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10-19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统计信息

  • 访问量: 496
  • 日志数: 2
  • 建立时间: 2008-12-12
  • 更新时间: 2009-02-25

RSS订阅

我的最新日志

  • 行囊中的西藏

    2009-2-25

    行囊中的西藏

    题记:流浪在西藏,将拉萨的日光,放进心中珍藏,把西藏的故事,都收进行囊。带着阳光和那种纯净的美,让我将一切遗忘……

    走近拉萨

    带着梦想和行李,飞机在崇山峻岭和白云间穿行。我们知道,很快就将到达有“世界第三极”之称的青藏高原,果然,15分钟后,我们降落在贡嘎机场。

    一出机舱,漫天如银的阳光泻了一片,很耀眼,却奇异地温和,并不闷躁。贡嘎机场玲珑如珠,嵌入群山之间。

    出了机场,车沿着宽阔的机场路前行。右边就是世界上最高的河流――雅鲁藏布江,并不湍急,阳光下泛着金光,直伸入远处的天空。路两旁的柳树枝条不长,也不纤细,随风轻拂,阳光透过树缝,点点洒落在我们的脸上、身上,远远的树间渗出一点点宝石蓝的天空。远山是如凝脂的青色,与云相接。

    转过一座山体,眼前居然出现一片开阔的金黄色的油菜花地,花事正盛。银蓝色的拉萨河、宝石蓝的天空、如絮如脂的白云、绿得油亮且泛光的树叶、黄得耀眼的菜花、披着绿色绒衣的巍峨群山,纷纷抢入我们的眼帘。平原长大的孩子都从未见过这样壮观与明丽揉成一团的灿烂,忍不住发出惊呼。

    山势轻转,又是笔直的绿荫。迎面向我们压来的是磷峋的怪石,我将头伸出车窗,仰头望去,山势如同一把匕首,直插天空。山的顶端,一只苍鹰在低矮的天幕盘旋,磅礴而悲凉。

    画随车移,如银色缎带的拉萨河直将我们送入拉萨,安顿下来。

    朝圣的第一站----大昭寺

    昨夜的一场雨后,天空格外清新。清晨推开窗,印入眼帘的是浮云,叠叠的浮云,藏青色的山在浮云间若隐若现。云雾在山间升腾,太阳快要出来了,给浮云、山顶都镶了一道金边。

    早饭后,我们决定先到布达拉宫买明天的票,再步行到大昭寺。

    早晨的阳光居然是清凉的,溢到布达拉宫广场。天空蓝得纯净,没有都市中被切割得七零八落的零乱,一篇坦阔。举头四望,山、山、山,还是山;云、云、云,层层叠叠的云。而布达拉宫就在山脉的顶端,红白相间的墙,金的顶,藏族人用色特有的明快,直直地砌入云端,自然而然的生出无比的庄严神圣来。你几乎不用怀疑,在那样与天接近的地方,金色的光辉中,可以听见神的窃窃私语。

    买了票,我们向大昭寺进发。

    远远地,就听见喧闹,穿过如织的人潮,循着酥油的味道,我们很容易找到大昭寺的入口。据说这是信徒朝圣的第一站,也是修行者启蒙的地方。和我们想象中的庄严神圣完全不同,只有墙面的斑驳和壁画的剥落证实了这座兴建于松赞干布时期的庙宇的千年历史。随着墙上的精美绝伦的壁画去重现历史,几乎可以清晰地看见当年神羊托土建寺的盛况和松赞干布、尺尊公主的仙人之姿。

    藏人们排队进入大昭寺,秩序井然,队伍中有老人、小孩,更多的却是青壮年。他们身上都有浓浓的酥油味,和他们的虔诚一起,钻进我们鼻中,也钻进心里。他们口中喃喃祈祷,我们听不懂,却可以从他们肃穆和尊崇的神色感觉他们的虔诚。周围除了祈祷,什么也没有。

    转动经轮,我和藏人们一起,祈祷来年的好运。轮座已经十分光滑,想来亦有千万人在此祈愿。看到他们眼中的坚定,谁会怀疑这样的金轮真的会给他们好运?

