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6-25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统计信息

  • 访问量: 490
  • 日志数: 2
  • 建立时间: 2008-12-12
  • 更新时间: 2009-02-25

RSS订阅

我的最新日志

  • 行囊中的西藏

    2009-2-25

    行囊中的西藏

    题记:流浪在西藏,将拉萨的日光,放进心中珍藏,把西藏的故事,都收进行囊。带着阳光和那种纯净的美,让我将一切遗忘……

    走近拉萨

    带着梦想和行李,飞机在崇山峻岭和白云间穿行。我们知道,很快就将到达有“世界第三极”之称的青藏高原,果然,15分钟后,我们降落在贡嘎机场。

    一出机舱,漫天如银的阳光泻了一片,很耀眼,却奇异地温和,并不闷躁。贡嘎机场玲珑如珠,嵌入群山之间。

    出了机场,车沿着宽阔的机场路前行。右边就是世界上最高的河流――雅鲁藏布江,并不湍急,阳光下泛着金光,直伸入远处的天空。路两旁的柳树枝条不长,也不纤细,随风轻拂,阳光透过树缝,点点洒落在我们的脸上、身上,远远的树间渗出一点点宝石蓝的天空。远山是如凝脂的青色,与云相接。

    转过一座山体,眼前居然出现一片开阔的金黄色的油菜花地,花事正盛。银蓝色的拉萨河、宝石蓝的天空、如絮如脂的白云、绿得油亮且泛光的树叶、黄得耀眼的菜花、披着绿色绒衣的巍峨群山,纷纷抢入我们的眼帘。平原长大的孩子都从未见过这样壮观与明丽揉成一团的灿烂,忍不住发出惊呼。

    山势轻转,又是笔直的绿荫。迎面向我们压来的是磷峋的怪石,我将头伸出车窗,仰头望去,山势如同一把匕首,直插天空。山的顶端,一只苍鹰在低矮的天幕盘旋,磅礴而悲凉。

    画随车移,如银色缎带的拉萨河直将我们送入拉萨,安顿下来。

    朝圣的第一站----大昭寺

    昨夜的一场雨后,天空格外清新。清晨推开窗,印入眼帘的是浮云,叠叠的浮云,藏青色的山在浮云间若隐若现。云雾在山间升腾,太阳快要出来了,给浮云、山顶都镶了一道金边。

    早饭后,我们决定先到布达拉宫买明天的票,再步行到大昭寺。

    早晨的阳光居然是清凉的,溢到布达拉宫广场。天空蓝得纯净,没有都市中被切割得七零八落的零乱,一篇坦阔。举头四望,山、山、山,还是山;云、云、云,层层叠叠的云。而布达拉宫就在山脉的顶端,红白相间的墙,金的顶,藏族人用色特有的明快,直直地砌入云端,自然而然的生出无比的庄严神圣来。你几乎不用怀疑,在那样与天接近的地方,金色的光辉中,可以听见神的窃窃私语。

    买了票,我们向大昭寺进发。

    远远地,就听见喧闹,穿过如织的人潮,循着酥油的味道,我们很容易找到大昭寺的入口。据说这是信徒朝圣的第一站,也是修行者启蒙的地方。和我们想象中的庄严神圣完全不同,只有墙面的斑驳和壁画的剥落证实了这座兴建于松赞干布时期的庙宇的千年历史。随着墙上的精美绝伦的壁画去重现历史,几乎可以清晰地看见当年神羊托土建寺的盛况和松赞干布、尺尊公主的仙人之姿。

    藏人们排队进入大昭寺,秩序井然,队伍中有老人、小孩,更多的却是青壮年。他们身上都有浓浓的酥油味,和他们的虔诚一起,钻进我们鼻中,也钻进心里。他们口中喃喃祈祷,我们听不懂,却可以从他们肃穆和尊崇的神色感觉他们的虔诚。周围除了祈祷,什么也没有。

    转动经轮,我和藏人们一起,祈祷来年的好运。轮座已经十分光滑,想来亦有千万人在此祈愿。看到他们眼中的坚定,谁会怀疑这样的金轮真的会给他们好运?

