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生命

2011-03-21 23:45:55

生命

 

许金声

 

别叹息人生只是瞬息即逝的梦境,
别怀疑爱情只是虚无飘渺的幻影。
切莫让悲哀给自由的精神铸造镣铐,
切莫让美好的心灵在生活的沙漠中枯萎。
坚守住自己灵魂深处不灭的火焰,
愈痛苦便要燃烧得更加炽烈光辉!

 

黛玉用落花寄托她的忧郁;
王子在生死的边缘焦灼地犹豫;
马丁如圣洁的天鹅葬身于苍茫的大海;
安娜在奔驰的列车下粉碎了莹骨玉体;
……多少我亲爱的哥哥姐姐们哟,
为什么夭折了青春勃发的生命?!

 

象浮蝣一样短促而渺小的生命呀,
为什么这样怯懦?这样随波逐流?
有什么值得留念?忍得苟且偷生?
象蛆虫一样盲目而丑恶的生命呀,
与其懵懵懂懂地在腐臭里挣扎、蠕动,
不如痛痛快快地在爆炸中灰飞烟灭!

 

我曾在纯真的童话里生长,
驰骋着神奇奥妙的幻想;
我曾在幽静的"天鹅湖"荡漾,
沉醉于令人心荡神游的梦想。
光阴一年又一年催离着旧梦,
幻想毕竟不能最终满足生命,
苏醒的眼睛满怀真挚向现实瞩望。

看那喧闹拥挤的大街呵,
有多少灵魂在人海中沉浮!
即使有深情的"安多纳德"哟,
也枉独自在天涯揽镜自伤!

 

我虔诚的把真情呈现给现实,
现实却冷漠的只报以"失望"。
难道真挚的热情永没有报偿?
神圣的理想只有向庸俗败降?
在现实中我又把热血抛洒,
贫瘠的生活依旧寸草不长!
难道这片寂寥的处子园地,
永远也闻不到玫瑰的芳香?

 

我曾在那阴森浓密的山林里,
像一头大象似地盲目乱窜;
我曾在那浩瀚迷茫的大海边,
久久地凝视天边的几点白帆;
在奔腾不息的大江之岸,
我震惊于大自然粗犷的力量;
在耸入云际的高山之巅,
我渴望能融入宇宙的无限。

 

我奔波,我思索,我探求,
一股内心深处的力量使我骚乱不安;
我希望,我憧憬,我幻想,
压抑的热情酷似爆发前的火山;
我失望,我孤独,我茫然,
痛苦的心灵解答不了可怕的疑难:

啊!
宇宙茫茫,哪儿是我存在的地方?
悠悠时间,我的生命是在哪一瞬间?
真理、真理,何时听到过你悦耳的歌声?
爱情、爱情,难道你只存在于梦幻的心?

 

呵,痛苦的心灵解答不了可怕的疑难,

巨大的失望又使我入坠万丈深渊。
在那痛不欲生,心如死灰的时刻,
内在的黑暗如地狱阴风惨惨。
啊,无尽的空虚哟,无底的深渊,
一颗活生生、赤裸裸的灵魂在低声呜咽!

如果说世上的一切都已烟消云散,
冥冥中依稀有生之意识若隐若现:
恍惚中轻轻把先贤哲人们呼唤,
顽强的生命不肯留弃在绝望的深渊。
青春就要湮灭在无穷的时间里,
最后的时光一定要激起万倍生愿!

 

啊!
让那些美妙的音乐重返我的心间,
让我又重新回到新鲜的少年!
啊,--听啊,
那"悲怆"的旋律抚慰了惨淡的自我
那宁静的"夜曲"恢复了奋斗的疲倦;
那热情的号角吹彻了广漠的心田;
那不屈的英雄重向那险恶的"命运"宣战!

 

也许,我又昏昏沉沉地做梦了,
冒险的船搁浅在太平洋的孤岛旁,
在一场恐怖的暴风雨后苏醒过来,
摇摇晃晃地爬上这荒芜人迹的地方。
隔离了人类,断绝了一切交往,
鲁滨逊仍充满了求生的欲望!

 

也许,我又在迷迷糊糊地幻想了,
现实的打击还不够深,也不够强,
咬住牙挨过了"最沉重残忍的耳光",
迟钝的心灵仍然没有爆发出疯狂。
硬起头偏要去寻找最最强的刺激,
方能够摆脱着麻木僵滞的不痛不痒!

 

也许,我又在飘飘然地陶醉了,
高热中念叨着"不为成功,只为信仰!"
炽烈的生命只懂得激昂地散发光热,
哪怕那最后只是在一片虚空中消亡。

生命啊,既然"上帝"点燃了你,
你就应独立狂飙,风大火愈狂!

永不熄灭的生之火焰啊,
你孤寂地燃哟,疯狂的燃!
烤暖我这寒冷僵硬的身躯,
照亮那前方漫漫无际的黑暗!

热爱生命,这就是人生的真谛!
热爱生命,这就是尽美尽善!
(写于1976年)

 

   (后记:记得还是5岁的时候,夏夜,我依偎在慈父的膝下……刚刚进了幼儿园,学习了几首歌曲,我一首一首地歌唱。唱完了,又躺到父亲的膝上,抬头仰望夜空。当我看见那满天的繁星一闪一闪,浩瀚的天空渺无边际的时候,心中立即产生一种奇妙而不可思议的感觉:“爸爸,天有没有边?如果有边,边之外又是什么呢?”记不得父亲是如何回答我的了。也许并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而已。我的好奇心仍然不减,我感到,如果天没有边,同样是不可思议:“如果天没有边,那么天又是什么样子呢?一种东西怎么能够没有边呢?”这一记忆,具有“人生脚本”的意义,我的一生正是具有这样“终极关怀”、不断探索的特征。

    又过了10年左右,在我进入青春期之后,我的问题变成这样的了:“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生命的价值在哪里?”宇宙的无限性的问题仍然使我感到困惑:既然宇宙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无限的,那么人无论怎么存在都是没有意义的。

    又过了十多年,正如屈原所感叹:“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一直在人生的道路上苦苦探索着。这首诗,是我在青年时期经历一次生活和精神危机后的作品。

    在那个时候,无法预知今天的样子,但今天明白当时何以会如此,我一直在与死亡作斗争。最近几年,在有了一些对“大我”的体会之后,个体生命的有限和宇宙的无限的矛盾才算有了一种解决。)


相关阅读:

TAG: 热爱生命

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