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日志

  • 社会剧学习之最后一天

    2009-4-04

    最后一天,罗恩向大家展示论坛剧院,主题为权力与压迫,每组四人,自构剧本,并演出。演出方式为,演员先演出一段情节,然后慢动作回放——即原样重演,这次任何一个观众可以喊停——当他在某一瞬间有不同于某演员的表达时,可以上台演出,这个相当于心理剧中的角色训练。不同的是,这里没有主角,所有人都可以是体验者和演出者。观众体验和观察到的是:不同的言行引发对方不同的反应,哪个言行是可以被接受的、适宜的。这个练习非常细致,观众、导演、演员都需要特别注意同一角色表达上许多的不同,不同不仅代表着一个角色的不同,它对应着一个不同的回应,代表着交流系统微妙的变化。

    中午和圆圆一致同意,幽默是最有力量的行动。又一致发现俺俩都是不擅讨好的,这一本领没有被发展。这似乎表示人际关系的良好并没有被优先追求,在行动选择中被优先满足的是自我表达。这也说明自我表达还是未充分发展。意思类似,如果你总还是喋喋不休,说明你还没说够。不过没说够,也未必代表你需要继续说下去,同时发展沉默,也不妨碍说话。俺俩笑称此后需要做“讨好者”的角色训练。“讨好”,曾被俺理解为自尊折损,或者低自尊者所为,现在了解,其实能把“讨好”这活儿干好,才是真正的高自尊者,因为“讨好”并不意味着低三下四,承认现实,举重若轻,胸有丘壑,那“讨好”,不是讨好意义上的讨好,是包容,是等待,是尊重差别,是面对现实。

    下午,罗恩原计划回答学生的问题,因多名学生打瞌睡,他决定让大家行动起来:请每一位同学和其他所有的同学一一交流,告诉对方值得别人欣赏之处。开始大家还嘻嘻哈哈,慢慢地,人们两两交谈,气氛变得沉静和温馨起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告别活动。

  • 社会剧学习

    2009-4-04

    第三天

    今天已是上海社会剧培训第三天了,导师罗恩。俺前两天就参加了半天,今天一天还在暖身,还好课程的进程没有想象中快和集中。上午自发性训练,包括想象剧场,吵架无极限,排排座吃果果(俺起得名儿,或者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人),都是全员参与的好游戏,游戏规则很简单,感兴趣的同志可电话俺。可以极快地调动情绪,比如冲突或者快乐。

    这些活动令一些成员觉得失望,因为“这是初级班学的东西。”团体测量、小组讨论,这时团体建设迫在眉睫,有一个小组的表达“是拿着一小块地图,还是拼一整张地图,来寻找宝藏。”罗恩得了灵感,立刻排出一个立体几何——一个球体,球心是宝藏,宝藏周围充满了密布之屏障,外围徘徊着渴望获得宝物的人们。三样东西,宝藏,屏障,人们,成员可选择任一样东西去做替身。结果出现了一大堆屏障,固执,怀疑,游离,急躁,争吵,不专心。。。人们寻找自己的障碍,努力穿越,然后与那障碍进行角色交换。。。。在穿越、劝导、被劝导的过程中,有人能有觉察和领悟。其中有俺。俺的怀疑慢慢破碎了。俺了解那怀疑出自分析,出自观察者的心。

    此具像化结束,团体释然很多,紧接着,老师生气(被成员的不专心激惹了),两个成员冲突。一切使大家浮躁的心(或者是我浮躁)深沉起来,呈现一段真实的分享后(表达此时想说的话),团体冲突尘埃几乎落定。休息过后,老师并没有继续进行团体建设,探索有无故事。于是,一个特别的故事上演。当然,是社会剧的方式。若干个成员的个人对话——主角当然会与故事中人物对话,其他成员对话的既可以是主角故事中的人物,也可以是自己类似故事中的人物。对话结束,按照常规,把与故事相关的人物、团体都排了出来,表达,角色交换,替身。。。目标是使主角组听到尽量多的现实的声音,是否感受到支持,则要看前期对话阶段及小组小讨论阶段主角是否已获得信心与力量。

