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我们交流的更深入一些

    2010-09-30 15:50:37

     

        刚给上海肿瘤医院的全体护士做完讲座,主题是如何与癌症病人沟通。提出这个主题的是她们的护士长,因为感觉目前工作存在的普遍问题是:护士和病人的沟通比较浅层,停留在疾病、用药,最多到身体感受层面。她们在工作中已经感觉到需要将沟通更深入一些,需要增加病人心理、感受方面交流,这是会对疾病的治疗是有很大的帮助和意义的。  

        于是,她们对讲座的要求,对我这个讲师的期待就是:结合具体临床案例,教授与癌症病人深入沟通的方法,教授与癌症病人家属沟通的方法。这是一个多么新颖而重要的课题啊。这难道不是医生护士、病人和家属共同的心愿和需要吗?

       晚上找东西时,无意中翻出了妈妈去世前半年给楚楚写的最后一封信,称呼是:“楚楚我最亲爱的孙女。”信的最后一句是:“再见了,亲爱的宝贝!抱抱你!  ”落款是:“永远爱你的奶奶。

     看着这些深情的话语,再次感受到妈妈那细腻而深沉的爱。我顿时哭了出来,手里的西瓜也在手的颤抖中突然砸在地上,瓜瓤撒了一地,蹲下来边哭边擦地。我在想,妈妈临终前那一两天,心理一定有多少话想对我们说啊,一定有多少叮咛嘱咐和祝福啊,可是她罩着氧气面罩已经无法说话了,而最后一天她努力说的话透过塑料面罩我们已经根本听不清楚了。我在猜想,会不会她那个时候也会想对我和楚楚说这句“再见了,亲爱的宝贝!抱抱你!”呢??我总是会猜想,在那最后的时候,意识一直都是清醒的妈妈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脑子里到底想到些什么呢?灵魂即将飘离躯体的妈妈,在那一刻,是不是特别的孤独,特别的悲伤,特别的舍不得离去,特别的害怕呢? 

      而在那个雪夜,在带妈妈回家的救护车里,为了不打扰妈妈“休息”我也没有对妈妈说任何话,甚至都没有一直呼唤她,只是默默地握着妈妈凉凉的手。千言万语我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但我多想能够最后亲口告诉妈妈那时我的感觉是多么害怕,多么伤心,多么无助啊,多需要她的安慰啊。 

     这些,现在想来,都是遗憾,都是后悔,后悔当时没有勇气,没有胆量,没有方法去努力尝试着表达。然而,如果,生命重来一次,我能够象很多国外的关于死亡的专业书上所写的那样,去对将离开的妈妈说:“妈妈,你放心的去吧,感谢你曾经给我的一切,我永远爱你,永远怀念你。请给我们祝福。”哪怕是设想一下,还是无法这样坦然地表达。

      我哭着告诉JEFF我的感受和思绪,他更担心的是我的身体,我对自己身体的忽视,担心我会因为自己的身体扔下他和楚楚。我哭着对他说:如果你这次国庆和春节回家看望你的爸爸妈妈(公公已经80岁,身体也不是很好),请一定记得我的忠告:一定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只是闲聊老家发生的新变化,闲谈认识的人们发生的变故上,一定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兄弟姐妹在一起放松的打麻将上,一定不要把话题只停留在询问父母怎么吃,怎么睡的层面啊,那你以后会象我现在一样感到深深的遗憾和后悔的。一定要多点深层的心理的交流啊,多陪爸爸坐坐,问问他最近常想些什么?期盼些什么?有什么烦恼?为什么事而操心不放心?有哪些心愿?对我们还有哪些要求?……这些话题,当大家疾病发生时,当大家都感到死神的来临时,是都无法能自然畅通的谈了的。所有的这些话题都会成为共同的禁忌,共同的压抑,共同的孤独。 

       在哭泣中,我终于突然意识到了为什么我要做临终关怀这件事?在助人、爱心的下面我自己的心理动力到底是什么?我要寻求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那就是我们如何与亲人做最后时期的深层沟通,我们如何和亲人告别。甚至,把这个问题展开出去,就是我们如何与临终的亲人、病人深入交流。这是我们每个人都会最终面临的问题。我们需要在生命深处建立联结,那是即将在阴阳两边的人共同的心理需求。这个问题,在我自己的经历中曾经是无解。在绝大多数人那里都是同样的无解。我希望通过一个一个临终关怀沟通成功或不成功(被拒绝)的切身感受,摸索出一个解答来。所以,我一定会坚持。

  • 参加湖南卫视《下一站幸福》节目录制收获

    2010-09-09 09:49:28

        上个周末,才欧洲回来没两天,又飞往长沙,代表林紫心理机构参加湖南卫视录制的青海卫视《下一站幸福》节目,做场内“情感观察员”。对这个角色的要求是:对节目中的故事和问题做即兴的反馈和点评。
     