    殿内灰暗,灯光极其微弱。在微微的光中,释迦牟尼的十二岁等身像,带着睥睨天下的微笑。那微笑在酥油灯闪烁的灯火的映照下,更加神秘莫测。几个藏人在殿前长身跪伏,看不见他们的脸,却可以看见他们膝头破损的长裙和已经磨穿的手垫,想来他们远行至此。一个藏人转身,我们可以看见他额头灰色的印迹,不由得心生敬意。也许他们所信仰的非我们所能认识、接受,但对信仰的坚定使他们如此可敬、坚强和不可摧毁。

    登上殿顶,黄色的经帘、金色的顶,映衬着蓝色的天和远处静默而威严的布达拉宫。经幡在风中烈烈舞动,是藏人们对神殷切的祈盼。远处云雾在山脉间涌动,千娇百媚,有的从山顶喷涌而出,盘旋而上,如飞龙腾空;有的层峦叠嶂,欲与青山试比高;又有如火山岩浆涌动,将山体贴个严实;有的如山的裙裾,风中轻舞飞扬……我转头叫朋友看,云雾却又是一番景象了。世事亦是如此,宛转流动,去的自去,来的自来,回头处,已是万般景象。刹那间,我懂得,殿中释迦牟尼的微笑了。手指灵动间,已是一片净土。

    拉萨最美的一角―――罗布林卡

    下午,我们到了被称为拉萨“最美的一角”的罗布林卡,是达赖的夏宫。罗布林卡包括“金色颇章、格桑颇章、达丹明久颇章”三部分。园内有苍松、翠柏、各种奇花异草和珍稀动物,因历史最长、最为壮观的格桑颇章在整修,我们只好参观了达丹明久颇章,是罗布林卡最美的宫殿。罗布林卡藏语为“宝贝园林”的意思,而达丹明久据说是永恒的意思。

    一进门,就见满天飞絮,正暗自惊奇,就见到一棵百年之久的榆树,而满天飞絮正是闻名已久的榆花。榆花在空阔的蓝天下飞舞,旋转,像漫天的小雪,却不湿人衣襟,只悄悄地粘在头上、身上,伴游子远行;有的悄然隐入密林,再也不见踪影。榆树纠结而上,枝干苍劲有力,枝上的花却如轻絮,阳光透过稀落的枝干,给花镀上呈浅紫色的边,如雾般轻灵。阳光并不刺目,甚至可以看见被枝干分割的太阳的轮廓。同伴禁不住张开双臂,欲把轻扬的榆花抱个满怀,花却不为所动,依旧各自轻灵飘舞。

    远远飘来隐约的琴声和歌声,我和朋友循声而去。原来是两个藏族小伙在拨弄扎聂琴。我们自然好奇,就过去与他们攀谈。小伙很热情,他们慷慨地把手中的乐器递给我们,并耐心地教我们,朋友像模像样地拿着琴摆了几个造型,把大家都逗乐了。小伙见我们喜欢他们的乐器,就更加热情了。在我们与他们挥手道别之后,还远远听见他们的琴声和歌声,回头看去,两个小伙黝黑的脸上挂着阳光般的微笑。我也忍不住笑了,又挥挥手,歌声更加嘹亮了。

    在歌声缭绕中,我们到了新宫主建筑达丹明久前。有两个女孩在试穿藏装,清秀可人。我们也跃跃欲试,刚换上夏装,准备照相,一大群藏人围了上来,一个女孩连声用不大标准的汉语说:“好看、好看!”连朋友也说着一换藏装,还真有几分像藏人。我们自然和这些人攀谈起来,小孩子大多会汉语。原来,这是一大家子,到拉萨朝圣。他们脸上明媚的笑吸引了我们,我们邀请他们和我们一起照相,他们爽快地同意了。照完相,我们已成为朋友,友善地告别,并互道珍重。出发前曾听朋友说起藏人的骠悍和鲁莽,心存几分畏惧,在这样的温暖面前,也如冰雪般融化了。

    进得宫殿,富丽堂皇自不待言。最吸引人的是壁画,美仑美奂,生动叙述了藏人悠久的历史。随着壁画前行,赤松德赞、松赞干布的生平故事一一展现,五世达赖当年政教合一的魄力深深感动着我们。当年达赖在这里接见政要,曾经的辉煌和肃穆已成为凝固的壁画,时间却仍然自顾自流动。想达赖回宫,见到曾经戒备森严的私人行宫变成平民百姓游览的圣地,当生万千感慨罢!

    匆匆出了行宫,已是黄昏。金色的建筑在夕阳的柔光下居然现出几分柔美……

    宗角禄康

    到拉萨的第二天,我们便试图寻找著名诗人、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遗迹,恐怕这是历史上传说最多也是最具争议的达赖。在布达拉宫里没有他的灵塔,有人说是由于宗教和政治纷争,他被迫远走他方;也有人说是他与情人的幽会违背神的旨意,所以二十四岁时亡于解于北京途中……

    一个朋友告诉我,在宗角禄康公园,有他建的龙王宫。格鲁教派很忌讳提到他,所以并不出名,且规模不大。我们在布达拉宫背后找到了它。

    公园并不特别,人工修建的草坪、鲜艳亮丽的花朵、纤细修长的柔柳。然而,越往里走,越让我们惊奇。狭窄的道旁,是虬枝劲结的左旋柳,交织在一起,将天空封了个严严实实。偶尔不小心有阳光从叶缝里溜了进来,划出一条