    现在突然想起来,罗恩把相关社会人群都摆了出来,却没有把主角的家庭成员摆出来。。。

    稍稍总结一下社会剧与心理剧的区别,社会剧更多重视一个剧中的机构功能、组织关系,以及个人在这些大的关系中的位置,以此促进个人功能、组织功能的协调与相互理解,当然也促进个人、组织的适应与拓展。心理剧却更重视主角的人际关系,尤其是有情感联接的重要他人的人际关系处理。社会剧对个人困扰的处理方式也与心理剧不同,它会找出让有类似经历的团体成员一起站出来,形成对主角的支持,也使团体有效地得到普遍治疗。这是一个平均化、普遍化的技术,深度可能不够,却有广度上的效用。

    结束时,罗恩说,这个下午是困难的。也说:“耐心是好的,不耐心也是好的。。。”对于团体而言,真实便是好的,只有当成员在讨好、表演、拉帮结派时,真正的关系无法呈现。

    另外,罗恩虽是老人,但是他的脸让俺不只一次地想到大街上看到的婴儿车里的漂亮外国小孩儿,典型的英国人的脸。

    第四天

    助教课由邓旭阳、石虹带领,邓特意穿了西装衬衫,一号导演嘛。这两天越来越喜欢石虹了,她的善意、体贴、放松让所有人信赖她。只有十一、二个成员,黄金团体,呵呵,AB角带领与跟随的练习,主角情绪的处理,都相当精彩和动人。

    情绪的具像化相当丰富多彩,不同角色的不同情绪,都自由、具体地表达着自己,类似于子人格心理剧,却又不同,情绪与人物有更多的纠缠。邓导演轻松极了——成员们太能干了,情景讨论,问题解决,分别由二组同学完成。俺在问题解决组,提议用有护城河的城堡表达被冲击的自我,具像成功。后面大家在分享中又表达接纳与痊愈的关系。

    情感主题,家庭关系,用排列、雕塑、图片分享的方式呈现。只是呈现,如果需要强化和整合某一些关系,当然需要做剧了,今天并没有做这样的工作。冗长的排列和雕塑中,感觉疲惫和无聊。。。

     

    同济大学的樱花实在是漂亮极了。

    第五天

    上午先审视周一的剧,提出疑问,老师的回答未必很精确,却总是提供很开放的思考角度。俺突然发现中国学生的思路——仿佛老师呈现的是唯一的答案,预备老师呈现标准答案。然而,事实的呈现与发展都有多种可能,所以,假设与认定都是愚蠢的。唯有在每时每刻做最合适的事,这是导演与主角共同决定的,所以不断地征询主角:“还需要什么。。。还缺少什么。。。”你就不会漏掉可能或应该排出的场景,而每一幕剧,尊重最原始的规则——对话,呈现事实,面对,角色交换,以及团体成员的会心(替身),以此来促进组织的整合,或者个人的变化。

    接下来做2分钟(四人小组,七分钟准备)短剧,各组分别呈现一个主题。演出完毕后,大家再选择其中一个主题接着演,居然选到团体冲突主题,原来老成员对新人加入还是耿耿与怀,并把前几天的低效都归结于新人存在。事实当然并非如此。当下的情景是如此真实而常见,而连此情此景都无法接受,那只是在学习她想象中的社会剧,真正的导演不会是这样的。罗恩老师简单处理了团体的各种声音,他首先承担一个责任,说团体缺少规则,比如做剧中打电话、喝水——这实在有些不太好意思,这是主办方或者成员们应该去做的事。各类声音较充分表达后,不同声音组成小组,继续讨论小组发生了什么事——这很重要,他只是帮助大家看到不同并有机会弥合隔阂。有时候,这招也许不够,小组的凝聚力被破坏,有时交流并不管用,成员间的接纳与尊重与个人成长有关。