        这个节目对嘉宾的特别之处是,不提前告知任何事情的剧情经过和结果,以免嘉宾点评有先见为主的观念,甚至态度受到故事进展的影响,要的效果就是跟随着故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做自由即兴的发挥。虽说这对于做了10年心理咨询的我来说不是问题,因为每个来访者都带着自己绝对和别人不一样的人生“剧本”而来,我也随时需要提供自己的感受和观念,但是这样的在众人面前、在大光灯下即兴表达,多少还是让我觉得有点紧张和刺激。尤其是在我听到编导说,我得说的和前面两人不一样,得从心理学角度说。而,我的位置排在最后,基本每次都是最后发言,前面发言的两个嘉宾都是特别的能说,是让我羡慕的脱口成章的。

       好了,总结一下收获——

    1、知道了自己上镜的时候,什么样的发型、着装、色彩、坐姿等电视效果比较“好看”。

    2、借节目集中“训练”了一下在这样的情感类节目中急中生智表达与众不同观念的功夫。

    3、请一名电视台资深专业摄影师给照了一张新的照片,终于有新的照片满足各约稿媒体更换“专家照”的要求了。原来那短发白衬衫的照片照于2006年,四年来我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和成长,所以,模样也的确不一样了。

    4、借这个机会,按照我自己的兴趣点,粗略了解了一下长沙:专程慕名去了湖南大学和岳麓书院,去了黄兴路步行街、解放西路酒吧一条街上有名的“可可清吧”。

    5、认识了另外两位点评嘉宾。一位是和蔼可亲的“肥肥”造型,她的上场前还在睡觉、上场后还能闲聊的放松状态,值得我学习。二是在媒体行业做男性杂志主编的王瑞,他们杂志的目标客户定位为“中产阶层以上的男性读者”,目前主要投放长沙的酒吧、咖啡吧等。私下聊了一会,觉得是一本很有趣的杂志,也有男性们喜欢看的性爱话题。也许会有合作,对于我来说,能有机会以男性编辑的视角看同样的性的问题,这本身就是一种思维的开阔、就是一种变化、是一件新鲜的好玩的事情。

    6、亲身体验到了做演员的不容易,尤其是在炎热夏天需要穿厚衣服拍戏的那种演员。

    7、也深刻体会到了那些端着个“明星架子”的人的不容易,长时间的保持美丽的妆容发型、长时间的收腹挺胸后背贴着椅背、长时间的保持着优雅的坐姿和“蒙娜丽莎”般的微笑,真也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辛苦。也是一种敬业精神啊。

    8、在长沙岳麓书院,我淘到了几本好书,大都是我近阶段非常喜欢读的哲学书,虽然沉重但是非常欣喜地带回了上海,就像带回了一群精神的导师,这是最大的收获。这里是一定要记录一笔的:

        伏尔泰《哲学词典》
        海德格尔《存在哲学解读》
        《咖啡店里的邂逅——与哲学一生为伍的萨特传记》
        《加廖全集》
         季羡林《另一种回忆录  悼念忆》(是他生前写给好朋友、同事、同学的悼念文,情真意切得感人,如今自己也去了)
        《我的天职就是爱——特蕾莎修女传》

  • 用厌恶法灭萌芽中的小三

    2010-07-07 11:18:30

         说一个自家的经验,给大家对抗刚萌芽中的小三借鉴。

        先介绍一下JEFF和外遇问题。JEFF似乎是外遇绝缘体,他不好这口。他每天两点一线,最大的兴趣就是在家打扫卫生或者安静地在网络上、手机上看历史小说、怀旧连环画。而我的婚恋咨询让我经常接触这类事情,我不时以轻松地口吻,让他谈谈对外遇的看法,“怂恿”他出去活动活动,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接触接触其他的女性,以对比出我的好来,不要到人生后期再来遗憾体验太少......而JEFF对我这样开放包容的态度,时常是这样应对的:

       1、直接拒绝:没兴趣,累。
       2、开玩笑:你帮我介绍
       3、怀疑:看样子你自己是不是体验过了?
       4、警惕: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挖个陷阱让我下去?是不是打算我走一尺你就迈一丈出去?我坚决不能上当!坚决不让你得逞!
       5、打击:你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你就是传说中没事找事型的人吧?!