    殿内灰暗,灯光极其微弱。在微微的光中,释迦牟尼的十二岁等身像,带着睥睨天下的微笑。那微笑在酥油灯闪烁的灯火的映照下,更加神秘莫测。几个藏人在殿前长身跪伏,看不见他们的脸,却可以看见他们膝头破损的长裙和已经磨穿的手垫,想来他们远行至此。一个藏人转身,我们可以看见他额头灰色的印迹,不由得心生敬意。也许他们所信仰的非我们所能认识、接受,但对信仰的坚定使他们如此可敬、坚强和不可摧毁。

    登上殿顶,黄色的经帘、金色的顶,映衬着蓝色的天和远处静默而威严的布达拉宫。经幡在风中烈烈舞动,是藏人们对神殷切的祈盼。远处云雾在山脉间涌动,千娇百媚,有的从山顶喷涌而出,盘旋而上,如飞龙腾空;有的层峦叠嶂,欲与青山试比高;又有如火山岩浆涌动,将山体贴个严实;有的如山的裙裾,风中轻舞飞扬……我转头叫朋友看,云雾却又是一番景象了。世事亦是如此,宛转流动,去的自去,来的自来,回头处,已是万般景象。刹那间,我懂得,殿中释迦牟尼的微笑了。手指灵动间,已是一片净土。

    拉萨最美的一角―――罗布林卡

    下午,我们到了被称为拉萨“最美的一角”的罗布林卡,是达赖的夏宫。罗布林卡包括“金色颇章、格桑颇章、达丹明久颇章”三部分。园内有苍松、翠柏、各种奇花异草和珍稀动物,因历史最长、最为壮观的格桑颇章在整修,我们只好参观了达丹明久颇章,是罗布林卡最美的宫殿。罗布林卡藏语为“宝贝园林”的意思,而达丹明久据说是永恒的意思。

    一进门,就见满天飞絮,正暗自惊奇,就见到一棵百年之久的榆树,而满天飞絮正是闻名已久的榆花。榆花在空阔的蓝天下飞舞,旋转,像漫天的小雪,却不湿人衣襟,只悄悄地粘在头上、身上,伴游子远行;有的悄然隐入密林,再也不见踪影。榆树纠结而上,枝干苍劲有力,枝上的花却如轻絮,阳光透过稀落的枝干,给花镀上呈浅紫色的边,如雾般轻灵。阳光并不刺目,甚至可以看见被枝干分割的太阳的轮廓。同伴禁不住张开双臂,欲把轻扬的榆花抱个满怀,花却不为所动,依旧各自轻灵飘舞。

    远远飘来隐约的琴声和歌声,我和朋友循声而去。原来是两个藏族小伙在拨弄扎聂琴。我们自然好奇,就过去与他们攀谈。小伙很热情,他们慷慨地把手中的乐器递给我们,并耐心地教我们,朋友像模像样地拿着琴摆了几个造型,把大家都逗乐了。小伙见我们喜欢他们的乐器,就更加热情了。在我们与他们挥手道别之后,还远远听见他们的琴声和歌声,回头看去,两个小伙黝黑的脸上挂着阳光般的微笑。我也忍不住笑了,又挥挥手,歌声更加嘹亮了。

    在歌声缭绕中,我们到了新宫主建筑达丹明久前。有两个女孩在试穿藏装,清秀可人。我们也跃跃欲试,刚换上夏装,准备照相,一大群藏人围了上来,一个女孩连声用不大标准的汉语说:“好看、好看!”连朋友也说着一换藏装,还真有几分像藏人。我们自然和这些人攀谈起来,小孩子大多会汉语。原来,这是一大家子,到拉萨朝圣。他们脸上明媚的笑吸引了我们,我们邀请他们和我们一起照相,他们爽快地同意了。照完相,我们已成为朋友,友善地告别,并互道珍重。出发前曾听朋友说起藏人的骠悍和鲁莽,心存几分畏惧,在这样的温暖面前,也如冰雪般融化了。

    进得宫殿,富丽堂皇自不待言。最吸引人的是壁画,美仑美奂,生动叙述了藏人悠久的历史。随着壁画前行,赤松德赞、松赞干布的生平故事一一展现,五世达赖当年政教合一的魄力深深感动着我们。当年达赖在这里接见政要,曾经的辉煌和肃穆已成为凝固的壁画,时间却仍然自顾自流动。想达赖回宫,见到曾经戒备森严的私人行宫变成平民百姓游览的圣地,当生万千感慨罢!