    团体动力的处理基本结束。

    下午做了一个较为完整的剧——终于遂了同志们的心了。分享分为两段,先是作为角色的分享,然后是类似经验的分享。剧的进程还可以有很多变式,比如更细致的推进,更多角色训练。这都受制于训练课程的时间。

    回家了大声感慨:终于到家了,啊啊。一天三个小时在路上奔波,太可怕了。

    第六天

    今天俺第一次没有迟到,原因有三个,一是确实早起了,二是因赶早公车走得快很多,三是转车时碰到乐乐,他走路健步如飞,俺只好一路小跑,跑到教室,刚刚好快上课了。第一次从头参加暖身活动,感觉从容多了。

    第一个活动是故事大联播,一人一句话,集体发展一个故事。

    第二个活动进入导剧,罗恩说要处理关于“不同、分歧”的主题。然后把两组按穿衣颜色区分开,一组穿蓝衣,一组不穿蓝衣,故事被设定为:穿蓝衣的人不喜欢不穿蓝衣的人。他用椅子划出一条河,把两组人隔开,仿佛两个有分歧的村庄。故事从这里开始。两组人分别发展各自的情节、角色以及信仰,从不共戴天,到和平共处。中间,罗恩又提供给大家一个情节,两个村的一对年轻人恋爱了。。。情节发展至如何处理这对年轻人的爱情,从抢亲,内部混乱始,至谈判,交换资源,至有情人终成眷属。。。罗恩的干预,一是情节提供,一是提醒大家沟通的必要性,这两点被部分成员看作过度干预。在我看来,罗恩的选择只是导剧的一个选择而已,或许他为了让大家加快进度,或者希望提高效率,不干预自然也可以发展,可能高效,可能低效,团体的发展可以很自然,有时也需要被指导。。。

    这是想象故事或曰模拟情景的演出。

    下午做小组练习,导演、主角、辅角全部由学生自己来,我们小组做得相当乱,再一次证明导演实在是很难当的,在座的各位也算学了很多个课时了,依旧不能自由处置简单情境,还是出现低级错误。连社会剧、心理剧技术都分不清楚。经典心理剧实在是学做导演的基础课程,它的界线、真实性、会心程度都是最好的,所以程式严格,不会因导演的大意而令主角受害。

    看起来不少学员对课程失望,认为老师没有呈现他们期望中的东西,老师也没有承担团体建设失败的责任。乐乐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如果老师真的失败,也是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习和总结,看清错误犯在哪里,也属难能可贵。

  • merri的心理剧

    2008-5-18

    第一日

    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整整一个晚上,Merri带着大家做暖身,把一屋子人暖得锣鼓喧天疯疯颠颠。。。http://rosy.blogbus.com/logs/7625624.html

    暖身是俺的弱项,以前没有重视,大概以为做剧才是正项。。。今天细细地体味Merri的暖身,她耐心地引领这些单个儿的心灵发生连接,寻找团体共同的动力——这些动力总是存在的。然后在其中碰触那些需要工作的点。

    Merri心理剧与龚老师的经典心理剧在技术使用上多有不同。比如角色交换不一定使用替身。导演也会去做替身,帮助主角或辅角表达未充分表达的部分。分享过程会注意及时处理所有成员被触动的地方,用表演性的夸张的赞叹鼓励成员自我表达。会鼓掌。用空椅作家庭排列,并鼓励主角用空椅演化剧情变化。空椅技术的使用被丰富了。这些变化只是从技术演示上看到。明天的大剧里看看是否再会起变化。相信重要的是来访者所能承受怎样的安排。温和的技术使用于温和的处理,温和的处理只带来温和的变化,这是一定的。

