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离婚为结局的婚姻咨询不是失败

    2009-12-16 14:24:52

    作者:马 丽

     

     

    把婚姻咨询坚持下去,并且有好的结果咨询,一个重要的前提是——

    夫妻两个人都同时愿意为了挽救婚姻,去再做一些努力。

    这必须是两个人共同的咨询目标,也必须是两个人真实的,真正的共同的咨询目标。

     

    但是,在做过的很多夫妻咨询中呈现的状态却是——

    看上去两个人一起来咨询了,由一个人填写的表格上也写着咨询目标是改善夫妻关系或者挽救婚姻。

    咨询中,我能清楚的观察和感觉到两个人的“志不同”。

    真实的情况是:

    往往,一个人已经一只脚迈在婚姻之外了;

    往往,一个人已经在心里放弃对方了;

    往往,一个人早已远离了;

    这些从两个人不同的神情、语音语调、同一件事情的表述、看对方的眼神、对咨询的期望和重视程度等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婚姻咨询,并不是调节居委会,硬把两个人往一起拉。而是呈现给他们每个人他们自己真实的内心需求,和现实的婚姻状态、伴侣关系。是通过咨询让他们自己认识到到底想要过什么样的婚姻生活,身边这个人究竟还可不可能和愿不愿意和他共同走下去,让他们自己看到在这段婚姻中他最深层的感受、情绪是怎样的。婚姻咨询的目标,不是确保两个人不分开,而是让他们去面对自己的内心,面对自己的所有感受,自己去做一个最能接受的选择。

     

  • 国际EFT情绪取向治疗培训心得

    2009-06-03 10:42:13

     

        咨询师在做夫妻咨询时,经常会陷入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的局面,很多对个人咨询适用的方法,尤其比如“共情”,在同时面对立场对立、矛盾冲突的夫妻双方时就无法再使用,对任何一方的理解和支持,都有可能招惹对立方的不满。EFT教会我们如何能同时共情到对立双方夫妻两人的情绪。

     

       在面对冲突厉害,情绪冲动的夫妻咨询中,仅仅靠咨询师的感受力去发现和揭示夫妻之间存在的问题及原因,那恶性循环着的互动模式,是没有什么用的。而在这个无用之下再给出的建议和方法,有可能在咨询中夫妻双方会屈服于专业权威而勉强接受,但是回家后未必会采纳建议,即便去尝试新的方法也未必有效,更不会长久有效。很高兴,EFT解决了这个问题。

     

       学习EFT后,我更会尝试去察觉来访者以及亲人朋友们那表层情绪表达背后的深层情绪,更会去理解那些表现在表面上的不满、指责、抱怨、沉默、逃避等背后的依附关系和心理需求。EFT让我们的感受力更深广了一层。

     

       学习EFT后,对以后的夫妻咨询、婚姻咨询更有了信心和全盘把握,咨询将更有脉络和系统性,方向感和治疗目标将更清晰,更清楚的知道自己每一步需要怎么做,为什么要这样做,每一步的推进都将走向哪里。我喜欢这样清晰的感觉。

      

        期待6月份EFT培训的第二阶课程,希望在三阶结束后能通过考核成为合格的国际认证的EFT婚姻治疗师。希望能给更多在不幸福的婚姻中挣扎的夫妻带去帮助。

     

  • 清明节,请别忘悼念那个被放弃的生命

    2009-03-30 12:12:29

    清明将至,感慨心中想要悼念和哀思的长辈亲人都在老家,远在上海实在找不到一处适合烧纸悼念的地方。

    每个节日都有它自己的情绪和掀起的每个人心底的那些和节日有关的情绪。

    周五上班途中,自己边开车边给自己做意向对话。

    在好友东霞的鼓励下,去深入自己的意向,深到更深处的潜意识中,探索那个永远也填不满的空洞的根源,根据她的建议让那洞里去长出东西来,长出树来。

    意向中,让那个洞里一棵参天大树拔地而起,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看着让人欣喜。瞬间,树叶枯黄,纷纷落下,枝条也枯黄硬脆,最后看那树干也枯死。一切在瞬间改变,不可阻挡地。