    匆匆出了行宫,已是黄昏。金色的建筑在夕阳的柔光下居然现出几分柔美……

    宗角禄康

    到拉萨的第二天,我们便试图寻找著名诗人、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遗迹,恐怕这是历史上传说最多也是最具争议的达赖。在布达拉宫里没有他的灵塔,有人说是由于宗教和政治纷争,他被迫远走他方;也有人说是他与情人的幽会违背神的旨意,所以二十四岁时亡于解于北京途中……

    一个朋友告诉我,在宗角禄康公园,有他建的龙王宫。格鲁教派很忌讳提到他,所以并不出名,且规模不大。我们在布达拉宫背后找到了它。

    公园并不特别,人工修建的草坪、鲜艳亮丽的花朵、纤细修长的柔柳。然而,越往里走,越让我们惊奇。狭窄的道旁,是虬枝劲结的左旋柳,交织在一起,将天空封了个严严实实。偶尔不小心有阳光从叶缝里溜了进来,划出一条明亮的线。风中叶片沙沙作响,几只不知名的鸟唧唧鸣啼,似乎急于告诉我们他们当年目睹的遭到宗教禁锢的天才的故事。难怪仓央嘉措有“南谷柳林郁郁枝,遮得画眉自在啼”的佳句。

    我们到了湖边,湖边绿柳成荫,湖水映着天空,泛着蓝光,几只雪白的鹅悠闲地游来游去,青绿色的枝条上方,是陡峭的石壁、顶天而立的布达拉宫,偶有如飞丝的白云掠过。

    湖心的小岛上,有一座极小的庙宇,这就是仓央嘉措修建的行宫。宫中很暗,只有两个年轻的喇嘛。可能是很少有游人进来,他们对我们的来访有些错愕,但毕竟是修行的人,很快就给我们热情地当起导游来。宫中的壁画多以密宗的修行图为主,在昏暗的光线中有些诡异。当我们问及仓央嘉措的情诗,喇嘛有些支吾,我们也不好深问。不过到了楼上,年轻的喇嘛把仓央夜里修行的地方指给我们看。站在那儿,我仿佛看见清朗的月夜,月洁白而安详,年轻的仓央嘉措裹着绛红色的袈裟,忧伤地眺望远方。高处的布达拉宫反射着清冷的月光,凄美欲绝。仓央的灵魂就被压在这样一座神殿下,快要窒息。他不敢高声,轻轻吟道:“东山崔嵬不可登,绝顶高天明月生,红颜又惹相思苦,此心独忆是卿卿….”满心里是佳人的容颜和泛滥的相思。月光更加凄艳,似乎要吸纳他的灵魂,助他早日得以飞升。

    朋友的呼唤把我拉回了朗日的青空,我收起思绪,飞快地下楼,似乎慢了一步,就会将灵魂禁锢。

    雪域幸福茶馆

    我们试图去寻找那个有着仓央的美丽故事的藏餐馆,却没有找到。失望之余,我们随便踱进了一家藏餐馆,叫“雪域幸福茶馆”。店面并不开阔,也不很干净,但据当地人介绍,这里有很好的藏面和甜茶。

    我们坐下来,桌上放了一个色彩斑斓的像花瓶的白铁皮筒子,我们好奇地问小二,他告诉我们,这是放转经筒用的。藏人很多不识字,但又要每天颂念经文,于是,聪明的藏人就想出两个办法,一个就是印制经幡,插在屋顶,风每吹动一次,就意味着将经文颂念一遍;还有一个,就是将经文印好,装在转经筒内,握在手里,顺时针旋转,每转一圈就是将经文颂念一遍,经筒是不能倒放的,倒放是对神不敬。这时,我们才明白为什么每个朝圣的藏人都一路转着经筒。

    面端上来,很大碗,面居然很香,就是太过油腻。小二给我们送上三磅酥油茶和一盘泡菜,泡菜冰凉,异常可口。店里的人不多,我们和略带孩子气的店小二攀谈起来。他是个打工的学生,父亲是藏人,母亲是汉人,我们问他这样的血统会不会在藏区受到歧视,他笑了:“怎么会?我们这样的在这儿叫‘团结族’,大家都很习惯。”之后,他推荐我们去一些地方,并用藏汉两种文字写给我们,又教我们说藏语。像问“你好”藏语说“gangkamusang(只能略示发音),而他推荐的几个地点,他也不厌其烦地教我们说藏语。后来,他听说我们是教师,就谈到他今年高三,想考清华大学,我们祝他如愿以偿。

