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ing

老人与烟

2010-07-27 18:11:28

   中午,每天要花几分钟,从乌鲁木齐南路走到建国西路的林紫小楼,吃一顿热闹的集体午餐。

   乌鲁木齐南路的这一段远没有陕西南路或者襄阳路那么风光,没得啥好闲逛闲逛之地。一路走过去,只有一家小小的外贸服装店,一家包包店,两家快餐店,一间好像没什么生意的发廊,一家五金店,一家杂货店……养眼的是街两边列队而立的法国梧桐,枝桠长得觥筹交错,像给路人撑起了一张密实的大伞,炎炎列日被挡在绿荫之外,漏下来的光影,完全是一幅色彩斑斓的印象派画作,而那个曾祖母级的吸烟女人,就常常出现在画里。

   其实她不算是在吸烟,因为每次看到她,烟都只剩下屁股,所以我有些怀疑她是捡别人的烟头过过瘾。她很老了,伫着一根看不出什么材质的拐杖,驼着背,用力吸都快熄掉的烟尾巴——还没见过吸烟吸得这么狠的,有一次看到她拼命地在拐杖上晃,看得仔细点原来是在咳嗽,而她的手还执着地把烟尾巴塞到嘴里去。

   另外一个黄梅雨天,雨淅淅沥沥地从梧桐树上滴下来。这次看到她没吸烟,她半蹲着,撑在拐杖上,地上有一盒打翻了的盒饭,她一粒粒地捡起米粒,放进嘴里。

    心很酸痛。

    就跟若干年前看到张爱玲孤独地在美国的公寓里离世的新闻,原来人真的会跟断线的风筝一样,支离破碎地随风跌落在不知道那个角落,无人问津。

    这一段街,曾经是老上海别墅云集之地,住着一些极风光的人,不知道这个老女人的身世,她的那些曾经的光阴,那些快乐或者不快乐,一转眼就翻过去了——她爱过吗?被人爱过吗?是不是本可以过得更好,现在却无力回天?那个风烛残年的身体里,藏着多少的心事?或者,岁月会把什么都抹掉,只剩下一点点对烟的瘾头?

    从乌鲁木齐南路到建国西路,右转,就会路过一个幼儿园。前不久幼儿园刚刚庆祝了自己从解放区南迁上海60年。在平日的中午,幼儿园铁门都紧闭着,孩子们估计都在睡午觉觉,所以看不到喧闹的场面;在暑假更是安安静静的,但从园子里传出来宁静祥和的气氛,好像有满满的希望和一望无际的人生可能性……

     每天这样前面是古人,后面是来者地游历一番,我告诉自己:也许,一天一天浅浅淡淡的快乐,才是最真实的吧?

  


TAG:

窗外的风 删除 十一 发布于2010-08-23 17:33:16
记得有年每天都会经过苏州河边一段矮墙,上面总是街头艺术家的涂鸦作品,每次都忍不住盯着它们从车窗边掠过,延绵有几百米...因为家就在那不远处,一直想着某天专门地走过去,一篇一篇地看。可是直到搬走了,从没去过。
记忆中的片段,都斑驳了,只有当下最好,因为它们都会成为记忆。
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