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ing

我的最新日志

  • 你不用放下焦虑

    2010-11-05

    继续聊聊在结构家庭治疗培训上的事儿。

    从北师大来的小同学,真的很小,看起来似乎还在青春期,站起来发言,说学到了“放下焦虑,不要把来访者的责任背在自己身上”。非常懂她在说什么!因为我好像看到了多年前的我。12年前还在华师大读研时,第1次看老师的个案,被震撼过后也有同样的感悟:不要在咨询室绷得紧紧地扮专家。那次学到的,就是老师经常说:“我不知道……,请你告诉我。”

    不过,这次老师的回答又别开生面,让我有另一种学习。

    她说:你不用放下你的焦虑。你们看我很轻松的样子,其实我实在是很紧张的,因为我需要为你们负责任,你们这么多人,需要这么多的学习。我不能很随意轻松。如果你想学的是你眼睛里看到的我的随意轻松,可能对你来说就不是太好的学习。

    她告诉我们一个米纽庆的故事。

    她说最近她陪米纽庆见了一个家庭。见这个家庭前,米纽庆说他有些紧张,米纽庆今年91岁高龄,见过数千个家庭——说他是当今家庭治疗的珠穆朗玛峰一点也不为过,因为别的大师我们几乎都只能在书上看到了——因此老师跟他说:你都见过这么多家庭,不会紧张吧?米纽庆回答她:如果你这样认为,那你还没有真正了解我!

    没有一个治疗师有权力随随便便闯入一个家庭,随随便便说话,随随便便做些事。如果你尊重你的来访者,那么你一定会很小心,不会滥用他们邀请你进入的苦心。

    我们的那份紧张和小心,可能来自我们的责任心,所以,我们不需要急着把它放下,而该尊重它,因为那可能正是我们需要学习的地方。

     

  • 专业以及非专业

    2010-11-04

     

    参加了李维榕博士结构式家庭治疗第四期督导班。

    没想到人气这么旺,整个报告厅几乎没有空位。老师当场示教的个案,一招一式举重若轻,行云流水般展现大师手法,直接套用发言同学的用词:惊心动魄!

    特别是那个抑郁症的个案,前后不过一个多小时,看起来老师只是说了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话,却把那个看起来完全不正常的人,变成了比坐在下面的我们还正常,还要懂家庭治疗的人。

    表现出“问题”的那个人,常常只是风头浪尖,造势的是那片海,那些狂风,你不能单单要求巨浪停歇,假如暗流涌动、狂风大作,跟巨浪较劲,希望让它平息下来,就只是做无用功——所以,需要治疗的是整个家庭,而不是这个有问题的人。

    惊心动魄,是因为治疗师看起来好似坐得稳稳当当,但真的潜入了海底——内在之海。潜到深处,几十年的功底才够应付此处险象环生的状况,才有机会引发稍稍的改变,才能够帮来访者从死死缠绕的关系里解套。

    专业不专业的话头,是一个学员看完个案后激动地起来讲话引发的,她对老师做的个案赞不绝口,敬仰无限,值得好好学习……老师略过了她的溢美之词,却抓住了她“考过了咨询师证书,业余做心理咨询”,就让大家举举手,她想知道有多少人是这样“业余做的”。

    举手之后,有78个人站起来发言(我估计都是业余组的),对老师把专业和非专业分别而视提出了强烈看法。话筒前后左右传着,在这个并非结构式家庭治疗专业的话题上逗留了好久。

    我猜,从1998年至今12年,连续不怠来大陆开班讲学、演示个案,耐心地把入门的问题说了千遍,老师不是要找粉丝,不是要下面看客的鲜花掌声,她不是什么“媒体心理学家”,要娱乐台下的人——她是一个家庭治疗师,经过严格的专业训练,有真功力在身,她要的是学生、弟子,愿意像她一样,老老实实一招一式好好学好好练。而不是拿着三脚猫的功夫,甚至三脚猫的功夫都还没有,就拉起大旗开店营生。

    老师很无奈地说,不会有人坐在那里听人家弹过几首钢琴,就认为自己会弹琴了,就可以上台表演了;但为什么这么多人,光是听听看看别人怎么做心理咨询,就认为自己会了呢?

