;还好,蛇比兔子坚强,它适应能力极强,虽然没有手脚也没有翅膀然而行动力却丝毫没受影响,特别是蛇具有很强的攻击性。更多的时候这种攻击性被压抑了成为蛇毒;蛇是近视眼,所以靠直觉思考,它对环境敏感,在相同地方的不同房间他都会感到或平静或烦躁不安或无法入眠呢。
    
就是这只蛇呀流淌着狮妈妈的热血同时也延续了蛇爸爸的生命。蛇是要蜕皮的,这只流淌狮子血液的蛇呀先是从事农艺的工作,因为蛇是医生,他要种植药草同时也制作伤痛膏。后来呀,他蜕皮了,就成为讲故事的作文教练呀;再后来,他又蜕皮了,成为写故事的自由作者;因为他知道药草和伤痛膏只能疗身而不能疗心。于是蛇发现自己也是有长处跟智慧的,比如“抬头吓破千人胆,无脚走遍四海天”,于是呀蛇也开始喜欢上自己了。
    
就这样,蛇不再像从前那样怕自己了,他开始接纳自己,接纳自己的冷酷,允许他有怨毒。是的,他冷漠,因为怕受伤害,自从狮妈妈代表上帝的意志把他逐出伊甸园并惩罚他成为仅能贴地面爬行的草根动物,他的自尊自信就被摔到了地上并成为碎片呀;于是他有怨毒,于是他心中有恨,埋藏的那样深,那是因为心灵受伤而产生的怨毒,然而他允须这怨毒存在。更多的时候,他不想说,因为他是沈默而宁静的蛇,其实外表平静内心里波澜壮阔。
    
蛇爸爸已经老了,不再为狮宝宝蜕变成的蛇延请药师佛了。虽然蛇爸爸和狮妈妈知道只有药师佛能让这流淌着狮妈妈热血也延续了蛇爸爸生命的儿子变成爬出洞穴的狮子,然而他们已经无力邀请药师佛了。药师佛是悬壶济世的心理治疗师呀,于是蛇在寻找……

能量的阻隔、压抑与宣泄

教授讲,心理学所说的阻隔作用,假如遭遇令人感到很痛苦或尴尬的创伤性困难时,把针对事件的认知与感觉等整个精神活动分离,可以有认知而没有感觉或有感觉而没有认知,这就是阻隔作用。这让我回想起在我上小学四年级时的一件事,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一天,听说商店进来麻花了,妈妈给我钱让我去买。我老早就等在商店外,很多人在这里等待买麻花。商店们一开,我第一个跑进去,我来到柜台前,举着钱还没等开口,人们呼啦一下就把柜台围住了。我被挤在柜台前面,挤得我胸骨好痛,人们伸长胳膊喊着买麻花。我被挤得一动也不能动,我的胳膊短,售货员无暇顾及我,我只有挨挤的份,却买不到麻花。我喊不出声音来,又不习惯哭,只是担心这样下去我会不会被挤死……麻花被哄抢没了,人们散去了,我的胸腔还在痛,我满腹委屈地回到家里想向妈妈述说。不料妈妈却大声训斥我:“连麻花也买不来,你有什么用?还能干啥!”我不敢哭,只好把眼泪咽到肚里。妈妈无法了解我的情绪,这样的情绪阻隔真是太可怕啦!

情绪被阻隔了,然而它依然存在,而且在无意识地寻找流动的管道。比如我会患肠炎,通过腹泻方式把压抑的能量泄掉,或者在情绪状态好时,正向的积极能量以饱满的热情往上走时却被压在咽喉处。比如前年一冬天我都在经受咽喉炎的困扰,要给学员上课呀,可一说话就咳嗽,真的很麻烦。一直在用药呀,什么老吴太太咽喉片、胖大海含片之类可没少吃,总算是有了好转。然而,23返回吉林妈妈家里,这咽喉炎忽然变得严重起来。要说起因嘛,家里有人吸烟,空气比较混浊确实让我产生不舒适的感觉。不过,这咽喉炎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呀!严重到不说话都要咳嗽啊,咽喉管里有咳不完的痰呀,我要不断发出呻吟才好受些。那是怎样的呻吟呀,那是跟哭声一样的呻吟,真是好恐怖。记得前几年的最严重的一次咽喉炎,我是打了十个吊针的,可也不像这次这么严重呀,哪一个咽喉炎患者会边咳边用哭一样的呻吟来缓解疼痛呢?如果能哭出来或许这咽喉炎真的就能好吧,可我哭不出来,只能发出那奇怪的呻吟,就跟哭一样,只要这样呻吟着咳嗽就能让自己舒服些……