    饭后,他带我们参观了厨房,几个藏族姑娘嘻嘻哈哈地围上来,争先恐后地告诉我们酥油茶的做法,并请我们喝刚做出来的茶。因为吃得很饱,我们表示不喝,几个姑娘看起来很沮丧,一个使劲说:“不收钱的,不收钱的。”最后,盛情难却,我们又喝了一些新鲜的酥油茶和甜茶。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预约参观布达拉宫的时间到了,我们不得不告别美味和美丽可爱的藏族姑娘,往布达拉宫走去。

    布达拉宫

    我甚至很犹豫是否记载我的布达拉宫之行,因为以我贫瘠的知识和贫乏的语言,实在无力去描述这样的一座神殿。我也不敢去描述我在布达拉宫之巅所见,语言永远无法超越画笔,我只想用一支画笔,去描绘周围的画境。你能想像,当你发现四周都是流动的油画,而你置身画中的震撼吗?轻软如脂的白云、若隐若现的色彩丰富的群山,远方地平线居然错落有致,在这样的画境中,又那样一座白色和砖红色相嵌,金色屋顶的殿宇,高高屹立于云层之间,反射着太阳的金光,这样的美景中,我除了屏息,还能做什么呢?到这时才会理解“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意境。

    布达拉宫依山垒砌,群楼重迭,殿宇嵯峨,气势雄伟,有横空出世、气贯苍穹之势,坚实墩厚的花岗石墙体,金顶上有巨大鎏金宝瓶、幢和红幡,交相映辉。沿着锯齿状的路蜿蜒向上,一切尘世的俗景次第呈现,而我,渐渐产生一种超然于物外的幻觉,我几乎毫不怀疑,给我一把梯子,我会将我卑微的身体匍匐在神的脚下。

    随着语音导览机的介绍,我们开始虔诚地去检索布达拉宫的历史,追寻历代赞普和达赖的足迹,依稀可见当年迁都拉萨的盛况,以及白宫初建的辉煌。而五世达赖是布达拉宫盛况的重建者,他建了红宫,并使之成为一座真正的圣殿和宝库。主楼115.703,十三层,一千多个房间,每个房间都堪称当今瑰宝。而现在开放的,仅仅22个殿。据说开放过50多个殿,游客常常在里面迷路。

    我们参观的第一个就是五世达赖的灵塔殿,存放有五世达赖、十世达赖、十二世达赖的灵塔以及8座镶有各种珠宝的银质善逝佛塔等其中五世达赖的是第一座,也是最大的一座。高14.86米据记载,仅镶包这一灵塔所用的黄金就达11.9万两之多。塔面镶嵌各种珠宝上万颗,塔瓶内是经脱水处理后配以香料、藏红花保存的五世达赖遗体,塔前陈设着金灯金碗以及明清时期的玉器、瓷器。

    红宫中最大的宫殿叫司西平措,也称西大殿,与白宫的东大殿遥遥相对,是五世达赖喇嘛灵塔的享堂,建筑面积680多平方米,有48根柱子。它的方柱和斗拱雕刻得十分精致,周围的壁画很有讲究,绘有五世达赖喇嘛的生平。

    看了这些,想起昨天在大昭寺见到的贫苦藏民脸上的企望,这座灵塔无疑是一个绝大的讽刺。宗教本是救赎世人的一种哲学,却成为个人成就奢华的工具。就算在这样的神殿里,我也不由得大不敬地怀疑起那座灵塔中的枯骨来。达赖们用了巨大的财富建立了世界上最高的最富丽堂皇的墓碑,不知道是否他们真的认为死亡是如此尊贵,生命是如此卑微?

