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理学解读奥黛丽.赫本的生死命运

2010-06-13 14:01:58

 

     前两天回老家,晚上借宿好友烨家。睡前她捧上她的偶像奥黛丽.赫本的全套传记。有生平画册传记,有照片集,有她儿子写得回忆录。全部从头到尾翻看了一遍,其中写得最有感情,最真挚,最体现活生生的全面的赫本的还是那本儿子为她写的《天使在人间》。

     奥黛丽.赫本,在很多人心中,是完美的好莱坞巨星,她独特的气质魅力就是:高贵、优雅、美丽、美好的代名词。在电影的殿堂里,她是典范,她是一片纯真的净土。这是大众知晓的赫本。

     好,下面我讲的将是一个女人的一生,拨开她电影明星的光环,我们来看赫本的生死连接。

     六岁时,父亲抛下整个家庭,一去不回。父爱的缺失,影响着她后面的婚姻。那份伤心,奠定了她一生的情绪基调。那份忧伤,是她特殊气质的底蕴。

     二战时,由于身在波兰,由于遭遇饥荒,身无分文,几乎被饿死,身材从此只能是干瘦扁平型的体型,一生没有忘记饥饿和死亡的感觉。最后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救助,这似乎冥冥之中注定了她在生命的后期用自己的爱和身体去回报这个组织,把这份救助回报给更多同样因为饥饿在死亡线挣扎的儿童。

     在控制欲颇强的母亲照顾下,卖力追逐自己的芭蕾梦想,19岁被宣判不具备优秀芭蕾演员的先天条件。

     三段婚姻,前两段相继维持13年、11年后以离婚告终。父亲当初的离家出走,给赫本情感世界造成很大的创伤,这创伤带来根深蒂固的遗憾的怅惘感。不管她怎样为婚姻和家庭放弃自己的如日中天的演艺事业,一放就是九年,安心的在厨房做饭,在花园种花,孕育和抚养两个孩子,跟着心爱的宠物狗在屋后跑步,热爱和享受生活,但是,仍然没有能够夫妻间的渐行渐远。可能她太想要给自己给孩子一份完整的家了,这份超过常人的渴望和放弃,反而带给男人太大的心理负担和压力,他们更需要在“招蜂引蝶”中去寻求一份轻松感。

    赫本生命最后的十二年,服务于联合国儿童基金救助会,最初身份是志愿者,薪酬是1美元,最后是亲善大使。用媒体聚光灯对明星的她的追逐去告诉更多人非洲儿童的真实生活状态。在这期间出访了85个国家,尤其是一些深受战争创伤的非洲国家。

    没有办法改变那些儿童的生存状态,让赫本深深的无奈和悲伤,她说,“我做不到将上层和下层连接起来”,她无法消化她那么多感同身受的饥饿感和无助感。她无法再心安理得在自己发达和平的国度里享受美味,坐头等机舱。她心里最深处的共情和同情,想要让自己和那些孩子在一起,用某一种方式体会他们的痛苦,体会他们的无奈,陪伴他们,因为,她本来就是这些孩子的一分子,在她最幼年的时候。

    于是,忠诚的身体,接受到了太多她潜意识的渴望,用自己的疾病成全了她的心愿。

    来看看她的病和病状。

    当然是癌症,癌症多为心理问题所致。最初发病的部位是在胃部。胃部是连接身体上部和下部的部位,是消化食物的主要器官。胃出了问题,赫本身体的上部和下部也无法和好的连接起来,真是多么形象的疾病啊。症状是无法吃午饭,(午饭又是连接一天上午和下午很重要的一餐)只能靠打营养液来补充中午需要的能量。她说“索马里的孩子们饿得没有食物,无法进食,只能通过输液来补充营养,我终于和他们一样了”

    后来是阑尾炎癌,阑尾是一个已经退化的无用的器官,里面储藏了太多身体消化不了的食物,也隐藏了太多赫本消化不了的情绪。癌症转移到结肠。63岁的赫本死在自己的家中,她也是希望在自己心爱的瑞士某个小村庄的家里离开人世间。

     她对非洲儿童深度的悲悯,对改变不了的现实有太多的悲哀和无奈,就象她的身体抵挡不了癌症的侵袭和扩散。

     她无法做到心安理得的优雅地生活在美丽的无战争无饥饿的国度。

     她以自己的死亡,实现了最深的陪伴。


TAG:

我来说两句

-5 -3 -1 - +1 +3 +5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