家人看电视时我在这样哭咳咔痰,家人睡觉时,我依然如此,只得去看电视呀,看到困倦了才躺下。早晨也是早早醒来,因为要咳,要呻吟,要吐痰……只有吃饭时能把那些聚焦了的能量压服一时,白天在书店里看书都看不好,因为忍不住咳痰,又不能在那里呻吟,那样干嚎还不被人视为精神病呀!这是怎样的病痛,这是怎样的折磨呀!

就这样延续了两个星期呀,一直的就是这样的干嚎再加上吃镇咳去痰的药以及吴太、胖大海之类的药和消炎药等。这是怎样的痛苦经历呀,要说神秘嘛,就是感觉自己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力量就是想要发出那种哭声,那是咳出来的哭声。于是我就想起曾经参加过的精神分析研修班里老师讲过咳嗽特别是那种干咳往往在表达哭泣的悲伤情绪,哭不出来就咳嘛,咳的动作与哭的动作真的很像呢。看来我也是在用这样的呻吟来表达哭泣的情绪吧,被压抑的东西总要寻找释放的管道,它要出来才会感觉舒服。于是我想起刚来妈妈家与妈妈的一次谈话,是为我写过的一篇作文《妈妈,我想对你说》,那是我倾述幼年时被妈妈苛责的严厉管教的不满和委屈,我的那些想法妈妈无法接受,于是我的咽喉炎就严重了,那个受伤的内在小孩的情绪没有被他最亲最爱的人所接纳,于是他愤怒了,他不停地以特殊的方式哭呀嚎呀,可把我折腾惨了,那个内在小孩怎么有那么大的能量?有谁会相信一个大人体内还有一个内在小孩?说他神秘呀,因为他真的存在呀,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吃了那么多药都不好。那时我就在想呀,看来只有巫术能镇住那愤怒的内在小孩吧,他不只愤怒,还委屈和悲伤,可到哪里去找巫师呢?没办法,只好听任那内在小孩去哭好啦!有了这样痛苦而神秘的体验,让那内在小孩充分倾倒他的委屈、烦恼、愤怒和悲伤,以后的我或许会少些干扰吧……

与慈悲的能量连接

下午许教授放音乐,让大家体会音乐意象或音乐故事。我的脑子里便浮现出这样的隐喻影像:在一个有着山间流水和鸟鸣的树林里,有位猎人在寻找他的猎物。他看到了一只鹰并举枪瞄准,枪响鹰落;猎人去找那只受伤的鹰,不小心跌了一跤,手里的枪也失落了;猎人是不能离开枪的,于是猎人爬起来去找他的枪;找到枪以后猎人便奔向那鹰跌落的地方,结果发现鹰不见了,附近有药草,一定是鹰在为自己做了疗救后飞走了;猎人感叹鹰的智慧,同时也察觉到那鹰飞得这么低说明附近有它的猎物;猎人四处寻找,果然在附近发现一只惊魂未定的兔子,猎人举枪瞄准,正要扣动扳机时却把枪放下了。猎人没有打到猎物有一丝惆怅,而他的恻隐之心让他选择了放生,心中亦有一点点安慰以及感恩的情怀……许教授还是没有刻意分析这个音乐故事,他相信隐喻的内涵会自动自发地浮现在我对情绪体验的感受里。