    沿着回廊,我们参观了法王洞。据说被西藏佛教徒尊称为法王的松赞干布当年曾在此修行。殿内有松赞干布、文成公主、赤尊公主以及叶蕃王朝大臣噶尔东赞(禄东赞)和吞米·桑布扎等塑像,松赞干布气定神闲,英气逼人,文成的端庄娴静,赤尊有着浓浓的异域风情,藏文创始人桑布扎聪明俊秀,噶尔东赞身躯微曲,似在为赞普出谋划策。洞里还有吐蕃先祖的遗物,如炉灶、石锅、石臼等,更增添了这古洞的神秘。一时间,我仿佛错入时空,在1300年前的王宫里听君臣对答。

    在红宫的3层东侧,有座神殿叫堆廓拉康,汉语意译为时轮殿,殿内供奉着铜质鎏金时轮坛城一座,坛城是密宗理想中的世界格局,是佛讲经说法、修行的地方。坛城又称“曼陀罗”是密宗宗教文化最神秘的部分之一。时轮坛城也是代表人体的,也是代表宇宙的,在建构上它的每一个组成成分都与人体有着对应关系。宇宙中的任何事物都是有对应规律的。在时轮坛城中就有360个佛代表360个值日星。每座坛城中都有一个主供佛,时轮坛城的主供佛是金刚。这座时轮坛城不仅有宗教含义,还暗含天文历算知识。在密宗的理念中,坛城是的象征,天地万物井然有序。坛城是藏文化古老智慧的结晶,修行者以之为冥思对象,进而以自身观为坛城。成佛必然要过此境界。据说直到今天,坛城的建构仍有许多不解之谜。

    带着疑惑,我们到了三层的帕巴拉康,也叫观音殿,门楣上有块大匾,上书福田妙果4字,为同治皇帝御笔。殿内供奉的帕巴洛桑夏然佛的两旁还有五、七、八、九世达赖和宗喀巴、莲花生的造像。还有一块有趣的石头,上面有个脚印,据说是十二世达赖喇嘛小时候踩出来的。殿内正中供奉的檀香木质自在观音像,为松赞干布所依本尊,属布达拉宫的稀世珍品。

       我们一路前行,心里充满一轮又一轮的惊奇和期待。一个喇嘛见我们手里拿著转经筒,动作很笨拙,走上前来,施了礼,殷切地教我们边转边念六字真言。好不容易,我们才把六字真言发出正确的音,谢过喇嘛,接着前行。沿途的藏人听得我们口中喃喃,向我们投来友善而好奇的笑。
       我们一直在美仑美奂的壁画中穿行。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些色彩艳丽、栩栩如生的作品有1300多年的历史。这是一部奇特的百科全书,除了宗教典故、宗教仪式之外,几乎所有的历史大事件、藏人的生活习俗都可以在上面找到。我们在历史中穿行,每一个场景都如此生动,历史在这儿是真实而鲜活的。我想以我的知识不足以描绘这样的神奇,所以,我决定放弃,从历史的长廊中抽身,去感受一些新的惊异。

    用眼花缭乱实在不足以形容我在布达拉宫的感受,那么多明快的色彩、奇特的造型、如山的经卷、美丽的传说、各种奇珍异宝,都纷纷挤进我的视线,目不暇接。

    出了布达拉宫,还未从震撼中清醒,我已站在一个叫巴扎童嘎的小店前。木雕的门饰旁,夕阳的柔光中,躺着一直名唤“LUCKY”的白色小狗。我站在门边,那只狗抬眼望望我,未作任何表示。我坐在门边的木凳上,店主很热情,立即端了一杯红茶出来,却并未向我推荐他的货品。这样懒散的我,坐在街边的木凳上,旁边一直卧在夕阳里的懒洋洋的狗,端着一杯汤色红亮的茶,看天空流云飞卷,“人生至味是清欢”的旧句悄然而至。相较于达赖的辉煌,这样平凡的我,这样简单的街头小景,不也是一种极不易得的幸福?

    渐近林芝

    我们决定一大早就到有“西藏的江南”之称的林芝,所有的旅游指南都告诉我们,到那木错和日喀则之前应先到林芝,据说有无限好处,除了海拔低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好处,带着疑问,我们上路了。