    第二日

    上午的分享触动了很多人的神经,悲伤会不期而至。Merri依然运用空椅或角色交换做简单处理,并用语言鼓励主角“不一样地行动”。

    接下来“imagery"的演出更象是社会剧。主角坐在导演的旁边。所有成员在导演的引导下进入“快乐的或好的故事”的联想,然后小组代表轮流成为主角。这好故事在演出或分享中依然会有悲伤或冲突情绪出现,空椅或角色交换处理,成员支持。成员支持变成剧的重要部分。

    Merri的心理剧,与积极心理学当下聚焦、未来指向的理论相结合,始终以激发团体及成员的爱、力量、能量、支持及尊重为目标,她的眼睛特别真挚地信任你,特别大声地感谢你,特别认真而肯定地读出每一个词,来感染和传递积极的力量。

    所以也有一个“你的力量来自哪里”的练习,在同一主题不同形式的分享和强化中,成员经历了一次奇妙的“affirmation”---肯定化。从被洗、语言反复强化到自我肯定,Merri又亲自送给每一个人一块美丽的石头,代表一个“锚”,固化你所想要的那个品质。俺的固化对象是“奉献”---当然是是因为它还远没有属于俺。

    结束依旧是音乐和告别,每个人做回艺术家,各式美丽的陶艺作品足以令人惊叹:想到能做出来,而且做得如此有感觉!

    Merri的心理剧与龚老师的经典心理剧如此不同,因为她们的理论取向不同,心理剧的元素就象是一样样道具,暖身,演出,分享,基本技术如替身、镜观、角色交换、角色训练,这些东西摆在那儿,你需要哪样用哪样,你创造性地用它们,你可以让心理剧特别精神分析,也可以特别艺术,可以充满了认知行为的痕迹,也可以非常格式塔……Merri的心理剧展演的是积极心理学,是团体治疗力量。

    学习心理剧,如果你拘泥于某种形式,一定还没有学会心理剧。创造与自发,心理剧所相信的,不仅是心灵的内容,也是“戏剧”的形式。一切以团体及来访者的需要为中心,一切以你的服务目标为基本点。

  • 父亲之理想化的过早破灭

    2008-5-13

    父亲形象对女儿的择偶动机来说自然有着重要意义。一个小女孩倘若总是容易被成年男人吸引,他们的经验、智慧、稳重都是非凡魅力——这样小女孩儿可能经历了父亲理想化的过早破灭,或者对父亲有诸多不认同。她们急于拥有一个体贴的成年男子,就象拥有一个现实的理想。理想化破灭的时机,如果不在个体认知结构可以适应的阶段,不仅影响她自我理想的现实性确立,更影响她与男子关系的定位和自我确认。

  • 钱的事儿 亲自教养

    2008-5-11

    今天做俩个案,巧了,两孩子都为零花钱的事儿和家长斗争,一个直接和父母打闹,一个在学校想法儿弄钱,帮人排队、买东西什么的,都是控制特严,把零花钱和成绩挂勾。。。家长的焦虑全在学习上,连孩子被欺负了,都说:你成绩不好么,人家不欺负你欺负谁!。。。这恨铁不成钢的劲儿真的能把孩子逼疯了。

    两孩子0--6岁都由祖父母带养,一大堆后遗症。奉劝爸爸妈妈,孩子自己带,至少两岁以后要自己带,否则孩子将来也跟着受罪。

  • 有弹性的自尊

    2008-4-29

    这应该也不是一个新鲜的说法,有弹性的各种东东,都是好东东,课本里描述好的自我控制,说是“有弹性的自我控制”,意思是不是过强,也不是过弱,拥有有弹性的自我控制,那孩子会有节制但不僵化,松紧有度,这样的自我控制会帮助他有效能地完成各种任务,易于体验到自我胜任感,助其确认自我的“能干”。

    那有弹性的自尊呢?倘若有个人拥有这样的自尊,人家批评他,他一时沮丧,过一时却又心境开阔,仿佛受了拉扯,一时之痛不足以影响它的状态;倘若受了刺激便折不过来,时时隐痛。要怎样宽阔厚实的质地,自尊那东东才够强够韧够有弹性。俺以为,这里有个最最本质的东东。那便是人原生的尊严,生而为人,不论美丑穷富,那个原生的尊严如果被确认,这个人就会感到基本的尊严,不容易被动摇。