    是啊。做心理咨询一点也不比弹钢琴容易啊,甚至更难!钢琴弹得不太好听还算了,如果是治病救人,怎么可以业余做做,怎么可以自以为是、随心所欲乱来呢。

    如果说之前没有好老师还罢了,如果碰上好老师,却没法放空自己,基本功没扎实练,督导时也只是想让老师肯定自己做得好,一听到批评意见就屏蔽掉、就阻抗、就逃,一批一批一年一年,都是热烈的新生,热闹的看客……如果“专业的”也是这样,跟非专业又有何区别呢?

    老师其实也不需要那么多的票友,她要有人真正用心听她说,用心跟她做,才不枉费她的良苦用心吧。

  • 黄山归来不看山

    2010-9-26

        在携程上看到这家黄山脚下的酒店,一片掌声,加上介绍说四周林木环绕,跟儿子研究了几天,终于定下了这家店,还叫了接机服务。在飞机上跟儿子说,一下飞机,就会有人举着“钟华、吴书亚“的牌子,在等着我们。儿子听得分外神往……

         下了飞机看到好几个举牌的,却都不是接我们。在屯溪机场打通了携程短信上山庄的电话,把情况跟前台说了,有些生气,更多是无奈。手机再响起,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很浓的港味,先说了好几次抱歉,让我看看出租车同样的钱能够到吗?知道出租车司机要多要30元,他说“是贵了哈,等等”。过几分钟打电话过来,说已经帮我叫了一辆车,要麻烦我多等等。

         然后一切都很顺利。车顺着山路绕啊绕,到黄山南门脚下的山庄,它几乎就坐落在林木丛中,夏末夜晚的鸣虫,让人感觉有些过于天然了,安静得有点点令人担心。然后从前台女孩嘴里知道,帮我联系车的山庄老板,原来人现在是在杭州,就这么耐心地电话来电话去的为我们找车,人真是好啊!

         “老板人真好!”,好像是山庄里每个人的口头禅,我们住了6天,听了6天。

         专门给客人做早餐的大姐,在我们吃早餐时说:哎呀哎呀,我还没见过这么好的老板。他如果在山庄的话,每天早上就会早早起来,拿着一把扫帚把昨晚落的树叶都扫扫干净,然后点支烟,看着山跟我们说‘你看你看,这么多的树!多好啊!’。

        山庄的农家土菜馆,在携程上是被重点点名表扬的,其中的土鸡煲,更是受到热捧。慕名点了一煲,果然是名不虚传,鲜得让人都要咬掉自己的舌头。其中一位同住店的老兄,竟然一连三天每天都来上一煲,当然,点到第三天时被老婆狠批了一顿。

        “回家就没这么好喝的鸡汤了嘛!”他看到了鸡汤同好,来我们桌旁寻求支持——我儿子正使劲喝汤,用行动表示支援。

         山庄很少见到客人,各人行程不同,而且都是奔黄山去的,所以山庄里就土家菜馆热闹点,特别是那些下山的,见识过了山上50元一位的垃圾餐,往往会大方地犒犒劳劳自己的肚子。

        在菜馆听得最多的也是夸老板好。“之前我们这里跟垃圾堆一样,老板来了后,拉了十几车垃圾走!才弄得这么漂漂亮亮的”。“老板要求可严啦!我们这里的卫生,可以说比周围四星的都好!洗手间里的东西,也是附近酒店最好的”。

        土菜馆旁边是园林局看林子的,据说住的都是拿国家工资的人。看他们在黑乎乎的房间里看报,中午晚上弄上瓶啤酒喝喝。一墙之隔,这边是漂漂亮亮的景,那端是弄生活的灶灰、乱七八糟晾衣服的绳、腊肉、竹杆……据说,山庄老板就是租了他们的地盘开了这家店。

         终于在临走前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老板。不知道是因为同样也喜欢山和树,还是因为曾在广州住过5年,很普通的香港男人,却让人有种亲近感。回上海的飞机是晚上十点后,后来发现,他特别帮我叫了一个女司机。在土菜馆吃完最后一顿晚餐,这位传说中的老板打着手电送我们回坡上的山庄,他稍走在我们前面几步,手电却一直往后照着,帮我和儿子看路。

        回来向林紫老师感慨那个香港男人如何“坐在车上看到那片树”就住了下来,如何在黄山脚下用爱心和善心经营一家特别的山庄。她一点都不惊讶“就是呀!心在,人生哪里都可以落脚的啊。”

        原来是这样!