    我看着枯树发呆,决定斗胆去树根处看看那土壤里是什么,是什么让这树枯死。

    树根处,是粉红色的一片碎肉,类似肉糜。第一感觉,是心碎,是一颗破碎的心,碎成肉糜。

    盯着那肉糜看,想要看出更多的东西,总觉得还有东西。

    然后,看到一个小小的裸体的男婴,那是7年前意外而来、最终被无奈放弃的我的儿。

    看着他,我的眼泪顿时就哗地留下,抱着他,伤心地哭。

    想起手术后在医院留院观察那夜对着他独自彻夜地忏悔;

    想起后来一年多不舍得和他正式告别,留在小瓶里收藏家中;

    想起最终在一个信佛的好友建议下将它在祖坟旁入葬,不再因为我的不舍而把他留在阴阳之间;

    想起去年清明节前他给我的托梦,他在梦中对我说:妈妈,我冷;妈妈我怕

    我就紧紧地把他抱在我的怀里,喊他宝贝。

    我企图对他说:宝贝,怎么是你在这里?宝贝,你怎么还没有走?宝贝,你走吧,你不走,妈妈的树就没法长了,就一直要枯死了。

    他也哭着对我说:我不走,我就不走,妈妈,你不要让我走,求求你不要让我走。

    意向中,我就这样抱着他,无奈地不知如何处理,那一刻,我给他起了一个小名,叫心儿。我想我给他写封信吧,写妈妈的抱歉和无奈,烧给他看。

    我想,我不能就这样草率地这样让他走,我也不能让一个只有腹中4个月的生命理解我非常想要他却无法留下他。不管怎样,他是无辜的,他曾经那么有安全感地在我的腹中,安心地成长,等待着再过5个月后来到人世间。不管怎样,他也是我同样的骨肉,我同样爱他,却无法和对楚楚一样地爱他。

    控制不了那眼泪不停地流,等红灯时发了个信息给爸爸妈妈,请他们在清明烧纸时帮我为我的儿单独烧一份。

    忍不住打电话给JEFF,又怪他,都是他当时坚持不要,说楚楚还太小,说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和经济再养第二个,哪怕我告诉他我的感觉这次百分百是儿子。否则,现在楚楚会有个弟弟,而且只比她小2岁。而现在的我们会有一个9岁的漂亮女儿和一个7岁的可爱儿子。JEFF奇怪我怎么又突然跟他提起此伤心往事。

       

    我一直在想,那些烧去的纸,对于那么小的孩子有用吗?他知道该怎么花这些钱吗?他会买东西吗?他身上都没有一件衣服的。

    周六早晨,一个动力驱使我一定得为他做些事情。婆婆建议我烧些衣服给他,既然觉得他冷。又说,也可以用纸折成衣服裤子给他的。于是,那无法释怀的情感顿时有了依附,是的,我初步能做的只是这个了。拿出楚楚的一叠彩色折纸,跟她认真学习了如何折衣服和裤子,然后就埋头一个一个折起来,小小的衣服裤子很快放了一小堆,衣裤里和着我的心和泪。中午专门去了邮局,寄回老家给父母代劳烧去。

    下午意向对话沙龙后,和东霞讨论我的意向,我们都觉得现在不能草率地让他走,他也不愿意走,他也不会走,我也不忍心让他走,也不放心让他走。告诉她我的新的意向中,他已经7岁大小的男孩样,一直眼巴巴地站在我那房子门口,一直在焦急等待妈妈回家。而当我迎上去想要抱他的时候,他又生气地不让我抱,跑到房间里去。他总是在问我: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妈妈,你为什么放弃我了?他爱我需要我又气我恨我。

    我打算先不去处理那颗破碎的心,那都不是主要问题,我要先帮助我的宝贝,先去好好地爱我的宝贝。他一样是我生命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关键人物,虽然他不在了,但是他一样在我的潜意识里发挥他的影响,他的那被遗弃地伤心和突然被终止生命的不安全感一直存放在我的心灵深处。我如果不去面对他,不去处理好这个问题,我的生命之树永远无法真正地茁壮。

     

    宝贝,你就安心地呆在妈妈的心底,妈妈以后会在每天每个空的时候专门地来看望你,来陪你,和你说话,陪伴你长大,一直带着你。那是只属于妈妈和心儿的约定。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