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谷开来杀人心理因素探讨

2013-04-07 17:57:01

薄谷开来杀人案引起了全国关注。她曾经被称为“中国最美丽的律师”(  中华网·强国论坛,2009-12-19),事发前是北京开来律师事务所所长。她出身名门,父亲谷景生是著名的“一二·九”运动发起人之一,后任总政治部副主任、新疆区委第二书记。母亲范成秀,为范仲淹的后代,抗战时期太行山区著名的才女、妇救会干部。她毕业于名校北京大学,本是科法律系,后又攻读北大国际政治学硕士学位。她多才多艺,她创作的《我为马俊仁当律师》、《胜诉在美国》都是文坛畅销书。她会弹一手好琵琶、钢琴。据说《毛主席逝世》那部纪录影片的琵琶伴奏,就是她演奏的。她更不一般的是,她的丈夫,是原中央政治局委员!

    如此出身,如此才学,如此显赫地位,却要杀人,这正是令人震惊,令人大惑不解的地方。

    任何犯罪,其原因都可以从个体和环境两个因素来追溯。

   

    一、个体的因素是心理健康有严重问题

据官方新华社记者李斌、杨维汉2012年8月11日报道:“在案件审查起诉阶段,薄谷开来聘请的律师向检察机关提出了对薄谷开来案发时的精神状态进行司法精神医学鉴定的申请。检察机关经审查,依法委托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对其进行鉴定。专家鉴定组在查阅病历、讯问笔录、证人证言,与被鉴定人薄谷开来单独交谈并进行讨论分析后认为,薄谷开来曾先后因“慢性失眠症”、“焦虑抑郁状态”、“偏执状态”等接受过治疗,使用过抗焦虑抑郁、镇静催眠药物,甚至合并使用过抗精神病药物治疗,但疗效并不持久,并且对镇静催眠药物也形成了一定的躯体和心理依赖,并致精神障碍。但是,被鉴定人本次作案有明确目的和现实动机,作案之前经过了预谋准备,如向他人索要并存放毒药、策划将被害人带到重庆、安排作案地点等;对作案环境辨认良好;存在较强的自我保护意识。综上,被鉴定人薄谷开来对本次作案行为性质和后果的辨认能力完整,控制能力削弱,应评定其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乃中国这方面的权威机构。他们的鉴定应该是准确。显然,薄谷开来是心理健康有严重问题的人。这里比较关键的是“使用过抗焦虑抑郁、镇静催眠药物,甚至合并使用过抗精神病药物治疗”,大家知道,有心理问题,如果不是到了严重的程度,一般很少有人会去吃药的。而且,她吃药已经吃到“抗精神病药物”了。“对镇静催眠药物也形成了一定的躯体和心理依赖”,导致了“精神障碍”。说明了她的情况不轻,用药时间已经较长。

所谓“偏执状态”是指有偏执妄想而无幻觉的状态。它的起病多徐缓。它既无偏执狂那样有系统性的妄想,又与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的妄想分散、荒诞离奇、伴有幻觉,并且发生人格衰退等不同。有学者认为偏执状态似乎是介于偏执狂和偏执型精神分裂症之间的一种状态。偏执状态的患病率比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少,而比偏执狂多,目前尚没有该病的确切发病率统计。该病病人可照常工作,甚至可圆满完成任务,往往不去求医。

它的特点主要是妄想。常见的妄想是被害、嫉妒、诉讼、钟情、夸大、疑病等形式。妄想有系统性,但结构不严谨,有牢固性,但又不及偏执狂。其妄想接近现实,往往涉及家人、邻里和同事,一般不泛化。患者多无幻觉,很少人格衰退。他们总认为自己是完全正确的,意志很坚强,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以上参照《百度百科》,有改动。)

以上这些特征,用来看薄谷开来,似乎是对路的。

据上述记者报道:“薄谷开来供述,她和儿子薄某某同尼尔-伍德结识后,她曾介绍尼尔-伍德参与一公司的中介代理以及参与一土地项目的前期策划(实际未开发),后尼尔-伍德因索要报酬等问题,与她及其儿子薄某某产生矛盾,并对薄某某进行人身威胁。公诉人当庭出示的尼尔-伍德和薄某某的多封往来电子邮件显示,双方矛盾因上述纠纷导致逐步激化。公诉人当庭出示的证据显示,薄谷开来获悉这些情况后,认为尼尔-伍德已威胁到其子人身安全,决意将其杀死。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的薄谷开来供述称:‘在我看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威胁了,而是正在发生的事实,我必须拼死制止尼尔-伍德的疯狂。’”

从这段报道看,我怀疑薄谷开来的杀人动机就是来自她的“偏执状态”。注意:公诉人当庭出示的尼尔-伍德和薄某某的多封往来电子邮件,所显示的只是双方的“矛盾逐步激化”,并没有说是显示了尼尔-伍德要加害他们母子。根据上面的报道,是薄谷开来主观认为尼尔-伍德对她的儿子进行了人身威胁。薄谷开来后来又说:“在我看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威胁了,而是正在发生的事实,我必须拼死制止尼尔-伍德的疯狂。”所谓“正在发生的事实”,就是已经在加害了。这看来很可能只是她一种妄想。注意:她说的是“在我看来”,并没有提到证据的问题。如果薄谷开来拿得出证据,尼尔-伍德的确加害了她的儿子,至少是进行了人身威胁,也许她的判刑还会轻一点。

如果尼尔-伍德已经处于疯狂状态,在加害她儿子了,还跑到重庆来与她见面干吗?他不知道薄谷开来与重庆有什么关系?

薄谷开来要“制止尼尔-伍德的疯狂”,为什么又非得用这种犯罪的极端方式?难道说,我们认为谁对我们有危险,我们就可以把谁杀了吗?看来薄谷开来的思维方式,是不同与一般人的。

二、环境的因素是腐败

在我们体制内,一些人的腐败,正是薄谷开来犯罪的环境因素。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郭维国、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总队长李阳、重庆市公安局技术侦查总队总队长兼渝北区公安分局局长王鹏飞、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王智,这一连串在公安系统的担任要职的人,都参与了对薄谷开来的包庇。据上述记者报道:他们“通过制作虚假走访笔录、隐匿物证等手段掩盖其到过现场的真相,并商定将尼尔-伍德的死因确定为酒后猝死,不作刑事案件立案,且通过做工作,使尼尔-伍德家属认可了酒后猝死的结论,并不做尸体解剖,就地火化。”他们为什么敢这样做,是因为薄谷开来特殊的地位。

再说张晓军,本来是一个勤务人员,应该是拿国家工资吧?却如此深入地卷入,成了谋杀同案犯,亲自下毒。他为什么敢这样做?是因为他感觉是安全的,有人会保护他。

而于薄谷开来,她对实施谋杀,事先也会有评估,也许正是估计即使事发,也有会包庇她。她感到自己所处的环境有足够大的安全系数。

 环境因素可以转化为个体心理因素。“我们认为谁对我们有危险,我们就可以把谁杀了”,——正是这样的环境,才使这样可怕的价值观念逐渐进入了薄谷开来的潜意识。



TAG:

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