  • 天太热!

    2010-8-13

         

          一早,室内温度已经32;卧室空调关掉,就得客厅空调接班。

           上班。在龙华东路上等了片刻,等到一辆世博车,车内车外,果然是两重天。

          “外面热吧!?”难得司机如此关心,我连声道:热啊热啊热啊!

          “明天还要热呢!还要热好多天呢!”司机继续说。看起来兴高采烈,一点都没有心烦的模样;难得大热天有心态这么好的人!

         “我们最喜欢这样的天啦!天一热,人走几步就受不了,肯定要打车的。还有冷天!下雨天……”

          哈!一路上都是招手打车的人,果然都受不了。怪不得。

          我接口:“对对,还有下雪天,大雨天……”

         “下雪天不行,下雪天要车的人不多;大雨也不行,大雨人都不出门了,要毛毛雨……”

          ……

          你再烦的东西,都会有人喜欢;你觉得再好的东西,都会有人讨厌……《金刚经》说的空,就是这样的!

     

     

         

  • 老人与烟

    2010-7-27

       中午,每天要花几分钟,从乌鲁木齐南路走到建国西路的林紫小楼,吃一顿热闹的集体午餐。

       乌鲁木齐南路的这一段远没有陕西南路或者襄阳路那么风光,没得啥好闲逛闲逛之地。一路走过去,只有一家小小的外贸服装店,一家包包店,两家快餐店,一间好像没什么生意的发廊,一家五金店,一家杂货店……养眼的是街两边列队而立的法国梧桐,枝桠长得觥筹交错,像给路人撑起了一张密实的大伞,炎炎列日被挡在绿荫之外,漏下来的光影,完全是一幅色彩斑斓的印象派画作,而那个曾祖母级的吸烟女人,就常常出现在画里。

       其实她不算是在吸烟,因为每次看到她,烟都只剩下屁股,所以我有些怀疑她是捡别人的烟头过过瘾。她很老了,伫着一根看不出什么材质的拐杖,驼着背,用力吸都快熄掉的烟尾巴——还没见过吸烟吸得这么狠的,有一次看到她拼命地在拐杖上晃,看得仔细点原来是在咳嗽,而她的手还执着地把烟尾巴塞到嘴里去。

       另外一个黄梅雨天,雨淅淅沥沥地从梧桐树上滴下来。这次看到她没吸烟,她半蹲着,撑在拐杖上,地上有一盒打翻了的盒饭,她一粒粒地捡起米粒,放进嘴里。

        心很酸痛。

        就跟若干年前看到张爱玲孤独地在美国的公寓里离世的新闻,原来人真的会跟断线的风筝一样,支离破碎地随风跌落在不知道那个角落,无人问津。

        这一段街,曾经是老上海别墅云集之地,住着一些极风光的人,不知道这个老女人的身世,她的那些曾经的光阴,那些快乐或者不快乐,一转眼就翻过去了——她爱过吗?被人爱过吗?是不是本可以过得更好,现在却无力回天?那个风烛残年的身体里,藏着多少的心事?或者,岁月会把什么都抹掉,只剩下一点点对烟的瘾头?

        从乌鲁木齐南路到建国西路,右转,就会路过一个幼儿园。前不久幼儿园刚刚庆祝了自己从解放区南迁上海60年。在平日的中午,幼儿园铁门都紧闭着,孩子们估计都在睡午觉觉,所以看不到喧闹的场面;在暑假更是安安静静的,但从园子里传出来宁静祥和的气氛,好像有满满的希望和一望无际的人生可能性……

         每天这样前面是古人,后面是来者地游历一番,我告诉自己:也许,一天一天浅浅淡淡的快乐,才是最真实的吧?