    车从拉萨出发,不到8点,清晨的雾气仍在上升,将连绵的群山托了起来。云气蒸腾处,山调皮地时时露出小小尖角。雨后的山尤其清新,太阳已出来了,光线很柔和,感觉像母亲的手。云丝丝流动,汇成一条条灵动的雪白哈达,将青山衬托得更加青翠。车在飞驰,山也随着流动起来。山是有生命的,层峦叠嶂,逦迤延展,每一层都悄悄蕴藏一个惊奇。每座山峰都忙着呈现不同的美丽,一时巍峨,一时清灵,一时妖娆……,或色彩丰盈,如端丽少妇;或威武雄壮,直顶蓝天;或薄而锐利,像刀片贴在蓝天;或清灵秀丽,白云缭绕,山顶积雪不多,犹如绿裳少女身披轻纱,头戴白色花冠,静静伫立;也有两翼的山犹如鹰的翅膀,而我们,就在这样的翅膀上飞翔……太阳已经很高了,却被云挡住。阳光将云的影映在山上,光影交错,灵动变幻。也有阳光挤过云缝,射到山上,那油润的绿就更加明亮了。那线明亮在微风中飘拂,如同美丽裙边,旋转轻舞。

    步步即景,处处皆画。雪水从山间流下,汇成尼洋河。水是千姿百态的。这处是潺潺溪流,绕着河坝,河坝上盛开了零星的白、红、黄、蓝的花,像星星点缀在绿毯上;有的干脆一大片一大片的,像彩色的轻雾;还有的呈带状,衬着墨色的山,艳丽无比……几头牦牛、几匹马,在这样的画幅中,犹如一幅幅剪影。

    那一处却是从山上直冲下来,飞花溅玉般,击在白色的卵石上,泛起银白的浪花。水面映着蓝天,竟成了生动的银蓝色。一朵朵银蓝色花朵争相怒放,煞是耀眼。我们被这样的美吸引,停下车戏水,掬一捧到嘴边,清甜无比,顿觉神清气爽。

    另一处从山顶渗下来,在山间缝隙里,远远地像一条银色的线,将山的衣裳缝合,秀美异常。随着车的飞驰,似乎随风飞扬。有的山顶云雾笼罩,那些细细的银流便这样从天上滑落,缓缓汇入人间。

    又有一处,水欲静而风不止,波光粼粼,像一块透亮的翡翠,却明亮得多,闪烁的光线摇动映在水里的树影,整池水如有灵性,低低细语。

    到了汇合处,却又是奔腾汹涌,广阔无比,直流进峡谷,延伸至天边……水或深或浅,有来自不同的山,显出多种不同层次的颜色来。水流缓慢处,犹如嵌在重山之中的巨大绿松石。远树如烟,深深浅浅,浅绿、深绿、浅灰、淡紫、赭红、土黄……映在水里,水就更加千变万化了。

    一路上水声山色伴我们前行。车里充满了我们的轻叹,或雄壮,或秀丽,或质朴…..一时间,竟觉语言的贫乏,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了。

    进了林芝界,开始下零星的小雨,雾气升腾,整个世界一片迷蒙。在迷蒙中,远远的高空,艳阳高照。

    突然,我朋友大叫起来,远处,一条明亮的七彩带横在路的尽头,山因此而更加明亮,树也变得透明。我们都被惊呆了。好奇心驱使,我们的车跑得飞快,到了前面,我们才发现,刚才所见,不过是彩虹一角。但谁又会相信,在这山到那山间,竟有无数条彩虹竟相辉映,绚烂无比。我们在彩虹里穿行,谁也不敢出声,怕惊醒这一华美梦境。

    不知怎么,我还居然想起“上善若水”这句话来。这云、这雾、这水、这雨、这样的彩虹,变幻着这样的美丽,岂不是水的性质和涵养所致?

                           鲁朗林海

    鲁朗,在藏语中是“叫人不想家”的意思,去过的朋友都推荐我们去看看,所以,尽管路途遥远,我们还是决定前行。

    那是片狭长的高原山地草甸带。溪流涓涓,泉水潺潺。 草甸带的下部,农牧民的村落星罗棋布,具有林区特色的木篱笆、木板屋、木头桥错落其间,构成一幅恬静优美的山居图。

    一路都在爬山,司机告诉我们,我们正在色季拉山,色季拉山是西藏苯教的圣山,这座山最有名的就是46月漫山遍野的杜鹃,而今天的我们,无缘于这座山的盛况了。路一直蜿蜒向上,越来越高,且急转处很多。一面是山,一面却是陡峭的悬崖。从车窗望去,是密密的喜马拉雅冷杉,树顶在我们眼前掠过,有些树尖还挂着苔藓,我手心里俱是冷汗。一辆自行车迎面而来,急速冲下去了。我不由汗颜。