    社会以及家庭什么做法容易令小孩儿觉得我生而多余,生而无价值呢?比较,抛弃,赶不上某个被大家认同的标准,以及被同伴排斥。。。这些情况之下,这孩子被人家拆了墙了,漏了元气儿了。

    自然,父母的持续挑剔或表示失望,会令孩子感到相当严重,如果事实上无法到达某个目标,而至对自己失望以至绝望,那基底的自尊也被折损大半了。剩下便是他本能的自我慰藉,比如游戏或者美食。

    如果孩子基底原生的那部分尊严不足,那孩子即便感受到父母依然爱他,他也已失去弹性自尊。将敏感、脆弱,患得患失。——这是俺的猜测。通篇都是,临床的验证如果不算,那就只能算自尊理论的大胆假设了。

  • 剥夺权利

    2008-4-28

    明天小子学校全体同学春游去,他在日记开头说今天很快乐,因为明天要去春游,挖菜,滑草。。。日记的结尾再感叹我太快乐了!他一边快乐地准备明天带的东西,一边随便一说:谁谁和谁谁谁这次统测没考好,不能去春游。闻听此言,俺心一顿,想到那俩没考好的小子受此惩罚,是不是沮丧极了,或者无所谓。。。前段时间接过类似个案,一个因各种原因反复被剥夺参与学校活动权利的小学生,终于沮丧地告诉他的母亲:我是个没用的人。而那个母亲被儿子、被学校投射性认同,终于也沮丧地投降了:我完全没办法帮到他。

    考试成绩不理想,或者违反学校林林总总的规定,比如和同学打闹,在楼道奔跑,都可能成为被拒绝参加学校活动理由,那些活动恰恰一定是这些孩子特想参与的。这种惩罚常常引起被罚学生相当的沮丧,你想啊,老师带着一帮孩子跟你说:你不好,我们不跟你玩儿了!什么感觉?被隔离、被排斥,乃至被歧视。这惩罚比站墙根儿、抄课文一百遍都更恶毒。看起来这办法也被常用。和小子一起乘校车的一个同班女生,就因为作业出错多或者没做完,经常被罚不许上游泳课。

    剥夺权利,这是一个极有效的惩罚办法,逮着小孩儿特别在意的一些事儿,拿这些事儿来“要胁”小孩儿干这个或者不干那个。有效。俺用此方法无数次地对付儿子,感同身受。只是,百试不爽的办法用过了,或者用得不对,一定有副作用,或者反作用。比如一个孩子喜欢运动,不爱做作业。家长规定:写不完作业,你不许运动。这不是剥夺吗?这个剥夺如果偶尔为之,孩子为了踢他心爱的足球,他会加快写作速度,也不影响孩子对写作业及足球的兴趣和感情。

    然而,如果,有以下几种情况,你用此法,就可能有副作业。比如那孩子总是写完作业就没空玩球了——多动症的孩子他就写不完作业呀。再比如你成心老拿孩子上次考试成绩不理想联系踢球的事儿,过分的还可能评价说:你考那点儿分还你还有脸去踢球。或者说你踢球好有啥用,有本事儿,你把成绩搞上去呀。总之你的意思还是学习没弄好,不给你踢球。那孩子也可能就不去踢了。或者他玩命儿去踢,更不爱学习了。这副作用,前一种,多动症的孩子会慢慢地绝望起来,因为他永远做不着他喜欢的事儿,他没空做,慢慢就抑郁了。后一种情况,老把两件事儿扯在一起说,那孩子做作业的时候就愤恨地想着你不让他踢球。踢球的时候又经常内疚地觉得妈妈在心里骂他不务正业。这两种感觉都特别不好,都会伤到自尊心。这两件正当的事儿,扯在一起,彼此都可能因另一件而降低价值。尤其当一个孩子拿不出一个光光彩彩的成绩,他受挫的自尊心更因一个正当权利的剥夺而雪上加霜。