      

  • 真心安在?

    2010-7-14

    刚参加完赖杞丰老师的一个萨提亚培训课,收获很多,下面是其一:

    AB,两个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男人,一样的个头,一样的近视眼镜,一样风格的T恤,一样的说话口吻……刚刚好来玩一场萨提亚的心灵游戏。导演嘛,自然是赖老。

         A是本尊。现在,他迈上了人生路,刚走上三步,眼睛就被助教准备的眼罩蒙上了——我们被大人教导要怎么去看,从那个时候,我们失去了自己的眼光;再走三步,耳朵也被罩住——我们学会了听从别人的,从那个时候起,我们失去了自己的声音。

         七步路不到,A就失明失聪了,但人生路还要继续。再走上三步,赖老师接过了助教递上来的绳子,用绳子缠住他的胸部——我们要学力争上游,要赢,要出人投地……我们就得忽略内心里柔弱的东西,不管如何,路还得继续走,没有了视力听力,我们仅仅能胡乱抓身边的东西,所以A的双手也被缚住,现在他成了囚徒,一步一步看起来是自己在走,结果都是被捆绑着,再往前三步,赖老师把绑手剩下的绳子拉到A的脚下,连脚也缚住,还幸灾乐祸地叫“继续走继续走!……”

          怎么走哈哈哈!?…… A停下来。

    “好吧,现在,假如你自由了,解放了,可以给自己松绑了,你要怎么做?”赖老师发问。

    A先拿掉了眼罩,停一停取下了耳罩,然后是松开了绑手的绳子,然后是脚上套的,随后把胸部的绳子结也解了……再一转身,离开B已经好远,“瞧瞧,你把自己的心丢在什么地方啦!”其实也还是不远啦,A回头,还能看到把心撂下的地方——B还在那头老老实实地站着。而我们都是这样一路走过去,我们把自己的心丢在什么地方了?

    AB走回去,两个男人在我们一堆女人面前一会儿勾肩搭背一会儿并肩,试图找到最舒服的相处方式。A在走得兴头时忽地转一个弯儿,就听到B轻声来一句“下次掉头先打个招呼!”,奇异的是,扮演心灵的B,这个时候真的很“心灵”,他一改之前有脑无心的学者风范,能说出很智慧的话,B告诉A,心灵需要被当着真正的伴侣,而不是被掌控或者被玩弄的东西!

         萨提亚的妙处之一,就是把心里的东西明明白白摆出来,让我们看到——我们一边长大,一边就这么把心灵扔到一边,就这么离弃了自己的内在,人嘛是越来越社会化,内心却越来越惶惶和空洞。

         AB都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我也有。不过,A能远远地看着B,走回去,靠近,跟他一道……我把自己的心丢在哪里啦?看来,要找到自己的心,得耳聪目明,得腿脚灵便,得挣脱了束缚有了自由,不然,也见不到自己的真心——真想跟我的真心呆一会儿啊!

     

  • 哆基朴的天空

    2010-6-13

     

                       世间万物,都有它存在的理由……


         《哆基朴的天空》大概是在儿子3岁左右时,我跟着他看的一张牒。
           
          “哆基朴”其实就是一坨狗大便,它不被祝福、不被期待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孤零零地呆在乡村的黄泥土地上,小鸟不愿跟它做朋友,经过的大鸡不准小鸡跟它说话……伤心的哆基朴开始怀疑:我究竟为了什么而来到这个世界上呢?

        渐渐地,在风吹雨打中,哆基朴开始有了好朋友,但它仍然觉得自己很没用。

         有一天,奇迹发生了:冬天结束,冰雪溶化,哆基朴发现在自己的脚下,竟然开出了一朵美丽的花!这时哆基朴终于明白,原来,它就是为了这朵小花而来……

       那坨圆滚滚的哆基朴,据说是手捏的黏土娃娃,它会哭泣、会微笑,会露出沉思中的哲学家表情。当小花开放,哆基朴喜极而泣的那一瞬间,你会感到亲眼目睹了一场上天赐予的奇迹。

          简单的故事、极美的画面,才能传达出这样的感动。片中另一个触动人心之处,是韩国钢琴王子([冬季恋歌]作曲家之一YIRUMA)李闰岷的配乐!这部讲述一坨狗屎的片片,在2003年荣获东京国际动画节优秀作品奖,2004年入围台湾国际儿童影展最佳动画……在2006年,它治愈了我的洁癖。

       不管如何卑微或平凡的生命,既然来到这世上,就一定有其存在的意义,因为“上帝不会无缘无故创造你,他一定会为你做最妥善的安排!”