    虽是7月,仍可见皑皑雪山。司机告诉我们,那就是南迦巴瓦峰。我们停下车,南迦巴瓦气势磅礴,烁烁阳光下,闪着逼人寒气。她那么冷艳,让人心仪;那么超然物外,至纯至洁,凛然不可侵犯;那么傲然,仿佛尘世浮华与她无涉;那么静默,仿似静坐参禅,不容人侵扰……只觉肉身的污秽如冰雪融化,唯愿灵魂飞升,和飞雪一起伴随她身侧,追随她翘首解读亘古谜题……

    司机催我们前行,打断了我的迷醉。上车不久,远山渐渐油润起来,扑入眼帘的是绿,层层叠叠的绿,鲁朗林海到了。

    林和山浑然一体,望不到头。云蒸霞蔚,雾气中的林海缥缈虚幻。我们小心翼翼地下到观景台,便置身于绿的怀抱中了。林海如此苍茫,让人瞬间忘物忘我忘忧,旅途的疲劳荡涤一空。四周是如此沉寂,我大叫一声,试图唤醒山林,然而声音终究被重重绿浪吞没了,不显一丝痕迹。呆呆的看着那些树、草和不知名的花,他们是幸福的,自由自在地生活在那儿,没有红尘的喧嚣,没有我们这样的俗物的污染,花开花谢、草长莺飞,悄然流转,已是红尘数轮。我坐在观景台上,任那醉人的绿将我淹没,洗涤……不知坐了多久,几乎忘了自己置身于何处,仿佛原本就是那样一棵松树,一株小草,静静地待在那儿,已逾千年……

    巴松措湖

    在返回拉萨的途中,我们沿着巴河桥拐进了巴松措。巴松措又名错高湖,“错高”在藏语中意为绿色的水,是宁玛派的圣湖,形状如镶嵌在高峡深谷中的一轮新月。与其说是一个旅游胜地,不如说这是一个世外桃源。

    在云雾缭绕的群山之中,有这样一个湖,静静的,如镶在群山间一块通透的祖母绿,那么清纯的绿,不含一丝杂质;那么诱人的绿,含蓄而浓烈;那么柔软的绿,犹如群山的巨大裙幅;那么光滑的绿,使人忍不住伏身抚摸,甚至想用脸去感受那如丝缎般的光滑……水中有一条清晰的横纹,传说当年格萨尔王到此地,水自然地分开一条路,引他前行。遥想当年的波澜壮阔,怎不令人悠然神往?

    到湖心岛的船很独特,是那种手拉的木排,站在这样的船上,水天一片空阔。湖心岛又叫空心岛,岛与湖底是不相连而漂浮在湖水上的,虽然仅是一个传说,仍然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所以到岛上,就迫不及待地跺跺脚,却让我有些失望。

    小岛上有唐代的建筑“错宗工巴寺”,是西藏有名的红教宁玛派寺庙,建于唐代末年,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了。寺南有一“桃抱松”,桃和松合为一体,遮天蔽日,想来桃花灼灼之时,红绿相映,刚柔并济,一定是不可多得的胜景。还有一棵生肖树,已生长千年,据说每个人在本命年到这棵树前,找到自己的生肖,就可以消灾解厄。树枝的确千姿百态,然而我终究不具慧眼,没有找到自己的生肖。

    乘着快艇离开湖心岛, 湖水清澈见底,四周环绕的雪山倒映其中。沙鸥、白鹤浮游湖面,湖水透明,可见游鱼如织,情趣盎然。随着快艇的波纹摇晃,鱼在我们眼前飞越过船头,水中的山、天、云很快零碎不成形了。

    我们到了求子洞,据说当年红教宗师莲花生大师在此修行,曾经加持过,所以特别灵验。岛上全是参天的大树,林中除了清泉石上鸣,什么也没有,并不像信徒众多的样子。满地的蘑菇张张扬扬地生长在那儿,引得我们像小孩一样,笑着、跳着去拾蘑菇,还相互攀比,看谁的最漂亮、最大,直弄得满手泥泞。