    大人们,有时够狠,够毒,学校里或者父母一致地,有不成文的惯例,一起来折损你的自尊,打击你的自大,令你觉得人不人,鬼不鬼,以为这样能激发你的斗志。知耻而后勇么。可是,严酷的教育环境原本已让全体家长及学生抑郁——更别说那些单一标准下的后进生,他们除了更抑郁,有多么资本供他们勇。

    写下此文,俺心怀悲愤。

  • 心理剧的具像化

    2008-4-28

    昨日T导演--虽然第一次实战,却表现出相当的镇定和创造性。心理剧确实是充满未知与挑战的事,主角热身,主角出现时的导演的敏感与处理,这是无法计算的事---它不符合“材料收集、直觉与推理、分析与决策。。。”等等科学咨询的程序,而这是我们的习惯。它更需要一种洞察力、敏感度和大智慧。显然,童童对主角心灵进程的发展脉络及走向相当清楚,美中不足之处是具像化不足。这不是童童一个人的暇疵,组里其他人也常如此简化剧情。

    回家车上又琢磨了一下,什么时候需要具像化呢?

    帮助主角完成未完成事件时,要具像化那未完成事件,使主角有机会在事件重现中完成当初未完成之事,使与彼事有关的心理结构完形。

    角色训练时要具像。这个简单,大家都会用。

    未来剧具像,这个也简单。

    心理冲突、压力可以具像,使主角加深自我觉察和了解,激发主角情绪。用绳子拉扯、身体姿势来表达。

    自我对话具像。这个简单。

    自我表达具像。比如情绪表达,分离愿望表达。可利用辅角做成仪式。

    与重要他人的关系具像,这个结合家庭系统排列技术。

    情绪具像,这个难,运用色彩、意像,人物关系来重现。比如依赖、恐惧、兴奋,可以有语言、色彩和动作。

    龚老师指导主角造句--我悄悄地渴望着,我害怕,我恨不得,我为了什么什么而流泪。。。还有什么句型,大家补充。这帮助主句表达感受,也是导演对主角的情绪探索。有时剧情就从这样的表达开始了。

    同志们补充……

  • 文明恋爱

    2008-4-28

    我的学生来访者,尤其是有社交顾虑或障碍的,心情郁闷自不用提,自尊感也在降低,甚至自视"怪物"。。。倘若此时,他们幸运地被丘比特给射中了,竟然开始恋爱,我一定会耐心教他(她)如何维护恋情,争做好恋人。。。恋爱有奇效,得到爱情滋润的来访者,不约而同地,社交障碍、抑郁“症”都极大地缓解,并渐渐消散,变回到快乐与健康。在这些个案里,我不敢居功,只暗暗惊叹。爱,对某些学生而言,家庭之爱、友爱都出现问题的时候,恋爱实在是雪中送炭。俺曾斗胆向校长进言:倡导文明恋爱。此言一出,立刻遭遇封杀,哈哈,这是自然。

    早上送完儿子,骑着小驴慢慢溜达,跟在两个手牵手的小朋友后面,他们手牵手上学去,这这,俺现在不反对他们,不想惊动他们。如果一定需要给个建议,俺只想说:请文明恋爱。

    。。。其实想说说华瞻——那是丰子恺先生的儿子。丰先生揣测儿子的想法帮儿子写了一篇日记。有一段是这样说的:“隔壁二十三号里的郑德菱,这人真好!今天妈妈抱我到门口,我看见她在水门汀上骑竹马。她对我一笑,我分明看出这一笑是叫我去一同骑竹马的意思。我立刻还她一笑,表示我极愿意,就从母亲怀里走下来,和她一同骑竹马了。两人同骑一枝竹马,我想转弯了,她也同意;我想走远一点,她也欢喜;她说让马儿吃点草,我也高兴;她说把马儿系在冬青上,我也觉得有理。我们真是同志的朋友!兴味正好的时候,妈妈出来拉住我的手,叫我去吃饭。我说`不高兴`。。。我只得跟了妈妈进去。当我们将走进各自的门口的时候,她回头向我一看,我也回头向她一看,各自进去,不见了。”