     

  • 李子勋:假定他好,八成他就会好???

    2010-6-01

        前几天,看到了李子勋老师给大家讲述的一个婚姻故事,李子勋老师通过故事告诉大家:选择美好的假定,你并没有失去什么,却获得了与这个假设同在的幸福感。


        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太太发现先生手机里有一个暧昧的短信,便问他:“你是不是有外遇了?”先生回答:“没有。”这时候,太太该怎么做?

      心理治疗师的建议是,如果你要问,就必须要相信先生的回答,如果你不相信他的回答,你宁肯不问。为什么?因为你问出答案后又不相信,那提问还有什么意义?
        于是,太太又重获幸福感,相信先生是忠贞于爱情的。
      可是5年以后,太太发现错了,其实上次自己最初的怀疑是对的。是不是太太就失去了什么?
        我们先不要忙着回答,而是重回到5年前,假设这位太太在先生解释以后并不相信,而是经常去跟踪,跟先生争吵。5年以后,她终于证实先生不爱自己了。
      同样都是5年,这5年的时光谁过得更好?选择美好假定的太太这5年仍然是幸福的,夫妻关系也相对和缓,孩子的心理也不会受伤;而选择怀疑的太太这5年是痛苦的,孩子的心理也会因为父母不断争吵而受伤。而且许多例子表明,当一个婚姻濒临破裂的时候,选择信任与坚持比选择怀疑与排斥拥有更多挽救婚姻的机会。

        心理治疗师让我们先不要忙着回答,自己却很着急很得意地抛出这个答案来,蓦一看真是很人生智慧啊,再一想,这位“心理治疗师”给太太设定的这个心理路线,怎么就这么笔直呢?
        为什么这个“心理治疗师”就能断言,太太这被骗和自我欺骗的5年,一定要比面对真相幸福?如果回到5年前,太太看到先生的暧昧短信选择怀疑,她争吵、跟踪,终于发现先生跟人媾合,对她来说真的是世界末日,她吵她闹,结果之一是老公吓坏了,灰溜溜回家,就跟胡适太太训夫一样,问题解决!结果之二是老公心死了,一走了之,被抛弃的太太赚到的,起码的还有年轻5岁的时光,这让她有了多5倍都不止的机会,重新选择人生!李老师怎么知道该太太需要花5年的时间,才终于搞明白先生不爱自己?
        假装好,不一定好!在我的经验里,如果先生外遇,其实每个太太都直觉地会知道。她们一遍又一遍地,努力消除脑子里不断冒出来的怀疑,让自己相信那个男人,有时候,她甚至真的做到了,结果是丈夫更加肆无忌惮地外遇去,直到后来都懒得再去掩盖。让太太假装好,只不过是给了先生5年的“幸福”生活——拥着情人,老婆不闹,孩子也老实安宁……

        这种幸福虽然长不了,但反正混一天是一天。而且,只要太太假装好,假装得足够好,先生的好日子就能更长。不想看的东西,人还能够闭眼不见,但痛了,甚至是剧痛了,能够装着不痛?
        过了5年被欺骗和自我欺骗的“幸福”生活,发现的真相,太太将会花比之前5年更长的时间来痛苦、痛恨跟恚恨,这个时候吵闹都没底气,人老色衰,除了带着对老公的信任度几近为零的不安全感和焦虑,她能做的是死死拽着他——5年,她失去了多少从地狱重生的机会!她该一直装着过得好吗?