       某夜,我睡得迷迷糊糊。JEFF上床来,摇醒我要和我说说话。(这是很不正常的,因为从没有过的,我开始有点从梦中回过神来。)他很认真地问我——
      “老婆,你说为什么女人都喜欢找有安全感的男人?”
       我又好气又好笑问:“你半夜三更怎么想起来和我讨论这个问题?”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你说什么样的男人是给女人有安全感地男人呢?”
       “安全感男人就是自己不惦记贼也不招贼惦记的那种人”
       他若有所思:“原来这样啊,刚才我看了一个很好看的韩剧,里面一个女主角叫“星美”(?)她选择男友的唯一标准就是要找有安全感的男人。你说我是那种有安全感的男人吗?”
      “以前你是,现在不是了,因为你开始惦记别人了,惦记那个“星美”了!”我没好气回答。
       “那个星美真好看啊,气质又好性格脾气又好,我先前无意中看了一眼,就一口气看到几集结束。刚才还去网上又查看了一下这个女明星的信息,图片,真好看啊”他还在喃喃自语,我又渐入梦乡。
       梦中感觉到JEFF伸出胳膊搂住了我,开玩笑地喊我“星美”,气得踹了他两脚,打断他的幻想,先睡觉,养精蓄锐,实在撑不住半夜三更处理这样的问题了。

       次日一早醒来,我开始来劲了,打算用厌恶法搞到他兴趣索然。
      “JEFF,你太过分了!我和你认识了14年,你从来没跟我谈过安全感这类问题,现在好啊,就为了偶尔看的韩剧上女主角的择偶条件你开始思考和我探究什么是安全感了啊,你觉得我什么感觉啊?我真很伤心啊!”我佯装生气和伤感。
      “啊,不会吧?就伤心了啊?我就随口问问啊。”
      “你哪是随口问问,你就一副学术探讨的口吻在跟我讨论啊。你挺厉害啊,在我快奔四的时候,为我成功引入一个竞争对手,而且还是明星,还是外国明星,还是在幻想中的,让我比也无法比,斗也无法斗啊。你故意刺激我的吧?”我故意不讲理歪怪他,等待他发急。
      “什么呀,你别胡思乱想,我就随便看看”
       “什么随便看看,你从来不看这类电视剧,更不会有耐心看韩剧的人,竟然能看到半夜,看过了还去网上搜图片,我看你就是喜欢上她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认识她谁啊”JEFF无可奈何地冲我灰太狼式地微笑。
        “你说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我帮你搞到这韩国明星的联系方式,你去试试追求一下?”
        “不要不要,你别吓我。你说我容易吗,我不就偶尔看个电视剧嘛?偶尔夸个小明星嘛?!你至于嘛?!”已经有些厌烦了,呵呵,我偷笑。
     
        JEFF去上班了。我打了几个电话去玩笑式骚扰——
        “亲爱的,我是‘星美’呀~~~”
        “谁是星美?不认识!”JEFF进入警戒状态。

        “亲爱的,你今天想我几次,想“星美”几次呀?
        “谁都没想,我干活呢!”

         “亲爱的,你觉得我和"星美"谁好看啊?”
          “当然是你”JEFF为了省事,第一时间送上这个关于“我和谁比谁好看”的标准答案。

        “亲爱的,今天晚上我陪你一起看这个电视剧好吧,让我也看看那个“星美”什么样子。我帮你分析一下她为什么那么需要找安全感的男人,呵呵”
        “你饶了我吧,我要被你搞崩溃了,我再也不看了,这辈子也不看了”

        “星美,你好呀~~~”
        “姓马的,算你狠!”

        晚饭时光,JEFF下班回家了,我开心地开门迎上去,开玩笑地冲着他怪声怪掉喊“星美~~~~”
       JEFF做了一个呕吐状说,“我服了你了,求你以后再别提这个名字了,再提我要吐了!”
       得意地哈哈大笑,从此不提。
       继续“怂恿”JEFF借着出差到外面走走看看别处的风景......

       又:写好这篇博客,想配上那韩国女星的图片,电话给JEFF问这部韩剧的名字,这个女星的名字,还有在电视剧里女主角的“星美”具体是哪两个字?一问三不知,诚恳地回答“忘了,真的忘了,不记得了”。
        真的忘了?还是记性真的不好?还是选择性失忆?还是息事宁人式遗忘?可怜的JEFF,下班得就这个问题好好安慰安慰他。呵呵

  • 用心理学解读奥黛丽.赫本的生死命运

    2010-06-13 14:01:58

     

         前两天回老家,晚上借宿好友烨家。睡前她捧上她的偶像奥黛丽.赫本的全套传记。有生平画册传记,有照片集,有她儿子写得回忆录。全部从头到尾翻看了一遍,其中写得最有感情,最真挚,最体现活生生的全面的赫本的还是那本儿子为她写的《天使在人间》。

         奥黛丽.赫本,在很多人心中,是完美的好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