    丰先生接着揣测儿子的心思:“我实在无心吃饭。我晓得她一定也无心吃饭。不然,何以分别的时候她不对我笑,脸上不高兴呢?我同她在一块,真是说不出的有趣。吃饭何必急急,即使要吃,也可在有空的时候吃。其实照我想来,像我们这样的同志,天天在一块吃饭,在一块睡觉,多好呢?何必分作两家。。。。这家的分配法,不知是谁定的,实在是无理极了。。。。”

    俺看了这段很感动,正想说说同伴关系,那份同进同出同哭同笔同吃同喝的感情,是何等珍贵而纯粹,是父母所不能替代的,也可能是父母所不能了解的。

    丰先生似乎了解,他神入如此,做他的孩子,该是多么幸福。

  • 自然、真率和热情的艺术家---丰子恺眼中的孩子们

    2008-4-28

    这段时间稍有闲意,读了几页“古”人的书,曾国藩,傅雷,丰子恺,写给孩子们。三个“旧”式的父亲,其字里行间并非父为子纲之“旧”式威严,拳拳爱意、高瞻远瞩、自谦尊重,是他们共同的特征。今人教导独生子女难,或可为鉴。

    从丰子恺开始,资料来源:《缘缘堂随笔集》。

    丰子恺,1898——1972,艺术家,作家,29岁时从弘一法师(李叔同)皈依佛门,法名婴行,为在家居士。

    丰子恺的眼中,孩子们是最具创造力、最真实、最自然的造物,与它们相比,大人们所谓的“沉默”、“含蓄”、“深刻”之美德,实在是病态和虚伪。

    “我每次剃了头,你真心地疑我变了和尚,好几时不要我抱。最是今年夏天,你坐在我膝上发现了我腋下的长毛,当作黄鼠狼的时候,你何等伤心,你立刻从我身上爬下去,起初眼瞪瞪地对我端相,继而大失所望地号哭,看看,哭哭,如同对被判定了死罪的亲友一样。你要我抱你到车站里去,多多益善地买香蕉,满满地擒了两手回来,回到门口你已经熟睡在我的肩上,手里的香蕉不知落在哪里去了。这是何等可佩服的真率,自然与热情!……”

    “你们每天做火车,做汽车,办酒,请菩萨,堆六面画,唱歌,全是自动的,创造创作的生活。大人们的呼号`归自然!`、`生活的艺术化!`在你们面前真是出丑的很了!依样画几笔画,写几篇文的人称为艺术家,创作家,对你们更要愧死!”

    丰子恺教训了孩子,却要愧疚“大人是何等的野蛮与无明”。他对孩子们不受束缚而充满全能感的心灵由衷地羡慕和憧憬,偶尔做了“管教”这类杀风景的事,也可体贴地了解孩子们的抱怨。

    他称孩子们的童年为黄金时代,世间再没有如孩子一般肝胆相示、彻底的真实而纯洁。感慨当现实暴露的时候,难免退缩、顺从、妥协和屈服,变为绵羊。

    孩子般的天真和纯洁,孩子的创造与热情,相对成人世界适者生存乃至有过之无不及的游戏法则,自然是弱强悬殊,孩子们长大后,必得面对与经历一系列的束缚与改变,必得在拳打脚踢的生存竞争中失落天真,丰子恺流露出深深的惋惜与无奈。

    父母常不自觉或者有意识地充当了孩子内心的警察,倘若这警察又暴戾乖张,以维护秩序为第一,不体谅孩子的“孩性”,这孩子便如遭逢后母,比较惨了。他的黄金时代就比较短暂了。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