        所以,假如这个婚姻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先生发现自己年轻漂亮的太太手机里有一个暧昧的短信,便问她:“你是不是外遇了?”(注:一般先生不是这么问的,他多半会愤怒地问:“说!在跟谁不清不楚呢?”) 太太回答:“没有”。这时候,李老师建议先生怎么做呢?假装自己的婚姻很好?

  • 进入哈里•波特时代

    2010-5-24

     

        去年就卖来了全套的《哈里波特》,儿子看了第1集就扔下,继续看自己的《维尼熊和跳跳虎》去了。这几天他竟然翻出《哈里波特》,自己从第1一直看到第5集,然后又从第1集开看……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前面3集。

         他喜欢的片片,就会这样一遍一遍看,比我的用户忠诚度高多了。

         一路历数过来,我陪看过《天线宝宝》,《猫抓老鼠)》《poloo》,《米奇妙妙屋》,《格林童话》,《维尼熊和跳跳虎》,各类《奥特曼》……结果是好几年时光,我说话都带儿语:吃饭是吃饭饭;睡觉是睡觉觉;上班嘛,当然是上班班……

         买来《哈里波特》,是想让我们有些观赏的共同爱好——我们不能一直这么“幼稚”吧,起码快点进入小学生时代吧。

         不过,孩子的发展不是妈妈强求来的,他不喜欢的东西就是不喜欢,就跟现在突然喜欢了一样。

         他在不同的年龄,就是会喜欢不同的片片,现在偶尔看看《米奇妙妙屋》,他总结说“这个幼儿园小朋友看看蛮好的,能够学点数数认形状什么的。”,2年前,他可是抱着米奇公仔逛动物园,还一定要跟“米奇”一块儿照相,还特别让我给“米奇”介绍各种动物,免得“米奇”不认识。

        他曾经还狂爱《奥特曼》,直到某个奥特曼中的怪兽吓着了他。那个奥特曼怪兽出来得比较时空错位,真想不出来编剧和导演们怎么会想得出来给孩子拍这样的东西。这一吓,他收起了奥特曼,开始看《格林童话》和《维尼熊》。

         如果片片有能量,那么《维尼熊》是最纯净的孩童的,调皮的跳跳虎,忧虑的伊耳,憨厚的维尼熊,可爱的戴比……儿子几乎都记得下它们每一句诙谐的对白。这是我们俩都会笑得前仰后合的片片,《维尼熊》之前的片片,基本上是儿子自己在那里前仰后合,我看着他这么激动地前仰后合后忍不住前仰后合……

         好消息是,当儿子开始看《哈里波特》,就意味着我已经从童话世界出来,进入魔幻世界了,虽然要看懂《阿凡达》还要待以时日,但起码我们离青春偶像片和生活片的时代越来越近了!

  • 钱具有的能量

    2010-5-17

     

    朋友发来的一篇小故事,邀你读一读:

    这是炎热小镇慵懒的一天。

    太阳高挂,街道无人,时机歹歹,每个人都债台高筑 欠别人1000元,靠信用度日。

    这天,从外地来了一位有钱的旅客,正开车通过镇上。他在一家汽车旅馆前停车,进去后,拿出一张 1000 元钞票放在柜台,说他想先看看楼上的房间,挑一间合适的过夜。

    就在该名先生上楼的时候,店主抓了这张 1000 元钞,跑到隔壁屠户那里付了他欠的钱。屠夫有了 1000 元,横过马路付清了欠猪农的钱。 猪农拿了 1000 元,奔向饲料和燃料供货商,也付清了他欠的钱。那个在农会做事的老兄,拿到 1000 元,赶忙去付清他召妓的钱(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当地的服务业也不得不提供信用服务)。有了 1000 元,这名妓女冲到旅馆付了她所欠的房间钱。旅馆店主把这 1000 元放到柜台上,以免旅客下楼时起疑。

    此时这位旅客下楼来,拿起 1000 元钞票,声称客房没一间满意的,他把钱收回,塞进口袋,走了。

    这一天,表面看起来,没有人生产了什么东西,也没有人得到任何东西。但是现在全镇的债务都清了,而且以更乐观的态度面对未来。

    钱就是这样流通的。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