    沿着小路向上,我们看到一条飞瀑,直冲在横亘在水中姿态奇异的大树上,泛起乳白色的朵朵浪花。我们蹲下身,在清亮的溪涧中洗净手和脸,雪水冰凉,直沁到心里。

    不忍过久打扰那份宁静,告别了巴松措,将世外桃源的安祥平和收进行囊,一路前行。

                           米拉山口

    山路蜿蜒向上,我们在悬崖上飞驰,云一直低低地压着公路,汽车上的气压表显示,我们的海拔越来越高,在海拔5000多时,我们到达米拉山口。

    昨夜的米拉山一场好雪,山口是冰雪的世界,晶莹剔透。我们下了车。远山连绵,沉默,庄严得令人感动。山口的风很大,呼呼作响,我们几乎站不稳。经幡堆满山口,是这片荒凉的迷蒙唯一的彩色。这么抢眼,离天这么近,神一定很容易感受到人们虔诚的期望吧?

    朋友把一个雪球扔过来,打在身上,又迅速散开,一些钻进我的脖子,冰凉。实在很难相信,这就是西藏的盛夏。俯瞰公路,如一条灰白的细线,盘旋而上。我们,沿着这样的细线上来,又将沿着这样的细线下去。

    我们很快又上了车,因为高原反应带来的不适。下山好多了,我们甚至有闲暇透过车窗去数路边的玛尼堆。雪融在草地里,有的地方还没有完全融化,绿的草里,星星点点的白。雪水淌成小溪,在草地上,如银蛇缓行。草甸里盛开一种紫色小花,紫得发黑,发亮,像粒粒紫色水晶,撒在草甸里。几头牦牛在悠闲地吃草,两匹白马优雅地踱着步。只有它们,该灿烂灿烂着,该闲散闲散着,恶劣的气候丝毫不影响它们的心情。

                          天湖纳木措

    曾经有一个朋友写过一篇《魂牵梦萦纳木措》,很美,当时也曾疑惑:人间是否真有这样的胜景?到了西藏,认识和不认识我们的人都告诉我们,一定要去纳木措,否则就不算来过西藏。于是,带着憧憬,我们上路了。

    传说纳木措是天神之女,美丽温柔。机缘际会,她认识了勤劳勇敢的藏族小伙念青唐古拉,他们深深相爱。然而,他们的相爱不被天界允许,纳木措被残忍的天神捉回天界。从此,爱人天各一方,小伙翘首盼望,化为山脉。而纳木措终日以泪洗面,泪水淌在小伙身上,变成今日的圣湖,所以,湖水是咸的。这个故事如此动人,以至于我们一路都对纳木措悠然神往。

    进入念青唐古拉怀抱,我们被这种壮观深深震撼了。如果说林芝很美,多少有些过于妩媚,这里的美如此阳刚,如此具有力度。山其实并不高,在这样的高原上,反而像一座座小丘。今年西藏的雨季来得很早,所以云层厚厚的,低低的压着,云就在我们身边,似乎伸手可触。山和云都是静止的,不见一丝流动。周围的山

  • 偶得

    2009-2-25

    人生必须有两种心态,一种是童心,一种是空杯子心态。

    其实,每个孩子都是天使,所以他们来到人间,是装着满满的快乐来的,温饱就足以让他们微笑,一张废纸也可以成为快乐泉源……待到成人,就整天纠结于利益得失,整天惶惶不可终日,担忧现在,焦虑未来——不管你怎么烦恼,世界已先于你的烦恼而存在;不管你如何焦虑,该发生的总会发生,不该发生的永远不会。何况,每个人眼中的世界不过是自己心中的世界,何苦整日苦苦纠缠,自己不放过自己。孩子就不会,世界队他们来说绝对是奇迹,最重要的是他在感受,在经历……童心童眼看世界,世界会异常绚烂。

    会有人说,孩子快乐,是因为没有失落和痛苦的经历,所以当然无所畏惧。因此,我想人们还应该有一种心态,那就是空杯子心态。如果我们都不肯倒掉昨天的杯子,杯子里的痛苦,失落就会永远留在我们的人生,最后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新的感受,新的经历永远装不进去,人就会失去继续前行的动力,感受不到生命中正在发生的美好,我们怎么去经历生命?

    生命如同一列前行的列车,不可阻挡,一直向前,你选择什么呢?一路看风景,还是一路抱怨车厢的拥挤?……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