教授对我说:“请用一个关系隐喻来表达你和妈妈之间的关系。”我想了想说:“一只高大而消瘦的母狮子和比较小一些的年轻狮子。”“请年轻狮子对那母狮子说一句话。”“妈妈,我们一起去捕猎吧?”许教授听了我的回答便开始讲故事:年轻的狮子开始认真地觉察自己,我已经长大了呀,为什么会觉得妈妈身体比较大呢?哦,是我所站在的位置,是我看问题的角度……年轻的狮子想起沙漠里小狐狸的话“世上没有高山,只有仰慕高山的人”,于是年轻的狮子发觉自己并不比妈妈弱小,反而是更加强壮,干麻还要依赖妈妈羽翼的呵护?妈妈那么瘦弱,该让她在家里休息了。于是呀年轻的狮子对妈妈说:“妈妈,我长大了,可以独立去捕猎了。我知道你会为我祝福的,我也会经常想起你,与你的生命能量做连接。”是的,母亲的生命能量是慈悲的,是最具爆发力的潜在能量。与其阻隔它,不如连接它。是的,还有父亲的能量。是的,沙漠里的小狐狸告诉我,父亲是天空而母亲是大地。于是呀年轻的狮子去捕猎了,当恐惧和孤寂幽灵般向他扑来,他就会连接上父亲那森林之王的梦,这个未完成的梦想注定会延续到自己的身上;他也会连接上母亲那大地样忍辱负重也火山样爆发出冲天巨焰的生命核能,随时准备喷涌而出……

教授的故事讲完了,他的故事让我联想到放音乐时我产生的猎人意象,我看到受伤的鹰包扎好伤口然后扑扇翅膀飞向蓝天,我看到惊恐的小兔子察觉到猎人把枪放下后的恩宠,于是呀无论猎人、鹰还是兔子都有了生存下去的勇气与力量。对了,许教授刚刚送我一本书的名字就是《超越死亡:恩宠与勇气》……为了表达我对许教授的感激,我讲了下面的故事:

洞穴里有一只做梦的狮子,它已经沉睡了数十年,本不该躲在山洞里的狮子就这样酣睡,鼾睡,酣睡着同时做梦,小白兔在它的梦里逃得无影无踪。做梦的狮子最惊羡的是妈妈那冲天的怒吼声震六合,
然而惊醒的不是狮子,而是冬眠的蛇从石缝里爬出,而蛇对惊天动地的狮子吼,既恐惧又艳羡……
    哦,抬头吓破千人胆的蛇呀其实最最柔弱,在人们看到它如钢索般扭动身躯以及猛攻敌手时,它却在做着一有风吹草动即逃之夭夭的兔子游戏。是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就是在谈论蛇的故事,在洞穴里酣眠的狮子梦里,在母狮子愤怒的吼声里,洞穴里做梦的狮子变成了蛇是一种非常另类的蝉蜕。
    另类的蝉蜕呀狮子变成了蛇,于是追逐也蜕变成逃离,狮子就这样酣睡,在酣睡中迷失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森林之王的梦破碎成残片,而残片又拼成惊恐的插图。那有疗愈价值的蛇毒和蝉蜕呀把狮王的梦藏在了哪里?无脚走遍四海天的蛇呀你在一路寻找,寻找狮子真实的梦,是呀,狮子做了几十年虚幻的梦在梦里出现最多的是惶恐。
    “你是狮子,你是狮子”蛇听到一只年长的狮子的呼唤呀,是的,那狮子在呼唤蛇呀。于是那蛇就回首看了看自己,可从哪里都看不出是一只狮子呀,于是它就摇头兀自走开。那年长的狮子的声音尾随着那来到水边喝水的蛇呀,“你是狮子,你是狮子”狮子梦里的蛇呀就看到水中的狮子,于是蛇的梦醒了,狮子的梦也醒了,做梦的狮子爬出了洞穴……

飞蛾扑火与生命重生

是的,参加许金生教授的全人心理学高级心理教练课程真的有一种浴火重生的感觉,鉴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原因我无法把许教授的课程内容一一披露。许教授喜欢用音乐通心,也喜欢用隐喻故事超越意象对话诊疗局限性,他不分析,不下结论,充分相信来访着生命潜能的释放,于是心理治疗对于他而言可以做得从从容容。在许教授的音乐和故事场域里,我感受到了大自然的能量浩浩荡荡,奔流不息……下面谨用一个隐喻故事来表达我这份生命重生的感觉,作为这篇文章的结束语:

在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惊雷响过之后呀,那蛰伏了一冬天的蛇就爬出了洞口,爬出洞口的蛇呀还带着惶恐和疑惧,带着对往日寒凝大地的惊恐和疑惧,以及刚才那震天动地一声吼的心有余悸,还有对未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颤栗,失去伊甸园的蛇呀拜大地俯首称臣的日子里,觉得颜面顿失的蛇呀梦里却是一只咬破茧壳飞身而出的蛾子,那蛾子义无反顾地扑向那团红红的火球呀,那红红的火球已不再是长大的人拉着一个长不大的小小孩了,那红红的火球是两个人合而为一,那长不大的小孩已经得到疗愈与大人合而为一呀,于是那火球更红了于是飞蛾扑火变成了蛇族永恒的梦。
    
惊恐的蛇压抑了它强烈的攻击性,于是这被压抑了的攻击性就被酝酿成为蛇毒,为了克服惶恐和疑惧这懦弱的蛇呀心甘情愿,耳也不聪眼又不明于是呀它就有了超感觉的能力,它能感觉到当人们走过来看见它时的惊恐,这惊恐的能量瞬间就会传递给惊慌失措的蛇呀,再由惊慌失措的蛇回传给那看见它的人呀。其实蛇在平时就积聚了太多怕怕的能量呀,于是它才冷冷的于是人们见到它就能感受到怕怕的能量呀。为了实现飞蛾扑火的梦呀为了完成对上帝重返伊甸园的承诺,为了能够在浴火之后重生这英雄母亲的蛇呀,这血管里流淌着狮子热血的蛇要灵魂永生呀要灵魂永生。
    
蛇要像鹰一样飞翔像鹰一样建构翅膀,天使般飞翔的翅膀呀左臂用来帮助自己右臂用来帮助别人,蛇的眼睛要像鹰一样神明犀利的目光虽炯炯有神呀人们却不害怕,因为我们的目光里有太阳呀任何人的目光里都有太阳,当回避目光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星星虽有光亮却又寒冷。蛇也要像蝙蝠那样学会用声纳探寻方向,害怕是因为不了解,当看得见听得清一目了然地熟悉时恐惧就灰飞烟灭了。不过蛇也要生出刺猬样的皮毛知道什么时候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是的刺猬从来不用它的剑戟来伤人而是成为另类的盾牌呀,温和的刺猬慈祥的刺猬呀。蛇还要学习猫眯的聪明伶俐和乖巧讨人喜欢的猫呀,无声无息地游走上蹿下跳地嬉戏与奔跑,天使的猫呀是动物世界里靓丽活泼的女孩。
    
在飞翔中驯养小鸟可以在攻击性防护中驯养英雄气概,在小河边驯养游泳的鱼呀在草地自由奔跑的路上驯养小昆虫,蛇就这样在日复一日完成着它的驯养工作呀。飞蛾扑火的梦在燃烧呀那由冷和怨凝聚成的毒汁就溶化了,溶化后的汁液不但变了颜色还改变分子结构呀,最是神奇的是它在溶化以及溶解之后就酿成生活的蜜呀,那飞蛾的翅膀经过浴火的涅盘分明已成为老虎的健壮腿脚,烈火中煅烧的精灵呀在继续转化呀经过这一番蜕变的蛇呀,先是成为老虎然后是狮子这蜕变的蛇呀,如今他更加欢喜经过浴火重生的蛇呀如今他更加可爱,重返伊甸园的蛇呀而今已成为狮子在智慧树下静思己过呀,灵魂生出翅膀呀簇拥着成千上万朵各种颜色的幸福玫瑰。
    
这就是蛇的历史呀这就是蛇的职业生涯,在与火狐狸相互驯养的缠绵里,他由蛇蜕变成老虎然后转化为狮子,在过程里为这美丽的世界建造一座温馨的玫瑰花园,无论大树还是小草也无论石头或是小花,我们在这里赤诚心肝胆相照,天涯路风雨同舟……

 

李永强 2006年5月11日

 

【作者简介】李永强,故事文化传播者,中国大陆隐喻心理治疗的最早推广人,并提出十二生肖生命原型理论,受李氏先祖老子《道德经》启示发明中国九宫格作文,主要从事李氏作文围棋、“彩虹人格引领童话人生”阅读计划以及“少儿情绪伤害疗愈系隐喻故事”的研究与创作,其隐喻治疗代表作是《做孩子贴心的故事妈妈:隐喻故事魔法术》(原名《隐喻故事心理辅导的旅程》),已由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821842



TAG:

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